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年初二。

    唐宅。

    林清歌初一的晚上就先买了机票回了家,走的时候她泪眼朦胧的将拥进了韩青的怀中,在机场所有人的注视下,她吻上了韩青的唇。

    还好穿着厚厚的衣服和墨镜,没人认出她就是林清歌,但是那无法掩盖的气质还是在机场造成了不小的轰动。

    “饺子,也不知道我的手艺你喜欢不喜欢。”夏溪笑着走了进来,身上还缠着围裙,身后跟着唐家的佣人端着一盘一盘热腾腾的饺子放在了桌子上。

    今年过年韩青没有回家,之前也打电话和父亲说了,父亲倒是无所谓,不过自己的老妈还有姐姐就十分不爽了,足足在电话里面训了韩青半个多小时,说他翅膀硬了不想家了,但是韩青也知道,那不过是她们对自己思念的一种表达罢了。

    电话里面,母亲告诉自己过完年时间合适了,全家可能都要回一趟王家,因为老爷子生病了。

    想起京城的王家,韩青的心中就不断冷笑。

    前一世,给了自己最大打击的,不就是京城王家吗?那个瞧不起自己,瞧不起姐姐,更加瞧不起父亲乃至嫌弃母亲的家族,那个将他们全家赶走的家族,那个在京城高高在上,但是实际上却如此冰冷的家族。

    想不到自己现在是怎样的存在吧?

    “也罢,这一世,我总有一天是要重回京城的,到时候,离开那里的不再会是我们一家,而是你们!”

    心中怒气渐渐起来,一对碗筷放在了自己的面前。

    “韩青,吃饭啦。”

    夏溪笑着说,脸上满是幸福。

    这个年,她前所未有的孤独,曾经,每每到了过年的时候,唐家总是张灯结彩热闹非凡,但是这一次,曾经一起过年的人,都死了。

    自己的丈夫,唐家的子弟,超过半数的人,都不能再过年了。

    陪在自己身旁的,只有宝宝,只有一些唐家的遗孤,而那些加入了唐家的江南以及三十三宫的人,也都在过年的时候回到了内地,顿时间,唐家人去楼空,之后寥寥三十多号人,这和之前上百人的大家族比起来,无限冷清。

    年三十晚上的年夜饭,夏溪是和唐宝宝两个人吃的,虽然唐家遗孤都坐在前厅,但是她们两个依旧待在自己的房间,吃着寒冷的年夜饭。

    直到今天,韩青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这个唐家又有了主心骨,一大早夏溪就起来开始包饺子,甚至一向小公主的宝宝也早早的起来在一旁打着下手,那种久违的喜悦又一次回来了,年的味道,也终于被她们嗅到。

    “好吃吗?”

    看着韩青一口吃掉了两个饺子,夏溪和宝宝都直勾勾的看着他,脸色紧张。

    “好吃的不得了。”

    韩青一笑。

    顿时间这对母女长出一口气。

    “好吃就多吃点。”

    哗啦啦,夏溪站起来就拨了一盘子的饺子到了韩青的碗里,搞得韩青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时,门外传来了恭贺声。

    “刘一夫前来拜会先生,拜会夫人。”

    声音落下,刘一夫笑着走到了大门口,他的身后是两个小厮扛着大大的礼箱。

    “小小薄礼不成敬意,还望夫人海涵。”

    刘一夫微微躬身,紧接着,外面又传来了恭贺声。

    “港致门门主史学先前来拜会先生,拜会夫人。”

    “三移门门主赖传志前来拜会先生,拜会夫人。”

    “山无门门主齐仁贤前来拜会先生,拜会夫人。”

    一道道恭贺声连环炮一样传来,一阵阵鞭炮声响起,年的味道更加浓厚了。

    “十三行行长前来拜会先生,夫人。”

    最终,连十三行长也专门跑了过来,提着大大的礼箱笑呵呵的跑了过来,可见如今唐家盛名,但是人人皆知,这唐家之所以能有今天,乃是因为那名震华夏的奇男子。

    酒足饭饱之后,会客厅内,韩青和夏溪坐在上首的位置,台下,十三行长和刘一夫等人脸色凝重,整个客厅的氛围都有些压抑。

    “真人,我觉得还是三思吧,当年我炼丹遇到**颈,曾经亲自前往武当山拜谒过,但是武当已经不是当年的武当了,据说是发生了什么变故,很多高人都不在了,甚至稍有一些能耐的,也都已经四散天涯了,当年那个修道圣地,如今已经是一片狼藉了。”十三行长端起茶杯道。

    “行长说的没错,先生,武当这些年盛名不在,其实自从百年前,武当就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虽然自从修道之风盛行之后,武当就一直是中央所在,但是不知为何,似是传说百年前的一场浩劫,让武当山元气大伤,自那之后,武当弟子就销声匿迹了,而武当山现在也成为了一个旅游景点,不复当年之勇了。”刘一夫也是赞同的说。

    听到韩先生居然要上武当,这些人纷纷不淡定了。

    武当,这个人们口耳相传的华夏修道圣地,早已经不是当年的模样,而且在修炼之人看来,这武当的衰落远比普通人更加的复杂,曾经的最强存在,如今成为了一个旅游景点,这其中发生了多少事情,怎么会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

    “韩青,行长和刘老说的没错,这武当上云里雾里的,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还是不要理会了,而且”

    夏溪有些担忧的看向韩青:“而且我们得到消息,现在武士道的那位馆长还有佛门十大至尊之一的响尾都已经发布消息要找你报仇了这个时候,你还是待在港城吧,毕竟这里是你的大本营,他们想动你我们总会提前知道一些风声的。”

    夏溪这么一说,刘老和行长赶忙点头。

    “是啊真人,虽然真人真法通神,但是那位武士道馆长乃是太阳国第一高手,一身修为据说比裘万山更强,而那佛门响尾在东南亚简直就是霸主一样的存在,多少上不了台面的事情都是他来搞定的,在佛门十大至尊里面,他可是排行老六的存在那裘万山也不过是第九位,大意不得啊。”

    十三行长苍老的脸上都是忧虑,如今佛门一发声明,太阳国武士道马上响应,乃至华夏西南霸主血月会都表示要全力追杀韩真人,如今这形势,堪称是四面楚歌啊。

    这个时候,再上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武当山,万一遇上了什么事情,岂不是正中了多少人的下怀?

    武当去不得。

    这是所有人的意思。

    只是韩青却毫不在意,他眼神深邃一拍桌子,顿时间木桌成灰。

    “我意已决,明日起程,拜谒武当山!”

    前一世,自己的师父游历到地球尚且去武当山一观,今日自己,也要再上武当,看一看这华夏修真传承之地,如今到底怎么了。

    什么响尾,什么武士道馆长,若是他们想要截杀自己,好啊。

    “本尊在武当山等你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