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刘一夫的解释下,韩青渐渐了解了这个十三行。

    十三行在名气并不算特别大,就实力来说,也未必比衔月楼强,但饶是如此,他却成为了华夏修炼鼎盛地之一粤省的龙头所在,原因就是因为十三行的丹阵。

    “想不到如今的地球上竟然还有丹阵。”

    听到这个消息,就连韩青都微微诧异。

    丹阵,和丹炉的效果有些相似,最主要的功能就是炼丹,但是和丹炉不同的是,丹阵不仅仅能够炼丹,还能作为阵法来使用,尤其是在战斗的时候,根据不同的丹阵效果,有些丹阵拥有强悍的进攻能力,有些丹阵则善于防守,还有一些丹阵攻守俱佳,乃是修炼之人的大加持。

    想要布出一个丹阵并不容易,但是那也要看什么人,之前韩青在朗君的时候就曾经在自己的卧室里面炼丹,那时候,他就会临时用符文创造出一个小的丹阵,某种含义上来说,有些丹阵的意思,只是和真正的丹阵比起来,相差甚远,一个强悍的丹阵能够给丹阵之主带来莫大的裨益,甚至能够让他获得跨越境界的能力,实在是令人心动,这也是炼丹师在三千世界地位比锻造师要高上一筹的原因之一。

    而以韩青如今的实力来说,想要布出一个丹阵也并不容易,丹阵需要的材料实在是太多了,不仅仅只是看个人的修为,还需要很多的天灵地宝,这些并不容易得到,而且就算是都有了,想要布出一个不错的丹阵来,也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这十三行的丹阵从何而来?”韩青好奇的问道。

    刘一夫不假思索的说:“先生,这十三行的丹阵,我们珠三角的人都听说过,十三行行长恩,这个称呼有些怪异,但是大家也都这么叫他,传闻,这丹阵并不是他创造的,而是当年一位高人路过十三行本宗所在的时候,在此布下的一个丹阵,那位高人修为神鬼莫测,当时也是突然起意才在那里布了一个丹阵,直接开始炼丹,后来他离开之后,十三行第一任行长发现了那个地方,那行长修为也很高深,将那丹阵又改造了十几年,才最终为十三行所用,时至今日,依靠那丹阵,十三行炼丹修为两不误,乃是粤省最至高的存在,也许,月如霜的实力并不在那十三行行长之下,但那行长炼丹能力极强,再加上丹阵加持,就算是月如霜,也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受到十三行恩惠的粤省宗门实在太多了,就连西南边境都有不少宗门会派人年年去十三行讨要丹药威名很盛。”

    刘一夫详细的解释着,但是在说这些的时候,他的脸色却没有应该有的敬仰,按理说,这样的宗门应该是大家都推崇的存在,能够得到丹药,实力又强,应该很讨喜才是,怎么这刘一夫看起来并不是很喜欢这十三行呢?

    “应该没有这么简单吧?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想要丹药,应该也有条件吧。”韩青试探问道。

    果然,刘一夫脸色凝重的点点头:“先生说的没错,十三行炼制的丹药十分顶级,但是想要得到也并非易事,有些大的宗门,十三行为了维护双方的关系会送一些丹药过去,比如之前的衔月楼和合欢派,十三行每年都会给他们送去一些品相不错的丹药,维持着他们的关系,而相应的,衔月楼和合欢派虽然势不两立,但是面对十三行都是恭恭敬敬,毕竟有所求有所需,大家都愿意,但是像我们这样的小宗门,若是遇到什么事了想要一些丹药,代价是很大的”

    刘一夫的脸上现出了几分为难。

    “前些年,我门中一位爱徒在山间修炼的时候,误食了二两草,那孩子修炼天赋是我门中最好的了,我对他很是器重,天知道他竟然吃了二两草,那二两草可是致命的毒药,尤其是对先天以下的修炼之人,威力更是巨大,短短两天,那孩子就濒临死亡了,无奈之下,我只能去十三行求助”

    说这些的时候,还能看到刘一夫眼中的心痛。

    “本来想着十三行毕竟是炼丹宗门,炼丹之人多是善念为先的人,真是没想到,他们居然提出了要用一个幼童来换取一颗丹药的条件”

    “什么?”

    夏溪脸上闪过一抹惊讶:“这十三行我也听说过,当年他们也给我们唐家送过丹药,只是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条件?”

    坐在椅子上的柳眉脸上挂着微笑,她微微摇头:“这世间,哪里有多少善念,越是修炼之人,越是不择手段。”

    刘一夫用力点点头:“柳宫主说的没错,人心难测啊,越是修炼之人,越是不择手段。”

    “幼童”

    听到这个消息,韩青的脸上闪过一抹动容,这十三行怎么会有这样的条件,别的不说,他们要一个幼童是为了做什么?难道是为了培养更多弟子么?但是这些童子能有多少天赋呢?值得这样做吗?

    “唉,当时我是没有办法了,甚至真的想过要不要想办法找个孩子但是这个消息后面被我那爱徒听到了,第二天,他就自尽在了房中,为的就是让我不要走上这条不归路可怜了我那爱徒的性命啊”

    “那可有人真的送童子?”

    韩青看着刘一夫问道。

    刘一夫心寒的点点头:“先生有所不知,这十三行丹药确实了得,不仅仅是修炼之人,很多社会上的达官贵人只要是珠三角这一带的,身体上有点什么问题了,或者有点什么需求了,都会找十三行要丹药,要么拿钱,要么一个童子,就是这么简单,虽然都是见不得人的事情,但是对于一些人来说,钱算什么?甚至一个童子,去农村随便找个人家买来了就是了,这样的情况比比皆是层出不穷啊,有些没钱的人,为了能要到丹药救命或者用来提升修为,堂堂修炼之人也做起了人贩子的事情”

    一阵冷风吹来,修炼界的肮脏就这么坦率的暴露在了韩青的耳中。

    而就在康源亭内一片冰冷的时候,外面突然匆匆忙忙的跑进来了一个人,韩青能够认出来,此人就是之前和刘一夫一样一起追随夏溪的四人中的一个。

    “先生,柳宫主,唐夫人,刘老。”

    这人看了四人一眼恭敬的说,但是脸上的焦急却越发难以遮掩。

    “怎么了?”

    夏溪问道。

    “禀夫人,十三行的人听说今天我们港城宗门大聚会,派人前来给夫人和韩先生送丹药来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