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前世的那一场狮子座流星雨规模宏大,美丽异常,但是韩青关心并不是这场流星雨美不美,而是它其中蕴含的巨大灵气。

    其实流星每天都在发生,当年韩青在另一个星系的时候曾经自造了一场流星雨供人汲取灵气,为此,他崩碎了六千繁星。

    但是通常都是数量较少的流星自行划落,而只有数量极多的流星同时划落的时候,才能称之为流星雨,每一颗流星上面都蕴含着丰富的灵气,只是单一的一颗以韩青现在的修为并不能汲取到什么。

    但若是一场流星雨的呼,那如今筑基后期已经有了足够的基础来吸纳了。

    灵气虽好,但若是修行人的底子不行,大量的灵气灌入体内是有性命之危的,只有底子扎实,才能将更多的灵气积淀为丹田莲花的养分。

    而想要最大限度的利用流星雨带来的灵气,韩青就必须拥有一个好的位置,原本,他是准备在自己的公寓,毕竟现在有了法阵,就算是地处市区依旧能够将天地灵气最大限度的吸纳回来。

    但是现在有了黄毛尖这个消息,韩青决定去那里。

    一来自己势必会借着流星雨突破筑基期,天劫随时可能发生,若是在公寓的话,天界降临怎么办?

    虽然只是筑基期到开光期的第一次天劫,但也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

    类似于闪电的光辉直接击中整个建筑,足以让一片生灵毁灭了。

    也许自己可以将力量积压,找一个合适的地方渡劫,但是突破本身就会有不小的动静,韩青并不能保证不被秦梦瑶发现。

    如此一来,相对于城市里渡劫,显然黄毛尖这种孤峰上才是更好的选择。

    “你说黄毛尖在泉市对吗?”韩青看向龚大师问道。

    龚大师连连点头:“没错,黄毛尖是浙省第一高峰,也是凤阳山的主峰,距离杭城还是很有些距离的。”

    韩青沉吟了一下:“我暂且留你性命,两日后,你随我到黄毛尖。”

    龚大师哪里敢拒绝,急忙点头应是。

    既然武林大赛已经结束,流星雨随时可能降临,韩青不准备在长杏镇再耽误时间了,他必须回到杭城交代一下,然后就启程前往黄毛尖。

    见到韩青说走就走,无人敢拦。

    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一辆车子停在了自己的面前,院子内的游狂等人看了一眼皱了下眉头也没有多说什么。

    一个青衣女子从中走出,顾盼生辉间在韩青面前嫣然一笑:“路家路遥,见过韩先生。”

    她的身后是一个年长的老伯,韩青看了看似乎有些眼熟,想起原来是马场时候见到的浙南路家。

    “见过韩先生。”三伯也是恭敬的说。

    韩青微微颔首,看着眼前的女子无动于衷:“找我?”

    路遥轻笑了一下,如同古代大户人家的大家闺秀一般:“遥儿想要结识韩先生,不知韩先生日后可有时间到我浙南路家一访。”

    韩青摆摆手:“日后事日后说。”言毕,韩青当面走了过去。

    身后路遥身子一滞,脸上有几分尴尬,三伯无奈的笑了一下:“宗师行事哪是我们可以管束的,遥儿不要多想了。”、

    路遥秀眉微促,终究点点头,虽然她从小就众星拱月,但终究知书达理,武道世家更是明白宗师地位何其崇高,心中虽有别扭,但是也能忍耐下来。

    “希望日后还能再见吧”

    路遥看着韩青远去的背影,心中不知在想什么。

    回到自己的家,韩青舒服的坐在沙发上,看了看手机,一条未读短信。

    “我马上回来。”

    发信人,秦梦瑶。

    刚刚关上手机,开门的声音就传了过来,秦梦瑶一身干练的水洗牛仔裤配上白衬衫出现在了韩青的面前。

    转身关门,在门口鞋柜脱下帆布鞋,露出娇嫩的小脚,穿上拖鞋秦梦瑶放下了包包。

    韩青靠坐在沙发上,看着秦梦瑶默默的走到自己的身前。

    “你叫我回来,有什么事么?”秦梦瑶低声说,此时已是傍晚时分,窗外的晚霞将一抹红晕映射在秦梦瑶晶莹剔透的脸蛋上,竟看不出是夕阳红还是羞红了。

    想起那天晚上自己来月事,秦梦瑶就觉得再见到韩青,和之前的心态已然不同了,原本她今天被老师叫去主持一个文艺汇报的,而且男主持是南黎川。

    但是就要上台了,韩青的短信也来了,只有寥寥的几个字,让自己回家一趟。

    若是以前的自己,定然是不会理会的,但是如今,她匆忙赶了回来,以至于南黎川竭尽全力的挽留,她都没有多看一眼。

    曾经,自己考虑过按部就班,走在自己的路上,接受南黎川的追求,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门当户对,皆大欢喜。

    现在,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幽静的房间内,韩青轻声说:“我要离开杭城一段时间,也不知道多久,短的话就是一周不到,若是长的话,可能要一个月,学校那边,你帮我跟我们班主任闻人老师说一下吧,我们宿舍那几个说话她肯定不理。”

    秦梦瑶一愣随即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一个月?现在已经开学两个月了,你一个月之后回来岂不是已经期末了,你和你们老师说了么?韩青,你要以学业为重知道么?”

