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哟,这不是猛虎门门主钱老嘛,没想到您也从闵省赶过来了啊。”

    “是啊,转眼间就十年了,要知道当初我也是裘万山的手下败将啊”

    两位老人在松山脚下相遇。

    “彪兄,想不到你也来了。”

    “是啊,这一战谁不想看,裘万山十年归来,修为到了什么地步,我可是好奇的很呢。”

    “没错,这一次裘万山大战韩先生,我看着韩先生的胜算不高啊,毕竟年轻。”

    “对,还是太年轻了,未来可期,但是现在就遇上裘万山绝无胜算,十年之前,若不是江城风亲自出手,这裘万山怕是已经扎根华夏,而佛门说不定也早已经大举进入华夏了。”

    “不过说真的,这韩先生纵使这一战败了,也值得骄傲了,毕竟能跟裘万山一战,足够光荣。”

    “呵呵,难道你不知道这韩先生当初斩杀了裘万山两个弟子吗?而且那佛门的净空大师也被韩青斩落马下,想来这一战没有胜败”

    “只有生死。”

    无数人开始朝着松山逼近。

    年三十,奥门从未如此的热闹,但是寻常奥门人却发现,往年到了年三十游人如梭的松山居然不对公众开放了,不少前来游玩的人只能扫兴而归,而想要进入到松山之中,都必须有一个许可证,这个许可证是政府所发,据说就是有钱都不能获得此证,这更是让无数人好奇松山内到底发生着什么,难道是哪个国家的领导人来了?

    傍晚十七点,此时日头已经落下,一辆辆豪车停在了松山脚下。

    从车里下来了一个个激动的人,这些人面色敬仰的看着松山之巅,然后纷纷拿出自己的许可证,进入到了松山内。

    “今日能一睹裘上师风采,真是三生有幸啊。”

    “是啊,裘上师这一次必然会重整旗鼓,这韩先生不过是开胃菜罢了,他的真正目标一定是江城风,不过,那等交锋我们自然是没有机会看到的,但是这一场战斗我们却能过来瞻仰上师风采,算是死而无憾了。”

    一个个身穿复古衣衫的人走进了松山之中,这其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但是无一例外,这些人都是修炼之人,他们从天南地北赶了过来,就是为了今晚的大战。

    修炼之人对于一些东西看的很淡,虽然佛门不是华夏的传统的宗门,但是佛教在华夏却有着莫大的影响力,对于这些人来说,能够瞻仰这样的佛门高手乃是一种荣幸,这是对力量的崇拜,更何况,佛教在华夏盛行,佛门自然而然也受到了不少佛教徒修炼之人的推崇,他们对于裘万山的个人崇拜,远比韩先生要多。

    而不仅仅是他们,这一场战斗,并没有多少人看好韩青。

    和裘万山比起来,韩青太嫩了,也许关于他的传说还在酝酿,但是比起当年裘万山大战华夏数十宗门的伟绩比起来,韩先生还差一些火候。

    而且,如今十年过去了,现在的裘万山修为不知道已经到了什么地步,这韩青虽然也强悍,但是手上最强的战绩也不过是战胜月如霜和十三行罢了。

    可是这两家宗门在佛门面前,无疑是大巫见小巫。

    有人期待,但是没人相信。

    “今天这松山怎么回事?”

    看到前面熙熙攘攘的样子,郑秀汶很是不解,那些人全部都站在松山的大门口,不少人甚至拿着摄影机,但是无论如何都进不去,门口有着一道道的警戒线,奥门的警方竟然动用了不小的力量守在了这里。

    “是出什么事了吗?”

    林清歌也是不解的看向前面,奥门她也来过不少次,作为和港城一样的特区,虽然不如港城发达,但也是一个非常棒的城市,而且相对于喧嚣的港城来说,奥门一直都是那么的静谧,在这里生活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只是不知道,一向波澜不惊的奥门松山,今天竟然有这么大的动静。

    “好像普通人不能进入了,清歌你看,那些能进去的人穿的都好奇怪啊,难道是有什么宗教会议在这里召开吗?不应该啊,奥门没这个传统啊。”

    郑秀汶看着那些进去的人的着装,更是好奇不已,能够进去的人大多数都穿着复古的衣服,各个身形矫健和寻常人看起来很是不同,似乎只有那种电视上看到的武林高手才有这种感觉,自然而然的,郑秀汶就想到了宗教人士上面。

    “不管了,我们直接进去吧,我家就在松山后面,往常都是从这里穿过去的。”郑秀汶摆摆手也不想理会这么多,就算是这里召开什么会议,自己就住在后面而且一般人进不去,她可是郑秀汶也!旁边的这位更是林清歌呢!

    说完,全副武装的两人朝着松山大门走去。

    “两位,这里不能进。”

    果然,刚刚走到门口,她们就被拦了下来。

    郑秀汶将自己的墨镜摘下来了一点,四处看了一下然后冲着看门的守卫道:“认出我是谁了吗?”

    守卫愣了一下随即脸上有些惊喜,但是很快,这惊喜就变成了无奈:“郑秀汶小姐,我很喜欢您的电影和音乐,但是没有办法,上面有命令,没有许可证,一律不能进入松山。”

    守卫自然认出了郑秀汶,作为奥门数一数二的大明星,郑秀汶在奥门人尽皆知,而这守卫也是个男人,眼前这两个女人虽然包裹的严严实实,但是那股气质却是挡也挡不住,尤其是郑秀汶身后的这个女人,这气质,就是郑秀文都压不住。

    见到守卫竟然拦住了自己,郑秀汶有些不开心了:“我说,我家就在松山后面,你们就算是有什么事情,也不能扰民吧?”

    “郑小姐,我们也是奉命行事”

    守卫为难的说。

    “你!你要气死我了”

    郑秀汶挥了挥拳头,就在她准备再和这守卫小哥讲理的时候,身后的林清歌突然拍了拍她的肩膀。

    “怎么了?”

    郑秀汶转过头看向林清歌。

    “我好像看到一个朋友”

    林清歌看着远处一辆停下来的黑色奔驰车,里面,一个夫人和一个小姑娘缓缓走了下来,而跟在这辆车的后面,数十辆黑色拉风的越野车停了下来,气势惊人。

    “唐夫人?宝宝?”

    确定是这两个人之后,林清歌惊讶不已,而此时,远处的夏溪和唐宝宝显然也看到了林清歌,虽然林清歌包裹的很严实,但是毕竟是在一起住过的人,甚至,自己母女两人落难的时候,还是林清歌为她们提供了避难的场所,夏溪和唐宝宝也是一个比一个喜欢林清歌,自然一眼就将她认了出来。

    “清歌?”

    看着走到自己身前的唐夫人,林清歌微微一笑:“唐夫人,你和宝宝怎么在这里?”

    一旁,宝宝乖巧的拉住了林清歌的手。

    “你不知道吗?”

    夏溪一愣疑惑道。

    “什么?”

    林清歌心头一紧,隐隐觉得这事情和韩青有关系。

    果然,夏溪直接低声凑到林清歌的耳边:“韩青今天要和人在松山之巅约战啊。”

    林清歌身子一颤。

    “约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