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本来韩青还想用二目光的,但是自己之前在索罟岛上对付月如霜的时候曾经用过二目光,那个时候他就感觉到了吃力,倒不是他的修为不行,而是神通和功法不同,功法需要灵气和精气的滋养,但是神通不需要,神通需要的是熟练,若是没有几次尝试,一门神通是很难彻底掌握的。

    而十三行中普通人太多了,而且就是这些弟子也都不是什么恶人,不像合欢派那般,整个门派的人都是肮脏之人,若是自己用了二目光没有掌握好杀伤的范围,那很可能伤及无辜,而就算是现在用一阳指,韩青也难以保证会不会误伤到普通人,毕竟自己现在是融合期,一阳指虽然比二目光熟悉一些,但力量还是有变化的。

    站在屋顶,韩青一指点了下来。

    屋顶之下,人心惶惶,这一指,如同如来佛祖在天际一点一般,这等璀璨的力量让他们再生不出丝毫抵抗的心。

    “这是神仙的手段啊”

    二长老哆哆嗦嗦,见到了敛光剑,他还指望丹阵能够拯救十三行,但是敛光剑之后,韩先生竟然还有后手,而且这一招看起来丝毫不在刚才敛光剑之下。

    “神仙,就是神仙,若不是神仙,怎么可能连续发动这么恐怖的攻击,一定是神仙下凡了。”

    三长老更是眼神灼灼。

    炼丹之人最是相信长生之道,自然也比寻常人更加相信神仙人物的存在,传闻中老神仙乃是修为到了一定境界的人的称呼,他们举手投足之间不受天地灵气的桎梏,随时都能发动恐怖的攻势,令人无暇招顾,而眼前的韩先生俨然就是这样的存在。

    “相传,只有天人之上的高手才能不断的引用力量,哪怕天地之力已经匮乏,他们依旧能够无中生有再战百合,这韩先生难道是天人之上的高手?”

    天人之上还有境界,这是修为高深的人都知道的事情,寻常修炼之人,眼中宗师就是不可战胜的人,但是宗师眼中,修炼方才是起点,宗师,天人,天人之上破碎一切!

    “我服了!”

    此时,屋顶之上一声喝声传来。

    只见十三行长身后丹阵消散直接跪在了地上,不断的叩首。

    只是,为时已晚,韩青的一阳指既然已经发出,就没有收手的机会,那指金光依旧朝着十三行长刺去,所到之处,一切荒芜。

    “我不该啊!”

    那老行长悲呼一声,双手在头上结成了一个法阵,只见远处一个丹炉凭空出现挡在了那道金光之前,金光登时间射进了丹炉之中,丹炉瞬间炸裂!

    金光也分散成了数道,从屋顶射向下方。

    砰砰砰!

    平地起雷,到处都是一片哀嚎声。

    “想不到还有丹炉,看来也是为了活命不顾一切了,这丹炉比灵寂洞的还要高级一些,就这样被毁了。”

    看到十三行长这样挡下了自己的一招,韩青微微诧异,但是十三行长的命虽然活了下来,但那在丹炉中四散炸开的一阳指却道道射向地面。

    登时间,一片死伤。

    “真人在上,请受我一拜!只求真人宽宏大量,饶我一命,饶我十三行一命!”

    十三行长猛地跪了下来,双手不断匍匐,爬着走到了韩青的面前。

    “真人!”

    二长老眼中一道精光,随即止不住的摇摇头:“怪不得,原来是真人出现,这等力量也只有真人才能办到了,是我等眼界太狭隘,得罪了真人啊。”

    噗通!

    二长老率先跪了下来,随即,身后十三行所有人都跪了下来,惊慌失措的磕着头臣服在屋顶之上男人的脚下。

    “真人?”

