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自从港城衔月楼和合欢派倒台之后,群龙就一直无首,直到韩先生扶持唐家成为新一任的港城霸主,港城才算是再一次恢复了秩序。

    而如今的唐家虽然实力比起之前的衔月楼和合欢派还有不小的差距,但是在三十三宫两位长老亲至以及浙省修炼之人的填充之后,唐家俨然也恢复了生机,虽然如今女人当家,而且还是毫无修为的唐夫人当家,但是却没人敢小觑,因为她的背后站着比曾经衔月楼还要强大的男人。

    而此时,唐家老宅在李郑两家的鼎力帮持下也终于重焕生机,原本的断壁残垣现在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崭新的唐宅,面积甚至比之前还要宽广,而此时的唐宅之中一片热闹喧嚣,三十三宫的长老和弟子亲至,在此言传身教,而浙省有些修炼天赋的优秀弟子也补充了进来,再加上之前唐家前往西北避难的人,如今的唐家,实力虽然不比当初,但是却有百废待兴的苗头。

    “小智哥,听说你见过韩先生?”

    “恩,有幸见到了,怎么,韩先生乃是你们浙省人,你没见过?”

    此时,唐宅门口两个守门的弟子聊了起来。

    “唉,浙省那么大,韩先生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哪里那么好见。”一个年轻人摇头叹息,但是脸上却对身旁男子十分的羡慕。

    那被称作小智哥的男子也有几分骄傲:“是啊,现在想想,能一睹韩先生的风采,真是我辈荣幸啊。”

    “对了小智哥,听说当时韩先生战胜的乃是你们港城最强的两位高手,那两人很厉害吗?有我们浙省路老厉害吗?我们路老可是宗师高手呢。”

    “呵呵,狭隘了吧,你们浙省的修炼之风实在不行,虽然现代社会的经济发达,但是修炼却被压制了下来,你们那路老虽然也是宗师高手,但是你可知道我唐宅当年有几位宗师前辈?”

    说着,小智哥淡淡一笑:“别说是宗师了,当年我们家主也是天人境界的高手呢,天人境界,那可更在宗师之上,乃是真正的高人唉只是可惜了家主被那两个小人陷害”

    说着,小智哥有些悲伤,这一路逃亡到西北,又听说夫人和小姐被劫持,幸亏韩先生出手,才将夫人小姐救了回来,而就算是家主那样的神威,竟然也被金玲夫人给打败了,最后,甚至为了保护小姐和夫人,和月如霜拼了一个自爆

    天人自爆,那月如霜得是怎样的实力啊。

    “这么说韩先生能战胜月如霜和金玲夫人,岂不是天人之中都没有对手了?”

    年轻人兴奋的问道。

    那小智哥也是点点头:“别的我不敢多说,但是至少现在知道的,除了京城的江城风之外,还真不知道谁能是韩先生的对手,天人之上是否还有境界就不清楚了,但是现在在可知的范围内,先生当得上第一高手!”

    第一高手!

    年轻人吞了吞口水敬仰万分:“崛起于草莽,莅临浙省征服江南,现在又南下港城毁掉两大宗门,就连那驰名海外的国际大宗门佛门之人都难逃先生神威,第一高手,名不虚传啊!”

    这般一说,两人对韩先生更是敬仰的无以附加。

    “第一高手?呵呵,他韩先生也敢自称第一高手,知道这天下有多大吗?无知!”

    突然,一道浑厚的声音传来,守门的两位小哥一愣随即惊讶望向四周,却看不到一人半影。

    “谁!”

    小智哥握着手上的兵器警惕的问道。

    只见少许之后,远处小道两条人影从拐角处浮现,走在前面的乃是一位身朗气轻的老者,他身穿米白色的长衫看起来十分的素雅,他苍老的脸上能够看到年轮的痕迹,但是却不能看到衰落的模样,走起路来虎虎生风气度不凡,而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男子身穿一身不伦不类的唐装,沉默无言,整个人似乎都笼罩在黑暗之中。

    “你是谁?”

    小智哥如临大敌,眼前这两人就算是他都一眼看出了绝非普通人,这股气势,他只有在家主那样的人物上才见到过。

    “韩先生乃是我唐家恩人,又战胜了月如霜和金玲夫人,如今更是亲赴十三行教训那不知礼数的行长,这样的人物不是第一高手又是什么?”

    听到这老人刚才的话,小智哥心中不服,如今,在他的心中,韩先生就是他们的骄傲,容不得别人玷污。

    “呵呵,月如霜?金玲?十三行长,这些人算个屁。”

    老者淡淡一笑眼中满是轻蔑:“你乃是唐家子弟,这些人物我就不说了,就是你唐家家主唐一峰,当年也是我的手下败将,难道他从未提起过吗?”

    “当年?手下败将?哈哈哈哈,老头,你知道我家主是怎样的存在吗?那可是天人高手,手下败将,你还真开的了口!”

    小智哥大笑随即看向眼前老者:“你是何人,速速报上名来,不要在我唐宅兴风作浪!小心待会被教训!”

    只是那老者却全然不顾小智哥的话,而是看向了宅院之中,镇在正中间的一块白玉石。

    “你想做什么,那白玉石重达两千斤,乃是我唐宅重建的镇宅基石,未来要刻上我唐宅亡灵的名字,你看它做什么?”

    见到老者将目光放在了白玉石上,小智哥登时警惕了起来。

    这是,门口的老人和外国青年也吸引了里面人的注意力,唐家子弟纷纷走了出来围观这两人,只见老者淡淡一笑负手走进了庭院中。

    “唐家宅院,不得乱闯!”

    小智哥急忙上前,其余弟子也是纷纷准备拦住这老者,只是,他们刚走了两步,身后金发男子看了这些人一眼,登时间,他们就站在原地再也动弹不得。

    “好一块白玉石。”

    老者走到白玉石前看了一眼,白玉石此时还没有雕刻成型,但是上面已经写着港城唐家这四个大字了。

    “既然尔等识不得我,那我便给你们一个警醒吧。”

    老人看着这些弟子淡淡一笑,伸出自己的指尖在白玉石上轻轻一点。

    嗞啦

    之间硕大坚硬的白玉石上,一道道裂纹凭空出现,到了最后轰然震碎!而老人缓缓收回手,吹了吹指尖上的石灰。

    点指碎两千斤的白玉石!

    这般手段登时让所有人目瞪口呆,而外面的动静这个时候终于惊动了唐家大堂内的几位人物,只见唐夫人带着刘一夫和两位三十三宫的长老迅速走了出来。

    “何人在我唐家闹事?”

    夏溪朗声道,但是当她走出门槛看到站在庭院中的老者之人,娇躯一震,颇有风韵的脸蛋上满是震惊。

    “裘万山?”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纷纷惊呼出声:

    “什么?他是裘万山?佛门裘万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