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凤阳县在浙省并没有什么知名度,但是说起凤阳县的早市的话,那就很有特色了。

    别的地方的早市通常都是集市,什么东西都有,一般都是以食材为主,甚至还有卖家电的,说是早市,但有些地方却一直忙活到晚上。

    凤阳县的早市算是浙南闻名了,只因他的早市不卖别的,只卖药材。

    久而久之也就有了一个绰号,凤阳药材早市。

    韩青三人到凤阳的时候是晚上了,随便找了个地方住宿了一晚之后就在龚大师的带领下来到了凤阳早市。

    相比于城市的繁华,像这种更有生活气息的地方韩青反倒更加喜欢,修行万载,什么样的繁华没有见过,但是故乡这种小县城的热闹却是许久未见了。

    “韩先生,您需要什么样的药材,这里几乎应有尽有,这儿的挑夫几乎每天凌晨就会出门,到了天蒙蒙亮的时候,最好的药材也就带回来了。”

    龚大师看着前面热闹的集市,也有些兴奋,对于修炼之人来说,药材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虽然他们没有韩青的造化,但是一些药材吃了之后对于他们也有不少的裨益,龚大师就经常会来这里采购一些药材以供修炼之时用。

    “随意看看即可,若有有缘自然遇见。”韩青随意的说道,在地球上想要找到真正的顶级药材几乎不可能,所以能够遇到什么有点好处的就算是收货了。

    “咦?今天这药材的档次都这么低?”

    三人在市场里面来回的转悠,不一会龚大师就困惑了。

    只见所有挑夫带回来的箩筐里面,都只剩下一些残次的药材,而往常都会有的好药基本上已经被采购一空了。

    “难道凤阳早市这么火了?不可能啊,这才一年不见而已。”龚大师抓耳挠腮,是他提议韩青过来瞧瞧的,要是没有找到好货,先生一怒之下,自己定然是要屁股开花的。

    “老陈!”

    看到早市最前面一个年纪最长的老头,龚大师喊道。

    那老头正在和别的挑夫聊天,听到龚大师的话一回头,脸上就露出了惊喜的神情:“原来是龚大师!您来了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好去接您啊!”

    那老头对龚大师很是敬重,看到早市不少人都朝自己看来,龚大师不禁有几分自得,但是回头一看韩青,就有些怂了。

    “我游山玩水行径此处,就过来瞧瞧,怎么今天的药材如此稀少?”

    老陈笑了笑:“龚大师是神仙一样的人物,自然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是这样的,今个一大早,就有一个女子将这里所有瞧得上眼的药材全部高价收购了,那手笔,啧啧,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您瞧,今天大家伙都高兴的不行。”

    听闻老陈的话,龚大师一愣:“高价收购?”

    “没错,溢价百分之三十呢,眼都不眨一下,据说是海外回来的富豪呢。”

    “是啊,真希望以后这样的主顾多一点,我们的日子也好过一点啊。”

    “老李头你就做梦吧,这样的客人那是可遇不可求啊。”

    挑夫们显然都很高兴,只是苦了那些千里迢迢慕名而来的客人亦或是真的来买药的人,白来了一趟啊。

    龚大师脸色有点尴尬,他看向韩青,后者犹豫了一下:“那明天的药材呢?”

    说到这,老陈更加高兴了:“最关键的就在这里了,明天,后天,整整一周的药材,这位小姐全部都收购了!一周啊!足够我们一个月的营生了!”

    一周!

    这下就连龚大师都有点震惊了:“韩先生,这里的药材都是深山中的好药,而且新鲜,价格自然也不算便宜,一次性收购了早市所有的药材,还是一周,这可不是一般财力的人能做到的。”

    韩青点点头,心中有几分遗憾,毕竟自己还是抱有一点期待的,现在看来怕是要白来一趟了。

    似乎也看到了韩青和龚大师的扫兴,老陈走上来低声说:“若是龚大师真的急着要药的话,今天晚上倒是有一个地方可以去瞅瞅。”

    “哦?”龚大师闻言一喜。

    “有几个大挑今天晚上就要回来了,这一趟去了足足三个月,绝对有很多好货,晚上他们会在药园摆摊,那才是真正的大场面,不过价格肯定也不菲,龚大师和这位先生可以过去看看。”老陈向往的说道。

    他是凤阳早市的挑夫头头,壮年的时候也是大挑的领队,所谓大挑就是一年中只上一次山,一去就是三个月,在浙南的深山老林中走的最深,也是最危险,但是带回来的药也最是顶级,而这些大挑们要加也很高,一次,就足够一年的开销了。

    “去。”

    正当龚大师还在想要不要去的时候,韩青就做了决定,他昨晚看了看天象,流星雨密度最大的一天还没有到来,他还有时间,若是此地真有好药,也算是一种收货了。

    三人决定之后就回到了宾馆休息,中午的时候小善下了楼买了吃的,一天就这么打发了过去。

    夜幕降临,韩青三人来到了药园的门口,说是药园到了之后才知道也就是一个普通公园,只是到了大挑们用的时候,就被称之为药园。

    此时门口已经有十几人了,不算多,但是想到里面药材的价格之高,能来的显然也是非富即贵,龚大师四处看了一下之后,走到了药园的门口冲着一个守门的叫了声:“这不是小猴崽子么?”

    那人一看龚大师,脸上瞬间充满了崇敬:“龚大师您来了啊!早上陈爷还跟我说呢,只是不知道您住在哪,上次您为我们家挑的宅地是真好啊,自从搬过去之后,我妹妹的病就不治而愈了!我一直想着感激您呢。”

    龚大师乐呵呵的一笑,道貌岸人的挥挥手:“小事一桩,不值一提。”

    站在龚大师身后的小善和韩青都是想笑,这龚大师也算是修道之人,挑个风水宝地自然不成问题,找个灵气汇聚的地方,只要不是绝症,足够滋养身体了。

    站在门口的几个人都被小猴崽子的话吸引了,纷纷看向龚大师,随即猴崽子就详细的将龚大师能驱灾迎福的本事告诉了大家,众人瞬间对龚大师以礼相待。

    “原来是大师在此,若是日后有空,烦劳架鄙人住处看看,定有重金酬谢。”

    “大师福寿安康,见过大师了。”

    “大师也是来看药的么?那待会可要帮我们掌掌眼了。”

    一时间,恭维之声不断。

    龚大师心里自得,但是脸上依旧是一副深不可测的样子,他随意的摆摆手:“老夫日行千里路,若是有机缘,自会遇上各位朋友。”

    众人见龚大师说话也这么有高人风范,当下更是纷纷要留下电话。

    “什么大师?哼,装神弄鬼。”

    就在龚大师有点忙不过来的时候,一声娇叱传来。

    龚大师脸色一暗转头看去,只见一个高挑的女子站在那里,她的身后跟着一群人,看起来都是保镖一样的人物,中间还有一个灰衣男子,手上拿着一把扇子不停扇动,也有几分儒雅。

    “何小姐,您来了。”

    小猴崽子脸色一紧,急忙迎了上来,路过龚大师身旁的时候低声耳语:“大师,这位是海外的何小姐,这段时间一直在凤阳采购药材,凤阳所有的药材几乎都被她横扫一空了,据说过两天就走了,就为了等今天大挑们回来呢。”

    “海外何家?怎么有点熟悉呢”龚大师自言自语,脸上露出了困惑的神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