    听到这个称呼,韩青微微一笑,真人这样的称呼只有道家人才有,想来这些人真当自己是得道真人了。

    “哥”

    杨文欣抱着怀里满是血水的杨文锦心中悲痛,刚才一道道金光从天而降,伤及不少,而打中杨文锦的这道金光虽然如一个线般,但是依旧贯穿了他的小腹,一个普通人,怎么能受得了这样的穿透,登时间,杨文锦就处在了迷离之际。

    看着下面的一片狼藉,十三行长心中悲痛:“难道,这是上天的旨意吗?”

    “真人,我等错了,只求真人能够饶我等一命,让我们有机会为之前所做的一切赎罪!”

    行长这么大年纪的老人了,此时竟然哭着说。

    韩青淡淡道:“那些孩童可是被你们吸取了元气去炼丹?”

    行长身子一颤,韩青这话一出来,下方的十三行长老和弟子也是身子一抖,没想到韩青竟然知道他们的惊天秘密,这要是传出去,十三行的名声就彻底坏了。

    “不不不真人,那些孩子送过来我们都是好生培养,日后作为炼丹师的。”行长怯怯的说。

    “还不说实话?”

    韩青冷冷道,只见他的指尖,金光再次汇聚。

    “尔等知错了,尔等知错了,真人手下留情,没错孩童的身体元气不断,而元气又是炼丹的好东西,我们就用这些孩子的元气来炼丹”

    行长低着头胆怯的说。

    韩青冷哼一声:“元气乃是生人之本,孩童元气是比成年人多,但是那也是他们生长的需要,你抽干了孩童的元气,日后他们如何活命?”

    说着,韩青只见金光一闪。

    撕拉!

    只见十三行长的一直手臂就这样被他斩断,当即,十三行长一脸的痛苦。

    “今日我斩你一臂对你已经是特赦,日后这些孩子的元气,就算是倾尽你们十三行的丹药,也要补回来知道吗?若是不从,下次就不是一臂了,而是你整个十三行的性命。”

    “是是是!尔等谨遵真人法令!”

    行长这时候哪里还敢再说什么,真人在前,他的心中只有服从和敬仰。

    “既如此,那我们先救了这些无辜的性命吧。”

    韩青看向下方无数哀嚎说道,行长当即点头冲着下面吼道:“老二老三,去丹房中的丹药救人性命!”

    “谨遵真人法令!”

    几位长老立马弯腰退下去拿药。

    “哥”

    怀里哥哥的气息越来越微弱,杨文欣悲痛万分,她虽然骄横,但是对于自己这个哥哥,她却看的极重,哥哥是她心中的骄傲,哪怕他知道自己有无数毛病,家里人都不是很喜欢自己,但是哥哥依旧宠她,可是现在,这个一直让自己骄傲的哥哥却已经处在了弥留之际。

    这时,泪眼朦胧中的杨文欣看到了一双脚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真人,此人生机已经很弱了,就算是我拿出行中最好的丹药也不可能救他性命了。”十三行长站在韩青的身后无奈的说。

    若是寻常致命伤,对他来说完全不是问题,但是这人乃是被韩真人的金光所伤,却非他能改变的了。

    “原来韩兄如此了得文锦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了”

    弥留之际的杨文锦似乎还能看到韩青的身影,他嘴角露出一抹无奈的笑,俨然已经神魂抽离。

    “来世愿能再结交韩兄,一起痛快喝酒这辈子是没机会了,只求韩兄能帮家妹求得一枚丹药,救我爷爷性命”

    说着,杨文锦口中鲜血开始喷涌。

    “哥!”

    杨文欣撕心裂肺的痛哭出声。

    “真人,这真的没办法了。”

    看到眼前的景象,十三行长无奈至极,他虽然很想救这人,但是他真的没辙啊,自己已经是粤省最好的炼丹师了,自己都不行,更不用说在场的别人了。

    这时候,韩青突然拍了拍杨文欣的肩膀,杨文欣一愣泪眼凝视着韩青。

    “放心吧,他不会死的。”

    “行中药材都给我拿来。”

    韩青转过头对老行长说道。

    “真人是要?”

    老行长一愣。

    “炼丹。”韩青淡淡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