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裘万山回到华夏了。

    这个消息如同龙卷风一般迅速席卷了大半个华夏的修炼界,对裘万山这个名字,华夏没有人不熟悉,纵使从未相见过,但是这如雷贯耳的大名却是人人皆知。

    裘万山,佛门大师。

    佛门,起源于印度,后在尼泊尔生根发芽,在华夏也有着莫大的影响力,乃是整个世界,佛门都是国际性的大宗门,实力超绝,而裘万山毫无疑问是佛门领导层的人物,十年前,他一直坐镇华夏,挑落华夏武术高手,最后若不是江城风亲自出手,佛门如今怕是已经在华夏生根发芽了,而华夏本土的佛家宗教却一直不死不活,和道教相似,武当山少林寺早已经沦为了旅游景点,真正的佛道两家高手稀缺,这外界的佛门自然不会放弃这么大的一块肥肉。

    据说当年江城风之所以出手,就是因为受到了上面的指示,不能让裘万山就这样让华夏修炼界如此颜面无存,毕竟裘万山在国际上很有威名,若是华夏无人能压得住他,日后不知道要被多少人盯上。

    而江城风和裘万山的这一战没人知道过程,只知道最终裘万山落败,并扬言十年之内不再回到华夏,当他再来之时,就是他认为可以挑战江城风之日。

    但是让人没想到的是,这一次促使裘万山重返华夏的,竟然不单单是江城风。

    还有韩先生。

    比起韩先生来说,知道裘万山的人显然更多,但是这样的大人物竟然为了一个浙省龙头而回来,人们一时间对这个人更是好奇不已了。

    崛起于草莽。

    少年宗师。

    威震浙北,斩杀冯一山一统浙省,助阵三十三宫,剿灭灵寂洞,甚至斩杀佛门净空法师,甚至是港城两大宗门衔月楼和合欢派也在他的一手之下倾覆。

    这些,都是关于他的故事,而因为裘万山的归来,更多的人知道了韩先生一路走来的霸气,更是对着一战无比关注。

    毕竟,一个是华夏修炼界的新秀,一个是华夏威名已久的大宗师,两人之间的战斗噱头十足。

    当然,更多人依旧看好的是裘万山。

    “他的目标是江城风才对,这韩先生应该是一道开胃菜罢了。”

    这是所有人心中的想法。

    而就在这种风潮之下,港城和深城的港澳大桥下,是隔断港岛和奥门的深城河,此时,华夏无数修炼界的人都来到了这条河边,每日都有新的人不断来到这里,不为别的,就为了瞻仰那位在河中孤舟上看经文的老人。

    如今乃是冬季,再加上梅雨季节渐渐到来,有时候雨水下来遇上南方的湿寒,让人很是不好受,但是这位老人却已经在此数日了,他穿着蓑衣披着斗笠,每天拿着手上的经文从未变动过任何的姿势,而不论是深城河的水再怎么波动,那小舟都没有移动过分毫。

    此人,就是裘万山。

    而就在不少人都来瞻仰这位华夏名人的时候,和裘万山一起回来的金发男子却已经开始了他的挑战之路。

    重走当年裘万山的路。

    整个江南,每一个宗门都知道裘万山的弟子已经开始了挑战,从一月十五日上午万谷门,到下午的三两门,短短一周的时间,十家宗门被他打败,北欧冰狼的威名开始在江南传荡,俨然当年的裘万山一般!

    而这一连串的挑战消息在一月二十二号这一天来到了**。

    “浙南路家路老被北欧冰狼杰森打败!”

    如果说之前这杰森挑战的一直都是一些相对不那么闻名的宗门的话,那这浙南路家可就不一般了,虽然浙省修炼之风不是很鼎盛,但是路家路老却是名副其实的宗师高手,而且更加重要的是,浙省之人都知道,路家的背后,是韩先生!

    紧接着。

    “沪市穆家家主战败!”

    “浙南白宗白老战败!”

    这些高手中,除了白老之外,路老和穆家家主都是宗师高手,而白老据说也是得到了韩先生的真传,实力不可小觑,但是依旧败在了这个洋人的手上。

    一个洋人,用华夏的修为打败了华夏宗师!

    一时间,整个江南都风雨飘摇,没人知道,谁能拦住这个杰森,而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杰森挑落的宗门,都是浙省以及江南宗门,其用意不言而喻,针对就是韩先生!

    此时,无数人心中惶惶不安,难道,江南真的无人能压得住这杰森吗?难道,真的要等到他上黄山,挑战三十三宫吗?

    “恐怕,这人已经是华夏第一宗师了。”

    不少人深藏的宗门也有了如此的感慨。

    只是让人无限遐想的是,一个弟子尚且如此修为,那这裘万山的修为如今到了什么地步呢?

    就这这个满城风雨的时候,京城传来消息,江城风欢迎裘万山随时来战。

    这被认为是一个信号,一个上面看不下去的信号,希望江城风出手尽快了解这裘万山掀起的又一场风潮。

    而当江城风的消息传到深城河上的时候,早已经被政府有组织封闭了的深城河上,无数水柱冲天而起,若非是将普通人隔断,不知道要造成怎样的轰动,而水柱倾斜之下,不少人都听到了河上老者肆意的狂笑。

    “等到老夫杀了那韩先生之后,自然会去京城拜访江家公子!”

    而就在这华夏修炼界都沸沸扬扬之际,事件的另一个主人公却迟迟没有出现,他到底去哪了,为何一点消息都没有,不少当年和裘万山结怨的宗门甚至亲自派人去港城请韩先生出手,但是却见不到韩先生的一点踪迹。

    如人间蒸发一样,这个之前还风头一时无两的韩先生,突然就销声匿迹了。

    伴随着新年越来越临近,此时人们都悲观的叹息了一声。

    “想来这韩先生应该是怂了,面对裘万山,这青年才俊终于要停下脚步躲起来了吧。”

    “唉。”

    多少想看这一场对决的人只能无奈摇头,眼睛望向北方。

    “也许,只有江城风,才能拦住这裘万山吧。”

    而就在此时,粤桂边界的深山老林中,十三行却一片肃然,一种前所未有的压抑笼罩着十三行,这压抑,不是从别处传来,而是从那药房中溢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