    韩青翘着二郎腿没有说话。

    “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打算,但是韩青,你不是别人,你没有好的背景,就算是你自己再强大,可是你终究离不开这个社会,离不开这个世界,那么改变你命运最好的机会,就是学习啊。”

    秦梦瑶焦急的说道,说完之后,她愣住了。

    自己为什么要关心他的命运呢?

    韩青看着眼前秦梦瑶脸上的神情,心中幽幽的叹息了一声:“总会有更好的选择。”

    秦梦瑶愣住了。

    这句话,她好似听懂了,但是又好像没有听懂,他是说给谁听的呢?自己,还是他呢?

    “韩青,你什么意思?”秦梦瑶的脸色渐渐冷了下来。

    晚风吹了进来,两人之间的气氛再一次冰冷了下来。

    “你是不是想的太多了,我只是站在同学的角度上,劝你以学业为重,希望你不要多想。”

    秦梦瑶的话,赛过晚风的凉。

    “学业?”韩青摇了摇头。

    我懂的,哪里是你们能懂的?离不开这个社会,这个世界?

    那只是对你们。

    “梦瑶。”

    韩青的声音飘忽,秦梦瑶抬起头看诊眼前的韩青,不知他想要说什么。

    “去窗前。”

    去窗前?秦梦瑶诧异,美丽的脸蛋上满是不解:“去窗前做什么?”

    “去。”

    韩青话音一落,秦梦瑶只觉得身子一飘,似乎有一阵风将自己推到了窗前,而当她正准备回头看发生什么的时候,窗外的景色将她震惊的无以复加。

    云,漫天的彩霞如同一朵朵莲花,在天边映衬这夕阳,一朵朵的朝着眼前飘来!

    朝着眼前飘来!秦梦瑶张着小嘴,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幕,但是那朵朵晚霞就那样真实的涣散,真实的冲着自己所在的阳台,自己的面前,拂来!

    如同山间清爽的风,一阵阵惬意的扑打在自己的容颜上。

    这一切,如同童话一般。

    韩青的手缓缓的从空中垂下,银光一点点从掌心消失,窗外,烟消云散,只剩下秦梦瑶痴痴的站着,沉醉其中。

    “世间万物之神奇,岂是人人可懂?”

    韩青悠悠然道,嘴角一抹浅笑,离开了公寓。

    当秦梦瑶终于回过神来转过头的时候,只有空空荡荡的客厅,远处的晚霞,也终于被黑夜所取代。

    一场梦游仙境,一场迷茫不清,终是要醒。

    出了自己的小区,一辆不显眼的本田停在那里,韩青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韩先生。”坐在车里的不是别人,正是龚大师,看到韩青上车,他小心的问好。

    韩青点点头看了看窗外,公寓的顶层,那里的灯火没有点名,韩青叹息了一声挥挥手。

    “韩先生,我们现在就去泉市么?”龚大师毕恭毕敬的说。

    韩青摇摇头,自己已经跟宿舍三兄弟交代过这段时间不会去学校了,重生回来,他并没有太多的融入生活,需要交代的也不多。

    不过有一个地方,他必须要去确认一下。

    “先去一个地方,去了那里,这一趟黄毛尖才有意义。”韩青的眼神闪烁,看着前路,心头有几分怀念。

    站在熟悉的门口,韩青沉默了许久始终没有敲响这个门。

    他的眼神怅惘,似乎在回忆着什么,怀念着什么,想了半天之后,他终究还是垂下了手,看了一眼这扇门,他悄悄的往上走了上一层。

    十几分钟之后,门开了。

    韩青站在角落静静的看着这个女人拖着行李箱走了出来。

    “雅姐,我现在下楼了,车到了么?今晚排的是飞西雅图的班,尽量早一点到机场吧。”

    女人的声音美妙异常,她穿着天空蓝的制服,脸上有着丝丝的焦急,但却更显可爱,出门的时候高跟鞋还被门槛绊了一下一下,自顾自的做了个调皮的鬼脸。

    韩青笑了。

    但是他沉默不语,当女人终于消失在转角之后,他从阴影中走出。

    站在楼道的玻璃上,他能看到她下楼之后拖着行李箱一路小跑的美丽身影,就像棉花糖一样,韩青的心,渐渐的融化了。

    “当年,你飞机失事,是我一生的遗憾。”

    “如今,我怎会让旧事重演?”

    韩青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他的脸上浮现出坚毅,这样的表情,在他的脸上从未出现过。

    “只有突破筑基期,我才有机会否则,以我现在的能力那样的事故我还是无能为力”

    深吸一口气,看着楼下的倩影上了机场大巴,韩青闭上了眼睛。

    “冉静有我在,你会永远绚烂于这世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