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唐夫人还有点记性。”

    见到夏溪认出了自己,裘万山微微颔首。

    “他真的是裘万山!”

    “夫人都说是了,那肯定是了裘万山这可是威震华夏的佛门大高手啊,他不是在海外吗?怎么会来了”

    “关键是他来我们唐家做什么?”

    “天啊”

    这个时候,之前那小智哥终于明白为何这老人这般狂妄了,原来他竟然是威震华夏的佛门大师裘万山啊。

    “韩先生何在?”

    裘万山无视这些人的惊讶,直直问道。

    此时,夏溪尚且还没说话,旁边两位三十三宫的四长老和五长老倒是先说话了,相对于唐家乃至港城之人来说,她们乃是江南之人,更加清楚韩青和佛门的恩怨。

    “原来是裘师亲至,我等有失远迎了。”

    四长老拱拱手道,她虽然是一介女子,但是毕竟是三十三宫的长老气度非凡,更何况如今她们三十三宫和韩青也是无比交好,她们自然不会落了威风。

    “你是何人?”

    裘万山看了一眼这女人。

    “我乃是三十三宫四长老,这一次也是奉宫主和先生之命前来港城帮衬唐家。”

    “呵呵,三十三宫的一个长老也敢如此和我说话?”

    说着,只见裘万山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道白色光线,那光线盘旋了两圈之后直接朝着这四长老飞去,瞬间将她捆绑住了。

    这四长老也是宗师高手试图挣扎了两下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周身的灵气都已经荡然无存,想要用体内的灵气挣脱,但却丝毫使不上力气。

    “就算是你宫主在此,也要跪下称臣。”

    裘万山看了她一眼不屑的说,随即再度看向夏溪:“韩先生何在?”

    此时,所有人都被裘万山的手段给震慑三十三宫的长老已经是在场实力最强的存在了,堂堂宗师高手竟然毫无还手之力,看到眼前这形势,唐家老人走到了夏溪的身后低声道:“夫人,若是不行,我们暂且避避锋芒吧,这裘万山找的是韩先生,毕竟和我们唐家没有关系,还是不要轻易开罪的的好。”

    “是啊夫人,裘万山的境界可不是我们能够估量的,当年家主在他手上尚且过不了三个回合,除非是韩先生在此,否则我们绝不是他的对手,唐家刚刚有了起色,实在是经不起再一次的涂炭了。”

    “夫人”

    “夫人”

    裘万山微笑的看着眼前这些人,这才是他们面对自己应该有的态度。

    “没错,尔等若是现在跪下臣服,我可以饶你们一命,否则,你们这些人的性命,在我眼中不过是蝼蚁罢了。”

    说着,他巡视四方。

    砰砰砰。

    只见不少人纷纷跪了下来,虽然他们都感激韩先生的恩情,但是现在的唐家显然已经经不起再一次的乱斗了,唐家所有人都在此了,若是裘万山一个不高兴,唐家灭门乃至三十三宫的两位长老和浙省的子弟也难逃杀手啊。

    看着一道道身影不甘的跪在自己的面前,裘万山淡淡一笑,眼前这些人不过是浮云,在他的眼中,只有那江城风足够让他重视,就算是这个韩先生,他也完全不放在眼里。

    但是,当所有人都臣服的时候,只有夏溪依旧站在那里,昂首挺胸。

    “唐夫人,眼下还是先暂避风忙吧,一切,等先生回来了再说。”一旁的五长老拉了拉夏溪的衣袖,只是夏溪依旧巍然不动。

    “唐夫人好大的魄力啊。”

    裘万山冷冷的看着夏溪,眼中倒有几分惊异,这女子身上毫无修为,但是竟然有如此的胆量,也算是女中豪杰了。

    “哼,非是我有魄力,而是我唐家乃是韩先生一手帮持起来的,若是没有韩先生,我们母女两人以及唐家这些人都要共赴黄泉,我若是跪下了,岂不是说韩先生也向你臣服了?”

    说着,夏溪不卑不亢看向裘万山:“我乃是唐家夫人,韩先生钦点我掌管唐家掌管港城,怎会惧你!”

    “好!”

    裘万山大喝一声:“想不到唐家这么多人竟然比不上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来的有气结,也罢,既然你这么有傲骨,那我便想看看让你为之骄傲的男人,是不是真的把你们放在眼里,是不是真的敢来面对我裘万山!”

    说着,只见裘万山轻轻张口,一道白气在空中凝结成冰朝着夏溪飞去。

    撕拉。

    冰气粘在了夏溪小腹的衣服上,只见冰气瞬间凝结成了寒冰,将夏溪包围了一圈,而那寒冰之上,寒气还在慢慢升腾。

    “这是我在北欧凝练的百年寒冰,能够冰封一切肉身,我给你半个月时间,也给那韩先生半个月时间,若是他还不出现,到时候寒冰将会凝结你整个身体,到时候,就算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你。”

    说着,裘万山看向所有人:“若是还想让你们夫人有命,赶紧让那韩先生前来见我!”

    说完,裘万山转身离去。

    身后,众人战战兢兢,庭院内白玉石一片粉碎,而夏溪也是一脸痛苦的看着自己腰间凝固的寒冰,想要再动一步都是那么的困难。

    堂堂港城百年世家,如今港城冉冉升起的新霸主,在裘万山的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不,应该说是如此胆怯,这传出去,真是要让天下人笑话,只是,这一切中,还有一个气节如此崇高的夫人,留住了唐家最后一丝颜面。

    “夫人,这可如何是好。”见到裘万山两人走远了之后,众人纷纷围了上来,刘一夫更是焦急不已。

    只见夏溪的身子越发的微弱,这寒冰虽然没有立刻要了她的性命,但是那渐渐蚕食她肉身的冰气却让人难以忍受。

    “别告诉宝宝也别告诉韩先生宝宝还经不起打击了,而韩先生还在应付十三行,可不能打扰了他”

    说着,夏溪眼皮一沉,昏了过去。

    “五长老。”

    这时候,刘一夫转过身看向三十三宫的五长老。

    “刘老请讲。”五长老道。

    “夫人现在这个情况,怕是半个月都难以坚持,那十三行总行的地址我去托人打听一下,我现在就去找先生!回来救夫人,救港城!”

    刘一夫坚定的说,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个港城的明主,一定能吹散一切乌云。

    哪怕大半个修炼界,都被裘万山所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