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进入到融合期之后韩青才发现,自己需要大量的丹药,准确来说,是需要锻炼自己的炼丹能力了,虽然自己重生回来依旧掌握着前一世的各种炼丹丹药的法门,但是如果没有实际操作,炼丹能力还是会生疏,前一世,自己的炼丹能力甚至比锻造能力还要低,这也是为何自己到最后依旧会陨落的间接元素之一。

    炼丹师从九品到一品,期间的难度甚至比自己修真境界的提升还要困难,虽然自己现在也能炼制二品丹药,但是那都是依靠前世的积累才来的,如果自己此时不是在地球而是在三千世界的修真文明星球上,那自己这点实力绝对没人瞧得上,且不说融合期的修为算不得什么,自己的炼丹术更是依靠着炼丹书才到了这个地步,和炼丹宗门比起来,相距甚远。

    以丹养修,这是正路之一,但是这条路自己还没有开辟。

    在地球上,想要增加自己的修为,那炼丹能力就必须跟上,而且相比起锻造能力的即战力,炼丹能力才是自己能否突破地球桎梏的根本。

    这十三行居然能有丹阵,那么他们的底蕴就绝对不在灵寂洞之下,而自己现在融合期的修为,若是还这样烦于俗世,那想要晋升下一境界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去了,此时,十三行的出现,对于自己反倒是个好事。

    万宝禄迅速的下去准备了,并且定好明天启程十三行的行程,走之前,每个人都看到了万宝禄眼中的幸灾乐祸,似乎笃定了韩青这一趟有去无回。

    “韩先生,三思啊,这十三行的实力虽然不见的比衔月楼强多少,但是怕就怕在他们那个丹阵,那加持太空了,而十三行的行长本身又是不亚于月如霜的高手先生刚刚稳固住港城,不宜生变啊。”

    看到万宝禄的神情,刘一夫担忧无比,港城好不容易迎来了一个明主,每个人都不想就这样失去。

    “那丹阵确实有些门道,我以往在三十三宫的时候就听说过粤省十三行,这个宗门很是怪异,他们的弟子说是弟子,但不如说是商人,弟子的修为普遍不高,只是几个长老和会长修为高深而已,甚至,保护他们宗门的都是一些现代力量,似乎他们不是很注重修炼这一块,反倒是入世很深,每个弟子都在外面销售着十三行的低级丹药,但是这些丹药到了市场上却能卖出高价,当然,这些丹药我们修炼之人是瞧不上的,因此,他们迅速聚拢了大批财富,据说财产惊人,依靠着这些钱,那会长满华夏的搜集各种天灵地宝,不得不说,他真的有商人的脑子”

    柳眉走上来说道。

    “很多宗门现在都是隐世的状态,但是他们却另辟蹊径,主动和社会接壤,这确实是个好办法,动用社会上富人的力量,他们聚拢药材的速度和规模比灵寂洞更大,有这些基础,他们能够炼制出更多上好的丹药,随之而来的,就是新一波的增长,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现在的十三行在炼丹这一块,已经很恐怖了。”

    柳眉虽然不是粤省人,但是显然作为长江下游的霸主,她对珠三角的大宗门也是了解的不少。

    “而且那丹阵据说连萧长空见了都甚为叹服,直言有此丹阵,灵寂洞永远没有超越十三行的可能。”

    说完,柳眉看向韩青:“要不,再考虑一下?”

    夏溪也是这个态度:“韩青,这段时间你连番征战,要不然先休息一下吧。”

    只是韩青却摆摆手:“我意已决,修炼之路,没有休息这一说,最好的休息就是提升,这十三行现在自己送上门来,我刚好去会会。”

    说完,韩青笑了笑然后看向柳眉:“现在你就启程回黄山吧,安排一下人手进驻港城辅佐唐夫人,方便的话让白宗也来些人锻炼一下,浙省的实力和港城比起来相差太多了,出来见见世面对他们而言是好事情。”

    柳眉点点头:“那我这就回去,你去十三行真的没有问题吗?不用我陪着吗?”

    韩青笑了笑摇摇头。

    柳眉沉默了一下,康源亭内,她脸上的不舍越发浓厚,然后在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她猛地走到韩青身旁,措手不及的将玉手伸向韩青的腰间,紧紧的抱住。

    “那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情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忙完了这边的事情就赶紧回来吧,浙省,江南,才是你的家。”

    说完,柳眉松开了韩青,脸上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小手一挥直接离开了康源亭,潇洒之际。

    只是那动情一拥却让人知道这看起来无比高傲的女人,内心是多么依恋这个男人。

    跟夏溪和刘一夫交代好港城的事情之后,韩青就回到了家中,自从新专和演唱会之后,林清歌的事情越来越多了,作为华夏最顶级的明星,她几乎没有空闲的档期,回到家里的时候,韩青就看到了饭桌上的热粥和一章纸条。

    “我去一趟欧洲,半个月后回来想你。”

    这是纸条上的内容,看的韩青心中一暖。

    回到自己房内,韩青迅速的进入了入定的状态,体会自己融合期修为的点点滴滴,看看自己距离接下来的突破还差什么。

    而就在韩青入定之后,在一片安详的背景之下,华夏修炼界的风波却来到了近些年的最强。

    不为别的,只因为一个消息传了出来。

    裘万山要重回华夏了。

    裘万山,这个十年前震撼了华夏的存在,拳打脚踢华夏无数宗门,令不少宗师高手颜面无存,而他这一路究竟战胜了多少高手,有没有宗师之上的高手,都是一个谜,修为低的人只知道裘万山是大宗师,而且是宗师之中最强的存在之一,而在更深修为的人看来,裘万山早就不是宗师境界了,因为人们的浅薄,以为宗师就是最强之人,实际上,宗师之上,才是真的修炼圣地。

    “裘万山要回来了,你知道吗?”

    “当然知道,而且据说这一次,他有两个目的,一个是再战江城风,一个是要为他佛门报仇。”

    “就是那个韩青吧?”

    “没错。”

    “啧啧,得罪了裘万山,只有死路一条了。”

    此时,无数华夏修炼之人聚集的地方,都在说着同样的话。

    裘万山归,华夏山河冷风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