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韩先生迎战了!”

    “韩先生迎战了!”

    “韩先生迎战了!”

    这一天,这一道消息,如同秋风扫落叶,短短半天的时间,整个港城,半个华夏修炼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韩先生,出现了。

    武道修道人士,纷纷奔走相传,人们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知道吗,那个浙省韩先生出现了,他要在年三十和裘万山在奥门之巅决战!”

    “当然知道了,现在还有谁不知道这个消息,听说很多宗门的门主都亲至了,想要见证这华夏武道和佛门的巅峰之战呢!”

    “太热血了,裘万山十年不归,一归就是风云涌啊。”

    “那韩先生也算的上是传奇了,年纪轻轻,一年多的时间就成为了站在华夏武道最顶层的存在之一,前途无量啊,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和成名已久的裘万山大战,究竟鹿死谁手呢?”

    裘万山和韩先生将在奥门大战的消息,震动了华夏修炼界,而同时,政府部门也给了这次修炼界的大战一个完美的场合。

    奥门在年三十这一天,禁止一切游人前往松山地带,松山乃是奥门的最高山,也是这一次裘万山约战韩先生的战场,并且奥门乃至整个华夏所有的媒体从业者都不能靠近松山一带,显然,这里将会成为现代社会的一处绝地。

    无数华夏修炼界的人从四面八方朝着奥门而来,每个人都想要瞻仰这威震华夏的大宗师裘万山,而也有不少人是冲着韩先生这个青年翘楚而来。

    这一战,让无数天人之下的宗门沸腾,也让不少拥有天人高手的宗门震动。

    而在奥门汇聚众多眼光的同时,另一处所在也是人声鼎沸。

    三十三宫。

    北欧冰狼在黄山脚下站了三天三夜,整个黄山景区都已经被政府封闭,但是无数江南高手乃至不少北方的修炼之人都专门看来一睹这江南绝顶之战,也是韩先生后花园之战。

    那杰森如同入定的老僧一般,在黄山脚下站了三天三夜,这期间,风吹雨打寒露如霜,可是他未曾动过一步,不论日升月起,他宛若青山,微垂眼眉遥望着黄山众峰中的丹霞峰,那里,是三十三宫所在。

    而此时的丹霞峰,在朝阳的映衬下,一片祥和,三天来,三十三宫如同杰森一样,没有任何动静,那江南第一高手柳眉也迟迟没有出现,远观丹霞峰,她就像是无数个日夜里那般的静谧。

    可是谁都知道,这是暴风雨前最后的宁静。

    黄山中,满是修炼之人,有人选择奥门,但是大多数的江南之人选择了黄山。

    双线大战,每个人都知道,裘万山这是想要一举拿下韩先生和他的江南大本营,乃至港城,如今,都看这一战了。

    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

    港城。

    “清歌,今年过年不回家吗?”

    郑秀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挽着林清歌的手臂问道。

    林清歌轻笑了一下:“还没定呢,看看吧,这不是才二十九嘛,要是想回去随时都可以的,这段时间太忙了,今天才算是休息下来。”

    郑秀汶点点头:“对了,韩青呢,感觉好些天没有见到他了,这几次陪你回家,他好像也都不在耶,去哪里了?”

    “应该是去忙了吧。”

    林清歌其实也不知道韩青现在在哪里,明天就要过年了,本来林清歌还想问问韩青准备怎么过年,毕竟,现在两人的关系已经很亲密了,虽然有时候会有一些不自然,但是林清歌已经渐渐接受了这个男人成为自己的男人,而在确定了这样的心态之后,林清歌就对韩青的一举一动特别的关心。

    可是他去哪了呢?

    “对了,韩青好像还是学生吧,快过年了,你说他是不是回家了,他不是浙省杭城的吗?父母应该也在那边吧,就要过年了,他应该回去了,只是他难道没有跟你打招呼吗?”

    郑秀汶小心翼翼的看了林清歌一眼,作为林清歌的好闺蜜,郑秀汶能够感觉到林清歌身上微妙的变化,自从演唱会上那惊人的一幕发生之后,郑秀汶就知道,这个韩青可能没有她看起来这么的简单。

    “可能吧”

    想想也确实,韩青是杭城人,具体说他还是个大学生呢父母肯定也在杭城那边,只是他就算是要回家过年,难道不应该跟自己打个招呼吗?

    “还是说他其实并不是那么在乎自己?”

    林清歌心中一紧,都说男人在得到了女人的身体之后,感情就会迅速的降温,难道韩青也是这样的男人吗?

    “怎么了清歌?”看到林清歌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郑秀汶赶忙问道。

    “没事。”林清歌摆摆手浅笑了一下,不让自己的闺蜜看到自己眼中的一抹悲伤。

    “对了,明天就是年三十了,你要是还不回去的话,就跟我会奥门吧,年三十我怎么舍得让你一个人过呢,去我家,和我们家一起过,顺便顺便等他。”

    郑秀汶轻声说。

    林清歌身子一震还想解释,但是一旁的郑秀汶却笑着用指尖点住了林清歌诱人的唇:“清歌,我们都是女人,我也谈过恋爱,你瞒不住我的,他他虽然有些奇怪,但是我觉得应该还算是个好男人,如果真的动了感情,就给彼此一个机会吧,明天跟我回奥门,到时候我会让人来你家看看的,只要他回来了,我就告诉你。”

    沉默了片刻之后,林清歌最终还是点点头,看看自己的手机,一点反应都没有,她给他打了三个电话,可是每次都不在服务区,也许他有事吧,想想韩青的身份,林清歌突然觉得,在别人眼中,她是万千宠爱的女人,可是对于这个男人,自己却心有余而力不足

    年三十。

    华夏的年,在年三十这一天,来到了高峰,家家户户都在张灯结彩,到处都是走街串巷的过年好,到处都是孩童拿着烟花四处跑,到处都是饺子的香味,到处都是阖家团圆的幸福。

    而在华夏老百姓过着这举国同庆的日子的时候。

    华夏修炼界的盛事,也终于到来了。

    奥门之巅,松山之上,奥门风云,已然酝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