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怎么可能。”二长老身子颤抖,脸上惊憾一场,活了这么长时间,他从来没有如此失态过。

    不仅仅是他,所有人此时都一脸哑然的看着那个在黑火散尽之后,依旧完好无损的男人。

    夏溪的脸上闪着欣喜的光,果然,这个男人,从来不会让自己失望。

    而跟随韩青和夏溪的四人更是激动的不行,为首的老人更是颤颤巍巍的想要跪下行大礼,被后面的人拦住这才罢休。

    没办法,韩青这一下实在是太震撼人了。

    虽然黑火并不像其他天人高手之间交手那么的惊天动地,但是黑火中所蕴含的恐怖力量,却让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种从心里溢出的恐惧。

    可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个男人竟然毫发无伤?

    只见韩青在黑火消散中显现出身形来,他的周身没有任何实质化的灵气护体,可以说,刚才在黑火燃烧的时候,他是完全不设防的,黑火蔓延到了他的体内,也确实在燃烧了,可是这韩青似乎不,是完全毫发无伤啊!

    “黑火,燃烧体内灵气,有些意思。”韩青淡淡道。

    有些意思?

    有些意思你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现在二长老几乎完全不能理解韩青为何还能活着,自己的黑色幽火在自己的修炼生涯中还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对手,除非修为远比自己高的人,比如会长,在会长面前,自己是没有机会使用黑色幽火的,而且就算是使用了,会长也能够凭借精深的灵气亦或是靠着巫法特有的手段来化解。

    可是这韩青,他是怎么做到的?

    “看来这老头还不知道我的身份。”

    看到眼前二长老好像见了鬼一样惊讶,韩青心头猜出他大概还不知道自己修真人的身份,想来是月如霜死之前的传讯没来及将自己修真之人的身份暴露出去,也是,当时他只有这么短的时间,应该只能通知他的死讯罢了。

    黑色幽火确实有些门道,以天地灵气为引子,其实要说对付也不难,就算是自己刚才没有用精气来化解,但是凭借自己纯粹的**来生扛,这黑色幽火之所以能燃尽人体内的灵气,靠的就是在和对手交锋的时候,不论是势均力敌还是对方比自己强一点,总是要用灵气的,只要他用,黑色幽火就可以瞬间以天地灵气为引子,进入对手的体内,到时候,若是对手修为没有高出一大截,也难逃这黑色幽火的蔓延,最终化为灰烬。

    不过,这黑色幽火在自己面前,几乎可以说是形同虚设。

    修真之人跟地球修炼之人的不同实在太多了,这黑色幽火可以借助灵气的波动进而进入修炼之人的体内,但是对于韩青来说,这一招,毫无意义。

    面对二长老这样的修为,自己可以用数种方法来灭杀他,而且在完全不依靠灵气的情况下。

    精气,神通,乃至一些三千世界的功法,融合期的修为,就算是自己不动用任何修真手段,仅仅是依靠自己融合期的肉身,也能轰死这二长老。

    “还有其他招数么?”

    看着眼前的二长老,韩青淡然道,别说是肉身受损了,韩青就连身上的361运动衣都毫发无伤。

    “小子,这绝对不可能,你不过是区区天人中期的修为,怎么可能扛得住我这黑色幽火?”二长老哆哆嗦嗦的说。

    黑色幽火已经是二长老的杀招了,他之所以用这一招,就是想在港城各大宗门门主面前立威,一击将韩青斩杀,让所有人直接惧怕。

    但是现在,一击不成,自己也已经没有后招了。

    “对付你这黑色幽火有什么难处?我肉身生扛都不是问题。”

    韩青不屑道。

    “他怎么做到的,刚才两人交锋的时候我没有感受到丝毫的灵气波动,虽然两人都是天人之境的高手,可是这战斗也太安静了吧”

    “看二长老这样子,似乎没招了?”

    “这韩青到底怎么做到的,难道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功法么?”

    有人这么一说,顿时大家开了窍。

    “没错,这韩青背后一定有了不得的宗门功法,他绝不可能是一个人,只有特殊的功法才能在实力相差无几的情况下毫发无伤”

    “那这小子到底什么来路,这么强悍的功法,他若是开宗立派,恐怕不在衔月楼之下啊”

    “也有可能确实如他所说,他是肉身生扛”

    “肉身生扛?”

    有人疑惑,这种猜测说出来容易,但是想要实现谈何轻松。

    肉身强悍到一定程度确实可以万法不侵,但是那需要很强的修为,除非是武道双修才能达到,而且,至少武道还要比道法强悍一个境界,听说这韩青乃是天人高手,难不成,他还是一位道法大师?

    “有招出招,无招受死。”

    韩青也看得出来这二长老的黑色幽火就已经是他的最强手段了,既然他没有了后手,自己也没有必要和他浪费时间了。

    “小子!你想做什么?”

    看到韩青的眼神,二长老心中一颤。

    “你刚才想对我做什么,我就对你做什么,很公平啊。”韩青摊摊手朝前走了一步。

    “你难不成还想杀我?”二长老嘴唇哆嗦着说,随着韩青的前进,他一步步的退后

    “为何不能?”

    “你可知道我背后乃是血月会?”

    “每个我要杀的人临死前都要这样说一句。”韩青无所谓的说。

    二长老吞了吞口水:“呵呵,他们是他们,可是血月会是什么样的存在,不是你能理解的,那是华夏一顶一的宗门,西南霸主,就算是重要武道通玄的大师都要礼让三分的存在,小子,你是有点能耐,初生牛犊不怕虎,但是作为过来人,我还是要跟你说一句,老老实实松手滚出港城,也许我开心还能让我会饶你一名,若是你还不知道收手,那下场就只能是”

    二长老还在喋喋不休。

    韩青猛然启动,他的身影从原地消失,当他再一次出现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二长老的面前,一只手抓在了二长老的脖子上。

    “你们那血月会,也不是什么干净东西,本尊若是想,踏灭你血月会也不是什么难事。”

    “至于你”

    韩青看着二长老冷冷一笑。

    “杀一个,是一个。”

    说着,在二长老剧烈挣扎之下,韩青手上发力。

    咔嚓。

    苍老的身体没有了生息。

    威名震西南的血月会二长老,就这样死了。

    康源亭内,人人静若寒蝉,只有之前追随韩青的四人脸上露出了浓浓的神往,在为首老人的带领下,四人直接单膝跪地。

    “韩先生功参造化,我等心服口服!”

    砰砰砰砰!

    四支膝盖就这样砸在地上,声声如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