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传闻西南巫法可以渗透灵气,实力相近的情况下可以出奇制胜,这韩青实力也不算弱,但是二长老可是比月如霜还要强,再加上血月会的巫法,这韩青定然不是对手。”

    “没错,这一战,韩青必然是在劫难逃了。”

    “二长老这黑火我知道是什么了!”

    突然有人惊呼出声。

    “什么?”

    众人纷纷好奇看去。

    “这是血月会的黑色幽火!”

    “黑色幽火?”

    听到这个名字,不少人都露出了诧异的神情,但是随即,更多人恍然大悟,脸上满是惊骇。

    “黑色幽火?血月会最高功法之一,黑色幽火?”

    “没错,正是黑色幽火,能够燃烧体内灵气的幽火。”

    嘶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此时,就连对韩青最有信心的夏溪脸色都变得微微发白了。

    以前唐一峰还在的时候,曾经在唐家家族相聚的时候说到过这血月会的黑色幽火,黑色幽火,血月会最顶级的功法之一,相传血月会看家功法有两个,一个不为人知,据说只有每一任的会长才会知道,而另一个,就是这黑色幽火。

    黑色幽火要说造成的伤害范围并不如一些武道之人的爆裂力量来的震撼,但是他真正诡异的地方在于他的杀人无形,尤其是幽火能够燃烧一切灵气,包括已经被修炼之人摄入到体内成为自身灵气的,而这,也让黑色幽火在取人性命方面,比很多的功法都更加强大。

    在两个境界相同的高手斗法之时,黑色幽火往往能让对手无力反抗,纵使占据上风但是面对黑色幽火也常常有力使不出来,没办法,一不小心就会被幽火燃尽体内灵气,这几乎是致命的打击。

    在战斗的时候,血月会用这一招屡试不爽,堪称是血月会的经典杀招,也是他们能够制霸西南的关键之一。

    “既然是黑色幽火出现,那这韩先生死定了。”

    “是啊,传说黑色幽火之下,还没人能逃出升天,作为血月会的杀招,这个姓韩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哈哈哈,还好我们明智选择了二长老,血月会是怎样的存在,岂是这黄口小儿能够抗衡的存在,从今往后,港城还是以往的港城!”

    此时,黑色幽火闪烁着黑色的光芒映衬在这些人的脸上,显得他们是如此的黑暗。

    “韩青这黑色幽火不好对付要不然,我们暂避锋芒吧。”夏溪站在韩青的身后担忧的说。

    只是韩青却在所有人的话语中,浑不在意,他依旧定定的站在那里,就好像是一尊雕像一样。

    “小子,还敢站着不动?”

    十根手指上,黑色的火焰越发的浓郁,看得人心慌。

    “为何要躲?”

    韩青淡淡道。

    “你可知道被黑色幽火燃烧的人,有多么的痛苦吗?相信我,当他到了你身体的那一刻,你会体会到里外燃烧的感觉,那种痛苦,不是你能想象的。”

    二长老阴测测的说,韩青的态度让他羞怒,从一开始,这小子就摆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这让被人吹捧惯了的二长老十分不爽。

    “燃烧体内灵气,我倒是很好奇,很想试试呢。”

    韩青笑着说。

    他不是开玩笑,自从这黑色幽火出现之后,韩青就发现了这功法的不同之处,依靠神识,韩青能够感受到,这黑色幽火看起来似乎是在燃烧天地灵气而成,但是事实上,韩青能够准确的感受到从这二长老手心传出来的灵气才是让这黑色幽火不断燃烧的根本。

    也就是说,眸中程度上,这相当于将体内的灵气炼化成了一种法门。

    和修真之人的精气有些相像,但是力量差距太大了,完全不是一个级别,韩青自然不惧,只是想要看看,这苗疆的巫术,到底能有几成威力。

    但是韩青不怕,别人却被他吓到了。

    “这小子莫不是疯了吧,他刚才说什么?想要试试?”

    “试试黑色幽火吗,见过狂的,没见过这么狂的,一定是傻了。”

    “黑色幽火,他肯定是没看到那个甘门主刚才的惨状,呵呵,也好,让他知道港城还是原来的港城,一个内地仔能掀起什么风浪?”

    康源亭内,港城之人显然希望从这里走出去的,不是韩青。

    人们总是求变,但是当变真的来的时候,人们往往又觉得安稳会好。

    被奴役久了的人,就会产生这种舒服,可以称之为,奴性。

    “好小子,我不管你是傻子还是什么,你要是真敢扛下我的黑色幽火,我就算你是条好汉,这么多年了,在我手下能从黑色幽火中活下来的人,一个都没有,你,也是一样的结局。”二长老嘿嘿一笑,然后十指在空中跳动,只见一道道黑色火焰如同音符一般跳动,令人心悸。

    “来吧。”

    韩青淡淡道,然后不顾夏溪的阻拦还朝前走了一步,脸色漠然毫无惧色。

    “小子,这是你自找的。”

    见到韩青真的准备硬扛,二长老心中虽然惊讶,但是也愿意收下这个大礼包,本来以为这个韩青能战胜月如霜应该也是有点实力的,没想到,天人中期就如此托大,自己的黑色幽火是何等强悍的功法,岂是他这**凡胎可以生扛的。

    “也好,今天就让所有人见识一下我血月会的厉害。”

    说着,那十道黑火终于在众人的注视下朝着韩青飞去。

    “他真的不动”

    “这小子脑子秀逗了。”

    “啧啧,真是可惜了,怎么说也是一个天人高手,就这么陨落了,唉”

    十道黑色的火焰瞬间将韩青包围,而当火焰到了韩青周身的时候,只见原本只有一个明珠大小的火焰开始迅速膨胀,眨眼之间就将韩青包裹在了黑色的火焰之中,之前还能看到身形的韩青,瞬间就连头都被覆盖了。

    滋滋滋

    幽火燃烧。

    咕嘟。

    人们情不自禁的吞了吞口水,虽然都想韩青死,但是看到他这样一个死法,显然大家都没有想到,而那四个追随韩青和夏溪的人,此时也是面面相觑,一股浓浓的担忧从心中升起。

    而站在韩青身后不远处的夏溪更是心惊肉跳,只是不知为何,和别人认为韩青已经死定了不同,夏溪总觉得韩青还在隐藏着自己的实力。

    他给自己的印象,战无不胜。

    “哼,天人中期的高手,最多在我这黑色幽火中坚持十秒钟,十秒之后,黑火散去,就算是他修为再高,也只能烟消云散了。”

    二长老笑着对众人说,脸上得意洋洋,说完话之后,在众人敬仰的眼神中,他笑着转过头看向韩青的方向。

    十秒钟过去,黑火果然开始渐渐消散。

    “从此港城,还是我们血月会的。”二长老朗声大笑,看也不看黑火的方向,直接走到了收上位三个椅子中间的位置坐了下来。

    端起一杯茶,等待眼前港城所有宗门宗主的臣服。

    只是,当他坐了几秒钟之后他才发现,眼前这些人眼睛并没有如自己所料一般全部心服口服的看着自己,而是,依旧原来的方向,神色渐渐变得惊恐了起来,甚至不少人已经伸出手指指着韩青的方向,嘴中呢喃有词

    “他他他怎么还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