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是血月会的二长老吗?”

    “真的来了啊,我的天啊,太恐怖了。”

    “随手就灭杀了甘门主,这得是什么实力啊”

    二长老一出现,人们惊慌之后就开始议论纷纷,但是此时,坐着的人都感慨自己的明智,每个人都知道血月会的实力,那五大长老各个都是天人之境的高手,而相传这二长老的实力更是其中翘楚,想来绝对不会在月如霜之下吧。

    “还好没有跟站错队,否则,刚才死的可能就是我了。”

    “是啊,这韩青是强,但是再强能和血月会比么?别说血月会这样庞大的宗门了,就是二长老一个人,这韩青就得死翘翘”

    “三郎你看到了么?我看,这衔月楼的气数还远远没有尽呢,这血月会乃是他们的靠山,如今衔月楼被韩青给毁了,他们肯定会重整旗鼓,以血月会的实力,再造一个衔月楼有什么难事”

    听着众人的议论声,二长老满意的笑了笑,然后看向那些还站着的人。

    “怎么,还不坐下来等着老夫送你们上西天吗?”

    二长老脸色泛青,看起来有些病态,但是知道血月会的人都知道,血月会的人面容肤色都和常人有些不同,那是因为他们常年受到巫法的影响,身体也和普通修炼之人有所不同。

    听到他这话,站着的不少人开始犹豫了。

    刚才的甘门主已经是他们其中很强的存在了,也不过是二长老一抬手就死的下场,那他们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样想着。

    一个人坐了下来。

    两个人坐了下来。

    渐渐地,站着的只剩下寥寥数人了。

    而坐在上首的夏溪脸色苍白,但是却迟迟没有说什么。

    “只有站到最后的人,才是真正靠得住的人。”

    夏溪的脑海中回想起昨天韩青和自己说的话,当时,血月会二长老来的消息已经传了出来,而且还放话会参加这场聚会,得知了消息的韩青这样和自己说。

    “是啊,只有站到最后的人,才值得信任,未来,才是唐家的朋友。”

    看着那寥寥站着的数人,夏溪足够欣慰。

    从最开始韩青剿灭衔月楼之后,人人都开始再一次过来讨好唐家,七十多宗门,就算是心怀鬼胎也前来拜访,但是这血月会的二长老一来,他们马上就变成了墙头草。

    朋友,能有几个。

    这个想着,夏溪深深感谢苍天将韩青赐给了唐家,如果没有,现在应该早就没有唐家了。

    “你们几个,还要跟着这个女人吗?”

    看着站着的几人,二长老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哼,我等早已经视死如归,在衔月楼还在的时候,我们就瞧不上衔月楼,现在好不容易韩先生出现,让港城见到了青天,我们怎么可能再同流合污!”

    说话的是一位正气浩然的老人,老人的修为虽然不高,也就是先天中期而已,但是身上的一股正气,却是比他的修为更加令人钦佩。

    “没错,韩先生替天行道,我们港城总算是不用再看合欢和衔月楼的脸色了,现在让我们将胜利的果实拱手再还给你们血月会,痴心妄想,我等唯夫人,唯唐家,唯韩先生马首是瞻!”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今天是先生未到,若是先生来了,定然会给你这邪门老头颜色看的!”

    总共站着的就剩四个人,但是他们也是最无畏的,此时面对二长老的威压,生死早已经抛之脑外,又怎么可能会惧怕他呢?

    人,若是有了善念,生死无畏!

    “嚯,倒还是些有骨气的人。”

    二长老轻轻摇头,他看了一眼所有人,并没有着急出手斩杀这四人,反倒是走到了上首的位置,在夏溪的身旁坐了下来。

    “唐夫人?”

    他瞥眼看了夏溪一眼冷冷道。

    夏溪直接没有理会他。

    “唐夫人好大的面子,我乃是衔月楼二长老,你见了我难道还不起身行礼吗?”

    夏溪冷笑气势上完全是巾帼不让须眉:“修炼宗门有大小之分,但是人格尊严没有高低之分,你血月会是家大业大,但别说我乃是唐家主母,就算是我只是一介平民,也无须向你行礼。”

    “好一张伶牙俐齿的嘴皮子!”

    二长老怒喝,脸色越发不善,他血月会名声在外,整个华夏谁人没有听说过,谁人见到血月会的人不是低声下气礼让三分,更别说他乃是血月会的而长老了,除了会长和大长老之外,整个血月会都没有人敢这么和自己说话,今天港城区区一个灭门遗妇居然也敢这么和自己顶撞,他心中如何不恼怒。

    “听闻你背后有人?”压住自己心中的怒火,二长老冷冷的说。

    但是夏溪似乎完全懒得理会这老头,根本就没有和他说话的**,直接无视了他的话。

    这更是让这二长老气不打一处来。

    “韩青是吧,你不说我也知道,内地浙省的一个小龙头嘛,呵呵,能有什么能耐?浙省那点实力难道你们唐家不清楚么?指望他帮你们唐家掌控港城,痴心妄想,他区区一个人,如何和我血月会斗?”

    说着,二长老看向所有人:“看看,自从老夫放出风声之外,这小子是不是已经变成了缩头乌龟?连面都不敢露一下,这样的人,也配站在港城之巅?”

    他这么一说,众人这才发觉,之前还一直风头不断的韩先生这两日好像真的销声匿迹了,只是听闻他让唐夫人主持这个会议,但是现在血月会二长老来了,他竟然连会议都不出席了。

    难道他真的怕了?

    “也是,面对血月会,谁不怕呢?”

    “是啊,据说这韩先生当时和金玲夫人大战都差点输了,更何况是血月会的二长老了”

    “看来,这港城终究还是要回到原来的时代啊。”

    众人纷纷如此议论,此时的韩青在他们看来俨然已经惧怕了血月会。

    “看到了么?这就是你的靠山。”

    二长老看向夏溪,老脸上都是不屑:“一个缩头乌龟罢了,怎么能跟我们血月会比呢?”

    说着,他看向站着的那四个人阴测测的一笑:“行了,不耽误时间了,现在就宰了你们四个,港城,还是原来的样子。”

    说着,他指尖黑火再一次出现,闪烁着令人恐惧的力量就要朝着四人飞去,以正气凛然的老人为首,四人抱拳看向夏溪:“夫人,我们只能帮到这里了,日后,若是港城还能见青天,一定代我等好好感谢韩先生。”

    说完,四人闭上眼睛,无畏赴死。

    只是这是,就在众人都不忍看四人的惨状的时候,康源亭院外,一道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是谁说本尊不敢来的?”

    听到这个声音,夏溪惊喜的朝着远处看去,就连本已经做好赴死准备的四人也是大喜过望的冲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韩青脸如冰霜,在转角之处蓦然出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