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尼泊尔,加德满都。

    加德满都,也称加都,是尼泊尔首都和最大城市,位于加德满都谷地,巴格马提河和比兴马提河的汇口处。这座城市四周环山,海拔1370米,建城于723年,是一座拥有1200多年历史的古老城市。

    加德满都坐落在喜马拉雅山的南坡,在这座古老而沧桑的城市中,抬头就能看到这座世界第一高峰的伟岸。

    在尼泊尔,宗教众多,而真正有影响力,只有两个宗教,一个是印度教,一个是佛教。

    而此时,加都的一处角落里,香火鼎盛,人来人往,无数人穿着厚厚的衣服在这里跪拜,磕长头,如同华夏的藏区一样,这里的人们充满了虔诚。

    这里是,文殊菩萨庙。

    围绕加德满都这个名称的来历,当地流传着许多有趣的传说,其中流传最广的一种说法与加德满都河谷有关,大意是这样:远古时代,加德满都河谷是一个巨大的龙潭湖,人们为了生存,只得栖息在河谷两旁的高山上,行走十分不便。

    有一天,华夏五台山的文殊菩萨路经这里,得知百姓疾苦,于是善心大发,挥起神剑,辟开一座大山,形成一个巨大的峡口,湖水沿峡谷倾泻而出,形成一个富饶的谷地。于是,百姓欢天喜地,来到谷地,修建房屋,定居下来,形成城市,这便是加德满都。人们为了感激文殊菩萨的恩德,便在斯瓦杨布山上修建了一座文殊菩萨庙,直到现在每年二月的春王节,许多当地百姓满怀着虔诚的心情,来到文殊菩萨庙,敬献香火,顶礼膜拜。

    而如今,正是二月春王节,整个文殊菩萨庙成为了尼泊尔人群最密集的地方,因为文殊菩萨和华夏的渊源,甚至很多华夏的佛教信徒都来到这里来参拜。

    而此时,文殊菩萨庙背后的一座大雄宝殿内,却人迹罕至,人们都在前面瞻仰文殊菩萨,而这里因为有防护栏的围绕,而成为了喧嚣之中唯一的静谧。

    帘帐之内,一个带着红色沿帽的喇嘛坐在那里。

    “尊敬的大明王。”

    帘帐外,一个年轻的喇嘛跪在那里。

    “如何?”

    “裘上师已经到华夏了,而且将要和那韩先生一战,之后,应该就是和江城风的战斗了。”年轻喇嘛恭敬的说。

    帘帐之内沉默了一下。

    “裘万山的实力在我佛门也算高强了,乃是我们佛门十大至尊排行第九的存在,这一次他亲自去华夏,想来之前的阻碍应该就可以扫除了,通知我佛主,不日就可以进入华夏。”

    帘帐之内的喇嘛淡淡的说。

    “大明王,那韩青不是一般人物,据说修为也到了华夏武道的天人境界,裘上师虽然法力高强,但是应该也不轻松吧,而且听闻那京城的江家公子,自从和裘上师大战之后,修为长进更是惊人呢。”

    年轻喇嘛有些忧虑的说。

    大雄宝殿内,清风萧萧。

    “无论如何裘万山这一次都不能再败了,十年前,他代表佛门亲征华夏,最终被江城风所败,十年时间,他一直在寻找机会再进华夏,但是接连损失了两个弟子和一个净空之后,他已经不能再失败了,这一次韩青只是开胃菜,想来他真正的目标还是江城风,无需多虑,纵使他再败,江城风也绝对不可能成为我佛门进驻华夏的拦路虎了。”

    大明王深沉的说,帘帐被风吹起,他的身影若隐若现。

    “可是大明王,裘上师若是败了,我们佛门岂不是更加颜面无存?”

    “住口!”

    年轻喇嘛还想再说,但是这大明王已经微微有了怒意:“天人之内,裘上师没有对手。”

    “大明王,难道裘上师已经”

    大明王没有说话,又过了许久之后,外面传来信徒撞钟的声音,钟声悠扬,大明王淡淡道:“年后就是佛门会议了,到时候,就是我们全面进驻华夏的时候,不会有任何意外,不论是那开胃菜,还是江城风这道满汉全席,裘万山,都能吃的干干净净。”

    “是!”

    年轻喇嘛神色一震,缓缓退了下去。

    当弟子退下之后,这大明王嘴角浮现了一抹冷笑:“华夏,宝藏之地,佛门真正的未来所在,裘万山,你可不要让我们失望啊。”

    港城,唐家。

    “专家怎么说?”

    唐宝宝看着身后的唐家子弟焦急的问道。

    “小姐还是不行,专家说了,这寒冰很诡异,就算是用世界上最先进的仪器都没有办法融化,若是强行破除的话,很有可能对夫人造成生命危险。”

    唐宝宝脸色一暗:“那欧洲的专家怎么说?”

    这弟子也是无奈的摇摇头。

    唐宝宝的泪水止不住就在眼眶里开始打转,看着身旁奄奄一息的母亲,唐宝宝的心都要崩溃了,自己刚刚出门几天,回来就发现唐家再生变故,母亲被人冰封,这非人的痛苦是怎么承受的啊,为此,唐宝宝立刻让唐家乃至所有能动用的关系请来无数修为高深的炼丹高手,这些人同时也是治病救人的高人,但是他们通通没有办法,无奈之下,唐家只能将夫人转移到医院,指望现代科技能挽救她的性命。

    “小姐,米国的教授来了。”

    一个唐家女弟子走了进来。

    唐宝宝赶忙站了起来,一个年近古稀的外国老头站在门口,他的身后,跟着十几个年轻的外国医师。

    这是唐家最后的希望了,米国乃至全世界最先进的冰冻治疗专家团队,为了请他们前来,唐家花费了数百万的巨资。

    “小姐,别着急,也许有转机呢。”

    “是啊宝宝,夫人不会有事的,汤普森教授是全世界最好的冰冻治疗专家了,他一定有办法救夫人的。”

    站在治疗室的外面,唐家之人焦急的走来走去,不少人都纷纷安慰着唐宝宝。

    约莫一个多小时之后,治疗室的门终于被推开,汤普森带着他的医师团队走了出来。

    “很抱歉唐小姐,我们无能为力,唐夫人的病情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而且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如果第一天我们就来的话,也许我们还能试着做出一些治疗方案,但是现在,夫人已经处在弥留之际,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汤普森教授遗憾的说。

    这一刻,唐宝宝瞬间泪水夺眶而出,压抑许久的悲伤在这一刻彻底的释放,她不顾所有人的阻拦想要冲进治疗室,但却被人拦住。

    “别拦我,我要陪着妈妈一起死我不想活了”

    唐宝宝挣扎着,但是却发现抓着自己的这双手是那么的有力,甚至,有些熟悉,这一刻,她才发觉周遭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甚至不少唐家子弟都微微躬身面向自己的身后。

    “是我。”

    熟悉的声音传来。

    唐宝宝回头,是韩青的微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