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魔都,机场。

    一位老人和一个小丫头正在看着时间等待着办理登机手续。

    机场内人来人往,无不显示着这个华夏最顶级的城市每天是多么的忙碌,每一分每一秒,有人离开这里,有人来到这里,成千上万的人在这人潮中涌动,每个人都是这里的过客,就算是明星,也只能淹没在人潮中。

    此时,小丫头正把玩着手上的一个小玉石,这小玉石看起来朴实无华,虽然玉字在前,但是不如说是一颗刚刚破了一个角看到里面一丝玉的石头更合适。

    在华夏两广地带,有一种专门靠玉发家致富的行业,赌石。

    一块块平实无华的石头放在桌子上,说不准哪个石头里面就包裹着一块璞玉,而一个石头看对了眼,或者说是看起来最有可能有玉,那么这块石头的价格也会水涨船高,甚至,一块石头上万,上十万都是可能,若是里面真有玉,那就是生赚,若是没有,那就是血亏,所以,有无数走投无路的人怀揣着自己最后一点家底来这里赌一个明天,赢了,明天醒来还有生活,输了,天台见。

    而若是此时真的有懂石的人看到这小姑娘手上的这块石头,必然会心惊不已。

    虽然只有掌心大笑,但是那露出的一抹碧绿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里面还有多少光彩,这样的石头,有价无市啊。

    “乖孙女,这就对了,以后这石头经常带着点,你体质阴寒,这玉石也是阴气极盛之物,对于来说就是最好的养身法宝,而且这玉石可不常见,是你六叔在疆区带回来的,淘了很久呢,你可得珍惜啊。”

    老人恋爱的看着小孙女,脸上满是欣慰。

    这石头乃是他们家最贵重的东西了,而且对于他们来说,眼前这个小丫头就是家族复兴的希望,这个时候,老六从疆区带来了这么个宝贝,真是天助家族啊。

    “知道了爷爷,我会一直带着的,爷爷,当初我们家族怎么就衰落了,爷爷的伤到底怎么回事?”

    活泼可爱的小孙女好奇的问道。

    说到这里,爷爷的脸上闪过一抹暗淡:“被一位高人所伤。”

    “高人,比爷爷还高吗?”

    小孙女扬着小脑瓜。

    爷爷苦笑了一声:“比爷爷高多了。”

    “可是我听爸爸说,爷爷是宗师境界的高手,整个魔都除了穆家之外,还有几家能有宗师高手呢?而且那穆家叔叔好像也是这两年才到宗师境界的,谁能伤着爷爷呢?”

    孙女嘟着小嘴说,在她的心中爷爷几乎就是战无不胜的人,从她出生以来,多少人前来拜访爷爷,也有不少不服的人,但都被爷爷轻描淡写的打败了,若是比爷爷还强,那该是怎样的存在呀。

    “孙女,宗师并不是修炼的重点,相反,对于真正的高人来说,宗师才是修炼的起点,在他们的眼中,只有到了宗师境界,才够他们看一眼,但是对于他们来说,一个宗师,也是随手可以打败的,这样的存在,才是修炼至高的存在啊。”

    爷爷喟然长叹。

    身前,人来人往,并没有人注视到这爷孙两人。

    “从奥斯陆来的飞机b6845已经在一号停机坪降落,请接机人员做好准备。”

    机场大厅传来了通报声。

    “爷爷,这一次去海岛真的可以让爷爷恢复吗?”

    小孙女可怜巴巴的问道。

    “难了,当初那位高人对我已经是手下留情,留了爷爷一点根基和性命,但是想要恢复已经不可能了,这一次主要还是带着乖孙女过去旅旅游,爷爷年纪大了,能多带带你爷爷想多带带你,能不能有点机缘,就看造化了。”

    老爷爷笑了笑,浑不在意,到了他这个年纪,生死早已经看开,修为什么的,都是下一代的事情了。

    小孙女点点头过了许久又笑了出来:“爷爷,等我以后长大了,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听到这句话,老人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只是这笑容,在眼前穿越的人海中那两道身影出现之后,僵硬在了他苍老的容颜上。

    只见从国外出口出来的乘客中,一个身穿白色中山装的老头大步流星的朝着外面走去,而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身穿黑色中山装的年轻男子,两人一前一后,如同人群中的一抹孤风飘然远去。

    只是中山装老人走到机场大门的时候突然回过头来,似乎冲着这爷孙两人瞄了一眼,但是随即转身离去,再不见踪影。

    “爷爷?”

    “爷爷你怎么了?”

    看到刚才还笑呵呵的爷爷突然僵住不说话,小孙女有些不解,用小手抓了抓爷爷的长袖。

    爷爷终于醒了过来,随即,他不断地摇头,甚至还抹了抹浑浊的眼睛不断的低声呢喃:“他怎么回来了他怎么回来了”

    “爷爷?怎么了?”

    看到爷爷这个样子,小孙女更加不解了。

    只是爷爷依旧不断的呢喃,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惊讶了起来。

    “他真的回来了他真的回来了”

    “裘万山!”

    而与此同时,港城的一辆越野车上,韩青坐在后面的位置,车窗的外的景色渐渐划过,韩青闭着眼睛一片坦然。

    而开车的万宝禄则战战兢兢,时不时的透过后视镜看着坐在后排的男人。

    “韩先生,我还是要再次警告你,虽然你确实有些实力,但是在我们十三行面前,还是客气一点好,昨天我和行长直接通话了,行长说了,只要你开悟,我们依旧愿意支持你。”车内的沉闷被万宝禄的话打破了。

    只是坐在后面的韩青依旧不言不语。

    “哼,我言尽至此,若是你还异想天开想要我十三行收藏的话,那到时候可别说我没提醒你。”

    说完这句话,万宝禄也不再理会韩青,该说的他都说了,这个韩青若是还冥顽不灵,那就只能死在总行的山林之中了。

    车子穿行,沉默良久,韩青终于开口了。

    “若是本尊不开心,毁你十三行有何难?”

    万宝禄身子一颤,手上的手机赶紧发了一条短信,他知道,坐在后排的这个男人,已经打定了主意不会和十三行善终了。

    “已在路上,通知行长事情崩了。”

    这是短信内容。

    而韩青自然也看到了悄悄发短信的万宝禄,只是他全不在意。

    我已经来了,随你们准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