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裘万山死了?”

    “裘上师败了?”

    “韩先生赢了?”

    松山脚下一阵寒风吹,无数人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从始至终,没有人相信裘万山会败会死,从他回到华夏,他就一直是让人恐慌的存在,这个威名震耳的佛门大高人在华夏人心中的威压实在太盛了,以至于非是江城风出手,否则无人能敌。

    但是现在,他同样败在了这个一路传奇的男人手中。

    “岂不是说,他现在可以和江城风一战了?”

    “太恐怖了,这韩先生的盛名是要传遍大江南北了啊。”

    “他何时入京城?”

    在人们的眼中,此时的韩青在江南已然没有对手,中原,京城,乃至更加遥远的地方才能诞生他的对手。

    寒风吹在自己的脸上。

    咚

    新年的钟声响起。

    “又是一年了啊。”

    钟声之中,韩青感慨万千。

    丹霞峰下,三十三宫所有长老和弟子以及从江南四面八方赶过来的人看着眼前白热化的战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凤鸣!”

    红袍女子脚尖一点身形好似惊鸿之雁在空中一个旋转,一道蓝光射向眼前的男子。

    撕拉。

    整整一个小时的战斗终于结束,北欧冰狼的胸口,鲜血直流,他不甘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最终无力的闭上了眼睛。

    柳眉长舒一口气,脸上也有几分疲惫,体内的灵气消耗殆尽,但是无论如何,这一战,总算是胜了。

    黄山之风吹动那悬崖峭壁的迎客松,灯火通明的丹霞峰,钟声悠扬,新年来到。

    “宫主神威!”

    所有人沸腾呐喊,而与此同时黄灵儿也走了上来:“师父,先生胜了。”

    柳眉淡淡点头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应该的。”

    说完,她长袍一挥朝着丹霞峰上走去,无数人在山下看着这动容的一幕。

    双线告捷。

    当新年第一缕阳光打在自己脸上的时候,难道没有打坐而是选择睡了一觉的韩青舒舒服服的睁开了眼睛,手心还能传来翘臀的柔腻,他忍不住狠狠的抓了一把,怀里风情万种的女人嘤咛了一声睁开了眼睛。

    “醒了?”

    韩青看着睡眼朦胧的林清歌说道。

    林清歌脸上立马羞红,害羞的点点头看了韩青一眼,又看了看自己。

    两个人都是赤身**,被褥之下,还能传来昨夜荷尔蒙融合的味道,下体甚至还隐隐作痛,似乎在提示着自己昨天两人经历了怎样的疯狂。

    想到昨天韩青如狼似虎的样子,林清歌现在想想都害怕,他和裘万山一战归来,又是林清歌第一次和公司以及父母之外的男人过年,而且,这个男人早已经占据了自己的身体和心,在那样的氛围下,林清歌第一次将自己完美的身躯展露在了韩青的面前。

    “怎么了?还疼吗?”

    韩青的大手放在了林清歌的小腹上,林清歌羞羞的点点头,这个万人向往的女神此时就像是最普通不过的闺房新妇一样,满面娇羞。

    “你怎么那么厉害”

    “你是说和裘万山一战?”

    韩青淡淡一笑。

    “讨厌!我是说昨天那个”

    韩青一愣随即有些尴尬,想想昨天晚上的疯狂,他也觉得有点对不住林清歌,常人做男女之事,通常都在半个小时之内,而且还有前戏,但是韩青堂堂修真之人的身体,对于那种事情更是把控自如,昨天若不是林清歌连连求饶,自己随便活动了一个小时,就是一晚上金枪不倒都不是什么问题。

    “一次就行了还来三次”

    林清歌咬着自己的嘴唇嗔怪的瞪了韩青一眼:“一点到家做到四点”

    “不说了不说了。”韩青哈哈一笑掩饰掉这尴尬,他也是男人,修真之人又不是没有七情六欲,这么长时间没有酣畅淋漓的来一次了,他确实没忍住。

    看着这个男人傻笑的样子,林清歌心里一阵甜蜜,她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哪个女人不希望得到身体上的满足?

    想想昨天晚上那一浪接着一浪的快感,林清歌就觉得世界上没有比自己更幸福的女人了,初为女人就能体会到这样的极乐,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和心,都已经完全被他征服。

    “韩青,到十五之前我都没有工作,今天就算是过年了,我准备回一趟家,你呢?”林清歌看着韩青小心谨慎的说。

    “回家?”

    林清歌点点头:“上一年因为工作忙就没能回家看看爸妈,今年难道空闲了下来,我想回去看看。”

    说着,林清歌还是没忍住:“韩青,要不,你陪我回家?”

    说出这句话,林清歌是鼓足了勇气的,对于女人来说,带着一个男人回家见家长,就等于认同了这个男人成为自己的丈夫,而选择韩青这样的男人,林清歌更是做足了心里功课,做这样男人的女人,这一生,恐怕都不会像寻常女人一样了。

    “我看看吧,要是来得及,我就去找你,你看行吗?”韩青沉吟了一下温柔的看向林清歌。

    “你要去哪?”

    林清歌听出了韩青话中的意思。

    “武当。”

    “武当?”

    裘万山败了,韩先生胜了。

    这个消息像是插上了翅膀,瞬间翱翔了整个华夏修炼界,无数人纷纷被这个消息震惊,裘万山成名多年,甚至在很多人眼中,他很可能就是江城风之下的第一人,毕竟在很多人眼中,宗师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存在,而裘万山能随意挑落如此多的宗师,自然是最强存在,似乎除了京城的江城风,无人是他的对手。

    可是突然之间,那个声名鹊起的韩先生战胜了他,这消息像是原子弹一样,轰炸了所有人的神经。

    首先发出消息的来自京城,京城江城风公开表示希望韩先生能赴京城,他想和先生把酒言欢。

    其次发出反应的倒是让众人都没想到,太阳国的武士道馆长竟然发出消息,他不日将前往华夏亲斩韩先生,为他的挚友裘上师报仇。

    一时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个韩先生,此时已经彻底走到了无数人的眼前,伴随着他的,还有无尽的风潮。

    而就在这个时段,战胜了裘万山的韩先生却像是消失了一样没有发一点声,人们不禁疑惑,这韩先生的下一步,究竟走向何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