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韩青就这样站在潮头,风从他的身旁吹过,带起了他的衣角。

    这样一副画面,今日在马场的浙北大佬终生难忘。

    但是韩青却心如止水,在他的眼中,管虎从来不是自己的对手,他的对手,不是他们所能想,在远方,他拥有了一次重生的机会,他就定要再造一个三千世界。

    在他人眼中,管虎是从天而降的神人,是一招败退丕格的不世高手,是佛门裘万山的弟子,身怀秘法难以阻挡。

    可是在韩青的眼中,他就如蝼蚁一般,走个路都能不小心踩死。

    生死幻灭,这是佛门的至高功法,曾经自己依靠着这门功法不知道灭了多少个宗门,引得佛门老祖都亲自过来学习,若非如此,三千世界的佛门怕是都要被自己威震了。

    生死幻灭一共四套招法,分为,灭,幻,死,生。

    当年这套功法自己刚刚创造出来的时候,不少人想要学习,但是都不得要领,以为进度是按照生,死,幻,灭,来修炼,殊不知,真正的精髓乃是倒着来。

    佛门功法本意那是大善世间,看透一切灭,一切幻,一切死,最终向死而生。

    若是巅峰时期的自己,依靠这套功法就算是仙人也是一拳轰杀,又岂是管虎这种人可以阻拦的?

    如今的自己尚且在筑基后期,依靠现在的灵气也只能将灭法施展,若是自己能够到达开光期,就是幻法都可以施展一些。

    本以为管虎能耐高一点,自己就能将灭法全部演练一边,但是无奈,到了灭形一步,他就撑不住了,若是裘万山在此,也许可以逼得自己使出整套灭法。

    这样一想,韩青倍觉无趣,那管虎一飞冲天依靠的是灵气的瞬间爆炸,而自己虚空一抓其实并不算多么高明的招法,只是将他的灵气强行吸来而已,没有了灵气,他就如同普通人一样。

    飞天?遁地还差不多。

    无人言语,夜色下上演了一幕真实的沉默羔羊。

    韩青的目光最后定格在了苏放和龚大师的身上,后者脸色惨败,全身都在打颤。

    “韩先生挑衅您的是管虎我们什么都没做”

    韩青面沉如冰,朝着苏放一步一个脚印走了过去:“你给我添麻烦了。”

    苏放这样的人,除非你将他置之死地,否则他的心就永远不会,韩青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他打扰,万一这小子哪天把自己推上了台前,被一些别的力量盯上,也是麻烦。

    说着,韩青已经逼近了苏放:“在杭城,我已经给了你一条性命,是你不识好歹还要兴风作浪。”

    “今天的一切,都是咎由自取。”说着,韩青目光一寒。

    看到这个眼神,苏放知道自己已经死到临头了,他终究不是等死的人,到了绝境哪里还管那么多,一挥手,身后三个保镖马上将韩青围拢了起来。

    唰!

    加上苏放自己,一共四把枪对准了韩青。

    咔嚓。

    上膛的声音。

    “就算是你再厉害难道还能不怕子弹韩青这是你逼我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苏放举着枪,眼中充满了怨恨。

    “你敢?”韩青从容一笑。

    他转头看向围着自己的三个保镖:“开枪吧。”

    全场提心吊胆,就是荣鹏天都急忙挥了挥手,他身后的保镖也赶忙举起了枪,对着苏放以及他的三个保镖。

    只要苏放他们敢乱来,荣鹏天就会第一时间让自己的人率先解决他们。

    只有孙老和三伯嘴角露出了嘲弄的笑。

    宗师面前抬枪,你若是大口径的枪也就算了,几把手枪,自讨苦吃。

    韩青刚轻轻抬手。

    砰砰砰砰!

    四声枪响!

    林中鸟飞窜,人心也大乱!

    苏放真的开枪了!四把枪,近距离,这可是现代武器,杀人不眨眼的枪啊。

    但当人们眯着眼睛望去的时候。

    忘记了呼吸。

    只见韩青周遭一阵银光闪现。

    咚咚咚咚。

    四颗子弹落在了他的脚下。

    韩青用脚轻轻踩了踩,化成了灰烬

    “枪都不行这是人还是神”有人哆哆嗦嗦的说,今天在场的所有人,三观尽毁。

    “从今往后,怕真就是神一样的存在了”

    三伯摇摇头:“宗师能百步要人命,又怎会惧怕近战,就算是手枪,想要突破宗师瞬间凝固的灵墙也是难上加难,这个苏放只有死路一条了。”

    话音刚落。

    韩青闭上了眼睛,手指轻弹,三名保镖额头一个血孔,直直的倒了下去。

    而当他睁开眼睛看向苏放的时候,后者眼皮一翻,身子一阵剧烈的颤抖,口吐白沫不省人事。

    “吓死了”

    “堂堂宁市大佬!竟被吓死了!”

