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坐。”

    韩青走动了跪在自己最面前的这位老人身前,淡淡道。

    “先生?”

    老人抬起头有些紧张,不敢直视韩青的双眼。

    韩青冲着他轻轻一笑:“不用行此大礼,起来坐。”

    说着,他直接将老人搀扶了起来,老人身子颤抖,但是当韩青将他按在了上首的三个位置之一的时候,他更是惊慌失措的站了起来。

    “先生,这位置老夫可不敢坐啊!”

    “我让你坐,你就坐。”

    韩青平平道。

    说完,也不管老人再说什么,韩青直接将他按在椅子上,然后转头看向夏溪:“唐夫人,请。”

    夏溪点点头,现在的韩青在他眼中就是不可动摇的唐家恩人,只要是他说的话,她愿意做出一切,哪怕他现在说他要做唐家之主,夏溪也愿意立刻恭迎他进入唐家。

    没有他,就没有一切,有了他,就有一切。

    夏溪微笑着坐在了三把椅子中间的位置。

    而韩青依旧没有坐下来,而是看向远处,只见在他的微笑之下,一个风情万千的女人穿着青色长衫走了进来。

    当这个女人出现的时候,港城有些见过世面的人也即刻认了出来。

    “这是三十三宫的宫主?”

    “没错正是柳宫主,当年我在内地巡游的时候曾经拜访过三十三宫,与柳宫主有过一面之缘”

    柳眉在众人的巡视下走进了亭中,她气质修为都是顶级,这一进来,气场庞大,就是夏溪也瞬间被压了下去,她看了一眼站着的众人,也不说话,直接坐在了上首的最后一个位置上,修长左腿自然的搭在了右腿之上,动作优雅带有几分霸气。

    剩余之前追随韩青的三人也被他安排到了第一排坐着,这三人虽然也是门主,但是在港城这么多宗门中并不算突出的,三个人都是先天修为,而这七十多人中,甚至还有宗师高手,只是此时,显然风水已经轮流转。

    “先生”有人轻声说,然后这个时候大家才看到,那个衔月楼的三郎此时还站在亭子边缘,他的脸上阴晴不定,十分惶恐。

    显然,大家不知道该如何处置他。

    “我来吧。”

    柳眉淡淡一笑,右手在空中一划,只见一道白光直直的朝着三郎刺去,瞬间穿透了他的胸膛。

    从始至终,三郎甚至没有反抗的机会。

    宗师前期对于柳眉这样的天人高手来说,随手斩杀。

    而柳眉如此淡然就斩杀了一个宗师高手,对在座所有人却是一个巨大的震撼,之前见到了韩青雷厉风行的手段,现在这三十三宫的宫主一出手,气场毫不在韩青之下,平淡之中就斩杀了这衔月楼最后一人,虽是女子,但给人的震恐不在韩青之下。

    “从今往后,唐家乃是港城之主,可有人反对?”

    看着所有人,韩青淡淡的说。

    众人寒蝉若金。

    “三十三宫柳宫主将会将三十三宫三位长老请来辅佐唐夫人,到时候,若是有人敢不服,后果就不用我说了吧。”

    韩青巡视了所有人一眼。

    三郎和二长老的尸体还未冰冷,这种余威之下,还有谁敢说话。

    “还未请教?”

    韩青转头看向那位老者。

    老人赶忙站起来拱手道:“老夫港城水潭宗宗主,刘一夫。”

    韩青点点头:“从今日起,刘老也会是辅佐唐家之人,还有你们三位。”

    韩青看着剩余的三人:“从今往后,唐家之下,以你们四人为尊。”

    “可有人不服?”

    交代完之后,韩青看向所有人道。

    坐在他身后的柳眉眯着眼睛划过所有人,被她这双媚眼注视,不少人都是打了冷战,纷纷宣誓效忠唐家。

    这七十多人韩青只是随意看了一眼就挥挥手,众人知道他不想再多说,纷纷告辞,如今,他们每个人心中都盘算着回去之后好好做一下之后的打算。

    如今的港城,乃是唐家的港城,而这唐家,比起以往的衔月楼来,似乎也不弱分毫,虽然唐家之前经历了灭门之殇,但是如今三十三宫派人前来辅佐,再加上唐家之前逃亡西北的子弟归来,唐家俨然已经是港城翘楚了,而更加重要的是,现在的唐家背后,站着韩青。

    这个能够转瞬斩杀血月会二长老的存在,当然,还有那媚眼如刀的三十三宫宫主

    “从今往后,港城以唐家为尊了。”

    这是多少人心中的想法,到了现在,这七十多门主心中后悔无比,当初唐家说开大会的时候,他们已经做好了投靠唐家的准备,毕竟当时韩青战胜了月如霜,是港城一时无两的人物,偏偏横空出来了一个二长老,弄得他们不知道作何选择,最后走错了关键的一步,现在,再看看之前那四人,什么叫做乌鸦飞上枝头变凤凰,他们算是切身体会了。

    “可恨苍天戏弄人啊!”

    等众人走后,康源亭内只剩下韩青柳眉和夏溪,还有之前的刘一夫也留了下来,毕竟夏溪之前只是唐家夫人,没有管过唐家的事,对于港城修炼界并不十分熟悉,而柳眉和韩青虽然实力强悍,但也不是港城之人,只有这刘一夫,虽然修为不高,但是作为港城修炼界的老人,知道的自然更多一些。

    “先生,既然你问了起来,那还真有一件事情需要注意。”

    刘一夫抚摸了一下胡须尊崇的说道。

    “哦?何事。”韩青没想到自己随口一问,港城如今是否还有需要威压的力量,本想着衔月楼和合欢派已经荡然无存,甚至血月会的二长老也被自己斩杀,应该是没有敌手了才对,竟没想到,这刘一夫还真有担忧。

    “不知道先生知道粤省十三行吗?”

    “粤省十三行?”

    韩青没说话,倒是一直坐着的柳眉轻声疑惑。

    “看来柳宫主知道这十三行,先生,我要说的就是这十三行,如今港城虽然没有内患,但是外在的威胁还是有的,血月会就是最大的麻烦,他们二长老死在此处,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而眼前对港城最可能产生威胁的,却未必是他们,而是十三行。”

    刘一夫脸色深沉的说。

    柳眉皱了下秀眉:“这粤省十三行不是一直贩卖药材和丹药吗?和港城修炼界有什么关系?”

    听到柳眉的话,刘一夫苦笑了一下:“柳宫主有所不知这十三行的手段可厉害着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