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刚开始只是一道银色光辉而已,还能勉强的看清乃是一柄剑形,但是当那抹光亮越来越强烈的时候,那道光芒已经不能直视了。

    宛若从天而降的小流星!

    “韩先生!”

    看着从天而降的韩青,裘万山猛喝一声:“你当我裘万山一生修为是儿戏吗?你确实强,但是想要斩杀我?异想天开!”

    说着,只见裘万山深吸一口,他苍老的身影瞬间暴涨了将近一倍。

    “又是浮屠?”

    看到一道佛影渐渐浮现,不少人以为裘万山还要再度使出浮屠神技。

    “不,不是浮屠!”

    王博通眼神一闪。

    “身化浮屠,佛成修罗!”

    远处,裘万山高呼,只见他的周身开始有一层又一层的光晕散发,一道佛像再一次出现在他的身前,只是这一次,这佛像在空中幻化成形之后,那模样却让所有人震惊。

    “血修罗”

    “佛成修罗”

    “这这是杀生之佛啊”

    咕嘟。

    人群纷纷避让,看到这血修罗,一股从心底深处浮出的恐慌开始占据他们的内心。

    人都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但是这神佛,捡起屠刀,就是修罗!

    “韩先生,今日,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浮屠功法的最后一招,本以为这一招只有江城风才能见到,没想到,今日竟然被你给逼出来了,也好,既然你想死的轰轰烈烈,那我就成全你。”说着,裘万山长发涣散,整个人如同魔头一般大手一挥。

    那修罗之象瞬间融入了裘万山的本体之上,一把血红色的屠刀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而此时裘万山的脸色也是一片血红,修罗降世,不疯魔不成活。

    “冥顽不灵。”

    天空之上,韩青的声音如同雷鸣,那手上的长剑猛的挥下。

    轰!

    刀剑相撞。

    裘万山不愧是威震华夏的佛门高手,这一招苍门之剑竟然真的就这样被裘万山挡了下来,只是一阵急退之后,韩青还是能看到裘万山胸口剧烈的起伏。

    “哈哈哈哈,韩先生,苍门之剑?还不是被我所破,我倒是想看看,你还能有什么招数,我这浮屠修罗有三击,每一击都有无限未能,难道你也行?”

    说着,裘万山提起浮屠刀朝着韩青奔袭而来。

    整个松山,都在颤动,裘万山所到之处,风云变幻。

    “这才是巅峰之战啊”

    王博通无限向往的说,修炼之人,当如是!

    此时,不论是裘万山还是韩先生,俨然都已经成为了这些人眼中的神明,这毁天灭地的威能纵使是修炼之人也难以理解。

    “这还是修炼之人吗?修炼到了这一层境界,岂不是可以叫做神仙了”

    范崇山年纪和裘万山相仿,虽然已经到了古稀,但是对于那高深境界依旧向往无比,见到韩先生和裘上师这等大战,就算是他老迈的心也焕发了新的生机。

    “奥门之战,将会永流传。”

    他低声轻吟满是赞服。

    “他妈的这小子居然能扛到现在?”三井扔下手上的雪茄,一脸的暴怒。

    “这裘老头行不行啊?馆长不是说他可以的吗?怎么被这韩青逼到这份上了,哪里还有一点高人模样?”

    本来他是准备请馆长亲自前来的,只是传话过去之后,馆长说裘万山会来,当时想着裘万山也够了,只是没想到,这个名声这么大的老头,面对韩青竟然并未占据上风!

    “三井先生稍安勿躁,我看着韩青应该也是强弩之末了,刚才裘上师不是说了吗,这浮屠修罗有三招必杀,刚才一招呢,好戏还在后面呢,这韩青断然不是对手。”古井赶忙走上来道。

    三井深吸一口勉强稳住自己的心神:“最好是这样,若是这老家伙今天败了,我三井家族每年给佛门的供奉减半,而且,馆长那边也要给我一个交代!”

    说完,三井冰冷的看着山上的大战,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三击?”

    韩青手中八极剑依旧绽放着光芒,他淡淡的看向裘万山:“试试看。”

    “试试看?”

    裘万山嗤笑了一下:“好,既然你想瞧,那本师今日就让你开开眼!”

    “浮屠修罗,贪嗔痴!”

    三道血色红光从那长刀之中射出,甚至,这殷红的血色笼罩了整个松山,还能听到幽幽的风声如同鬼魅。

    “一刀化三刀,佛亦无处逃!”

    裘万山胸口暴涨,体内磅礴的灵气开始朝着血色长刀汇聚,那长刀上面渐渐浮现出了一个鬼魂的形态,在刀刃之上张牙舞爪,令人心悸。

    “斩!”

    大刀横空劈下!

    “三刀!”

    只见三道残影猛然间在大刀上浮现,三刀连击,恐怖异常,刀刀朝着韩青的天灵盖劈去。

    “浮屠修罗三刀真乃是生平未见之大威能啊。”

    无数人看着松山上裘万山这一招,心中震撼如同大海起潮。

    但就在这三刀魅影之下,一道身影横空举剑,在空中一划,一道清朗之声传来:“八极剑法,开明之门!”

    剑刃在刀影之间结出了一朵朵剑花。

    “关修罗,开明佛,裘万山,你命数已尽。”

    韩青低吟着,手中长剑猛地一震指向长空,随即,剑芒暴涨,那到了跟前的三刀残影瞬间被击碎,取而代之的是凤鸣九天的剑啸声。

    “今日,本尊取你性命,你可安息。”

    左手在右手手腕上猛的一震,只见指尖上的八极剑猛的飞射出去,裘万山见状急忙后退,但为时已晚,八极剑如同光速一般穿透了他的胸膛。

    到最后一刻,裘万山都还在挣扎着想要从新汇聚力量,但是他死不瞑目的最后一个眼神中,看到的是走到了自己跟前的韩青。

    “斩。”

    贯穿胸口的长剑消失,韩青的指尖锋芒一闪,地上尸首分离。

    佛门,裘万山,亡。

    风吹过松山之巅,原本百米高的山已经不足两层楼高,而韩青的身影就这样清晰的浮现在每个人的眼前。

    那穿着飘飘风衣的青年,如同站在世间最傲寒的地方,举目望向远方,无尽星光。

    月黑雁飞高,单于夜遁逃。

    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

    威震华夏的佛门至高之一,除夕之夜,亡魂八极剑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