    韩青低头不屑的撇撇嘴,看向了跪在一旁的龚大师。

    “宗师饶命啊!”他的头像是捣蒜一样,他跟苏放不同,苏放到最后都不知道韩青到底有多恐怖,还以为凭借枪可以杀了韩青,但是龚大师也是修炼之人,自然明白宗师何惧枪。

    韩青懒得理会这个龚大师,而是转眼看向全场,沉默不语。

    终于,游狂坐不住了,他第一个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朝着韩青深深一鞠躬:“游某今日在此拜谢韩先生挽救浙北于水火之中,从今往后,浙北上下无不从命韩先生。”

    游狂这么表态了,所有大佬才纷纷反应过来,当即也是站起来行了大礼。

    一个连枪都不怕的人,还有什么能够制住他?这种力量让他们感到绝望。

    “韩先生当受此拜!”

    “韩先生!”

    众位大佬你追我赶,仿佛晚了一点就是对韩先生的不尊一般。

    现场的人看着眼前的一幕,心潮汹涌,他们亲眼见证了一个少年英雄于草莽之中崛起,假以时日,他就要挟浙北之威,搅动整个华夏风云!

    “少年英雄,韩先生啊!”

    人们喟然长叹,从今往后,想动浙北?

    且先问过韩先生!

    “我们真的不走么?”简钱丰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女友刘佳。

    原本,他和马哥是准备溜之大吉的,得罪了这样的人物以后绝对是没有好果子吃的,虽然他们并没有做什么,但是之前的言谈举止之间都已经显露了对韩青的不敬。

    那可是让大佬们纷纷臣服的浙北新王啊。

    再见面,真是如隔三秋了,可是,分明才过去了半小时而已,原本他们不屑一顾的人,就成了他们仰望都望不到的存在。

    “不能走,有什么事情都要当面说清楚,之前是你们做的不对,那就道歉,我相信韩青是个有度量的人。”刘佳一脸严肃的说。

    对这样一个人物不敬还想着蒙混过去,才是最危险的。

    虽然刘佳内心也震撼的无以复加,但是有些时候,女人比男人更能保持理智。

    只有小善一直没有说话,沉默的看着从场中朝外走来的韩先生以及他身后跟着的众位大佬。

    当韩青越来越近,简钱丰觉得自己都要尿失禁了。

    “韩青。”

    刘佳犹豫了一下,还是叫住了擦肩而过的韩青,后者停下了脚步看向了刘佳:“你们还没走?”

    刘佳沉默的点点头:“我是来道”

    话还没说完,韩青摆摆手,然后脸上露出了笑容,只是这笑容不是给他们的,而是越过他们,看向了小善。

    “小善,感谢你的相信。”他轻声说,然后将小善叫到跟前:“记住,永远不要怀疑自己。”

    当所有人都对他报以不信任的时候,只有这个小丫头盲目的相信了自己,在韩青的心中,这样的感情才值得一提。

    小善乖巧的点点头,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然后就被韩青带着离开了。

    当大部队浩浩荡荡的消失之后,简钱丰和马哥才敢抬头,汗如雨下的脸庞满是侥幸。

    从始至终,韩青都没有瞧过他们一眼,但是他们却感到庆幸,心中长松了一口气。

    只是看着他们的样子,刘佳无奈的摇摇头,眼神再度投向远方。

    “这才是真正的男人”

    眼前的这两个,算什么东西呢?

    长杏镇最大的一个农家乐。

    这个农家乐是游狂开的,为的就是自己有事过来这边解决的时候能有个落脚的地方,他不喜欢太过张扬的地方,反倒是这种农家小院很对他的胃口。

    此时,院子里摆了几张大桌子,每张都坐满了人,浙北几乎所有地区的大佬齐聚一堂。

    最前面的一张桌子,韩青落座主位。

    身旁是游狂和孙老等人。

    把玩着手上的一个灰色石头,韩青看向一旁站着的龚大师:“黄毛尖?”

    龚大师连连点头:“小的绝对不敢欺瞒先生,这陨石就是在黄毛尖发现的。”

    “当时我也是游历到了黄毛尖,听说黄毛尖山上经常会有异象,所以准备一探究竟,结果半路就遇到了这个陨石,虽然小的道行卑微,但是灵气还是能够感受到的,这陨石当时虽离我很远,但是我依旧被它吸引。”

    韩青点点头,目光深深的凝视着这块石头。

    正如龚大师所说,这块石头确实是陨石,虽然体积很但名副其实。

    “再过几天应该就是那场流星雨了”

    韩青心中思索,想起了前世那一场璀璨的流星雨,很多事情的印象已经不深,但是这场流星雨韩青却记得清清楚楚。

    “黄毛尖山上定然有蹊跷,一般陨石很少会降落在地球,而且还是这么小的,更是稀少。”

    轻抿一口乌龙,韩青低声道:

    “也好,不如就去那黄毛尖顶重逢这一场流星雨吧!”

    “借它光辉,突破筑基!”

    吟完,韩青神思缥缈,众人皆觉更看不透这位韩先生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