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此子若是此战胜了,怕是未来华夏无人能压住他!”

    “二目光?这是什么功法?难道是他自创的吗?竟然恐怖如斯?”

    “连裘上师的浮屠五象之力都被破解了,这小子还有几成实力?”

    山上,那双目如火的男人让所有人心神震颤,这一刻,他宛若战神。

    “韩先生,是本师小觑你了。”

    看到那金光再次朝自己射来,此时裘万山的脸色已经分外凝重了,他深吸一口气,双手在胸前横推,身前佛像同样动作,金光射在了双掌之间,之间佛像的佛掌瞬间被穿透,甚至佛像的胸前都被金光所刺。

    轰。

    一阵巨响之后,人们看到山巅的那巨大佛像消散于无形,只剩下一阵阵尘烟袅袅升起,显示着刚才的交锋有多么大的震动。

    这是韩青第一次游刃有余的使用二目光,之前自己也曾使用过,但是当时自己的境界并不足以催动最为强大的二目光,甚至并不能将它很好的施展出来,但是如今自己融合中期的实力,再用这一招,就很轻松了。

    神通和功法最大的不同就是神通不需要灵气,只要修为到了,就可以施展出来,当然,神通的威力除了和境界有关之外,也不是可以无限度使用的,若是修炼之人已经十分虚弱了,那神通自然也无法再次汇聚。

    二目光,双道金光,目光所及之处,寸草不生。

    这裘万山的浮屠虽然强悍,但是面对二目光这样蛮不讲理的神通,终究也只能是战个平手。

    “韩先生,今日一战,纵使你败了,也足以扬名天下了。”

    空中,裘万山背后的双翅渐渐消散,他佝偻的身躯也从半空中降落,站在了韩青的身前,直视着这英雄少年。

    “能破本师浮屠两大绝技,你足以笑傲江湖。”

    裘万山昂然道。

    韩青冷冷一笑“破你那绝技很难?”

    “此话何意?”

    韩青摆摆手:“我还未曾出杀招,你已经到了这番境地,难道你还以为你是我的对手?”

    裘万山脸色一冷:“韩先生,你未免太过自行,你以为本师横行华夏乃至亚洲数十年,只有这些手段吗?俗人只当我浮屠就是绝技,但殊不知,为了对付你和江城风,我准备的手段何止这些?”

    说着,裘万山仰天长啸。

    “那是什么!”

    “松山之吗?”

    “何时布下的?”

    “不这不是功法”

    无数人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宏大异象。

    “这是结界”

    王博通痴痴的说。

    只见面积足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的松山,竟然被一层层金色的光芒完全笼罩,那基色光芒瞬间形成了一个四方结界,将整个松山都包裹其中,而这结界伴随着时间的推迟,渐渐开始缩但是最终的那一点却是朝着韩青而去,随着结界的缩结界边缘所触碰到一切皆自燃起来,整个松山,一片狼藉。

    “佛门结界,困顿一切生灵。”

    裘万山站在结界之中,他,乃结界之主。

    “我在这松山之上精心布置这么长时间,就是为了此刻,韩先生,能死在我的结界之下,你也算是值得了。”

    “竟然是结界。”

    韩青的眉头皱了起来,他倒确实没有想到这松山竟然被裘万山布置下了结界,而且这结界隐藏很深,在裘万山的召唤下才出现,这等手段足以证明裘万山乃是一个结界大师了。

    “可还记得当年罗垟古村?”

    突然,裘万山冷笑着说。

    “罗垟古村?”

    “没错,你可还记得那祠堂的结界。”

    韩青一愣,旋即想到了当时在罗垟古村破那结界的时候有一道声音传来。

    “是你?”

    “不错,那罗垟古村的结界乃是我二十多年前所布置,想不到竟然被你小子给破了,不过今天,我倒是想看看你还能不能破我这松山结界。”

    说着,裘万山朝后退了一步。

    “结界之中,一切生灵皆由我说了算,天地灵气,万物灵识,一切都是我的,这种情况下,我倒是想想看你还能有怎样的招数。”

    “收!”

    裘万山一声令下,结界骤然缩那原本上百平米的金光结界开始以肉眼能够看到的速度以韩青为中心而骤缩,整个孤山一阵阵的颤动。

    “上师之威已经不是凡人所能抗衡的了”

    砰!

    砰!砰砰!

    整个松山开始炸裂,无数草木都成为了狼烟,结界的力量如同无往不利的炸药一样,将整个松山搅得天翻地覆,而结界中心的力量伴随着结界面积的缩越发的凝聚,越发的磅礴,而那终点就是韩先生。

    “想要生成结界,必须要有宗师境界才行,但是要生成这等结界,一百个宗师也办不到。”范崇山仰视着眼前的松山。

    此时,整个松山都已经与另一个世界隔开,里面的一切爆裂力量外部的人都不能体会到,但是虽不能切身体会,但是一座山丘就这样被炸平,这样的威势,单单是心里的震撼已经让人目瞪口呆了。

    “败了。”

    王博通低头叹息说出了他早已经想到但却退出发生的结果。

    “这韩先生虽然惊艳,但是上师既然已经在此布下了结界,那这韩先生也就是笼中兔了,只能坐以待毙。”

    结界之中,一切力量都由结界之主说了算,天地灵气已经被阻断,而这韩先生体内的灵气怎么能和源源不断吸取天地灵气的裘上师相比?

    此战,胜负已分。

    范崇山显然也是这个意思,摇摇头,他转过身脸上有几分遗憾:“裘上师果然是城府极深啊,这松山结界早就已经布好,这韩先生从头到尾都是自投罗,也就是上师没着急出手,否则,结界一出,当场就可以斩杀这韩先生了。”

    说着,范崇山冲着王博通拱拱拳:“博通,胜负已经没有悬念,崇山告辞了。”

    王博通也是淡笑一下:“你我一同”

    话音未落,身旁一阵惊呼声传来。

    “那是什么?”

    众人指着山巅,手臂颤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