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两人都是佛门秘法,到底谁更胜一筹呢?”路小姐看着场中的形势问道。

    三伯微微摇头:“这个韩青我实在看不透,但是管虎的佛门秘法在全世界都是久负盛名,尤其是又经过了裘万山的改良,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抗衡的。”

    “据说当年裘万山依靠自己的佛门秘法,曾经一个人挑落了一个宗门,甚是恐怖。”说着,三伯气息有点紊乱的看向管虎:“身为裘万山的得意弟子,管虎定然也得到了真髓。”

    路三伯也是久经闯荡之人,本身修为也不低,虽然不是管虎的对手,但是多少了解一些,看着管虎的实力到了武道中的绝顶层次,就算韩青深藏不露,面对如此霸气的一击,也绝对是凶多吉少。

    在三伯的眼中,这个韩青充其量可能只是一个修习过功法的人,但是和管虎这样武道之人比起来,毫无胜算。

    功法只能是辅助,归根结底本身的力量还是要修炼武道一途,就算是功法大成,面对武道高手也绝对没有还手之力。

    其实不单单是三伯,在场的人并没有多少看好韩青的,如果说之前韩青没有出场的时候,人们对于韩先生这个人还有所期待的话,见到韩青如此年轻,每个人都不抱希望了。

    一个学生,面对佛门高手管虎?

    奇迹都指望不上了。

    全场此时对韩青依旧有信心的,也就只有近乎狂热的荣鹏天和小善了。

    就连丁典都面露迟疑,管虎实在太强了,他突然对韩青没有了之前的信心。

    但却见场中韩青退后了两步,只是两步,但却无人能够看清,似一道虚影,当韩青再度出现的时候,他的面前竟凭空出现了一张虚空的金黄色符咒。

    上面分明就是佛法的一个标志。

    当管虎的金光逼近了这个虚空的符咒之后,管虎的脸色惊变,手上汇聚起来的灵气开始涣散,只是短短一两秒,之前足够裂石的能量就已经消失不见。

    “我说过,佛门精妙,不是你能懂的。”

    韩青静静的站在那里,毫发无伤。

    “哼,你这也算是佛法?为何我从未见过,只是歪门邪道罢了。”管虎心中虽然惊骇凝聚自己满满灵气的一击竟然就这样被韩青化解,但是想到自己弟弟也败于他手,想来这小子多少有点门道。

    说完,管虎后退了想不,所到之处尘土飞扬,他冷冷的看了韩青一眼,瞳孔中开始绽放出寒光。

    “既然你多少懂点功法,那我倒要看看你能否能扛住我的武道!”

    话音刚落,他如利剑一般朝着韩青冲了过来,这一招没有任何的花俏。只是单纯的绝顶武道高手的一击。

    管虎料定韩青本身修为不高,否则自己不可能察觉不到他身上的丝毫灵气。

    这一击,足以要了他的小命!

    “无知。”

    韩青叹息了一声,双手再度在胸前靠拢,一划。

    “生死幻灭。”

    “灭身,灭心,灭灵。”

    韩青的口中轻声呢喃,身躯纹丝不动,就这样平静的站在那里,但他胸前的佛咒却开始光芒闪耀,那刺眼的光甚至让不少人闭上了眼睛。

    堪比日月光辉!

    管虎拼了命的停住了自己还在冲刺的身子,当韩青佛咒再现的那一刻,管虎就感受到了一种窒息的感觉。

    “灵气不是他没有灵气而是他的修为远在我之上,我察觉不到!”

    说时迟那时快,管虎当下没有片刻犹豫朝着反方向就跑。

    全场只见原本气焰嚣张的管虎突然就退了回来,正疑惑的时候,只见韩青双手猛的一挥,那佛咒如同流星一般狠狠的朝着管虎冲了过去!

    轰隆!

    一阵地动山摇,待尘土散去只见马场正中一个巨大的窟窿触目惊心!

    一张佛咒,竟恐怖如斯!

    管虎喘着粗气蹲在地上,刚才千钧一发之际他死里逃生,现在再看这窟窿,只觉得差点就成了自己的坟墓。

    “这是功法?”

    孙老和三伯同时惊呼出声,年长如他们尚且如此,寻常人等更是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情绪了。

    震惊早已不能形容,他们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这是人能做到的?

    再没有任何的怀疑了,面前的这个韩青分明就是一位宗师啊!

    管虎吞了吞口水,那地动山摇的力量,他只有在自己的尊师身上见到过,而自己的师傅,是名副其实的宗师!

    “如何是好?”管虎心中已经开始犹豫,第一次,他面对这么强悍的对手。

    “生死幻灭。”

    “灭神,灭虚,灭形!”

    韩青的幻音再度传来,管虎手掌拍地暴起!

    “撤!”

    面对宗师,自己绝对毫无胜算,此时不逃命,怕是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了,到时候兄弟的仇没有报,自己怕是也要变新仇了。

    可还不等管虎冲出几步,身后流星一般的光芒已经逼近了他的后背,灼热的感觉撕心裂肺,令他绝望的还有丹田内的灵气莲花正在不断地震动。

    居然已经到了凋谢时分!

    “这么下去要完蛋!”管虎心中下了狠心,当即强行转过身来,深吸一口气,瞬间将自己毕生的修为都凝聚在手掌之中,朝着那光速逼近自己的佛咒,狠狠的按了上去。

    只见韩青嘴角一抹笑。

    管虎一声尖叫!

    众人木木的看了过去,只见管虎双手竟然已经满是血迹,整条手臂都在往外面渗血,看起来恐怖异常。

    一张佛咒,竟然让管虎惨到这种程度!

    眼中血丝密布,上空螺旋桨的声音再一次出现,只见苏放和龚大师已经迅速的撤离马场,精明如他们早就看出来管虎已经是强弩之末,韩青大发神威绝不是他们能够抵挡的,此时不跑何时跑?

    管虎远远的看了韩青一眼,双手迅速合拢在自己的胸前,血水染红了他的衣襟,但是他以顾不得那么多。

    就算是宗师,也未必能够御空吧!

    可是自己可以!虽然算不上御空,但是至少能够腾空数百米没有问题,这还是当年自己苦练十几年的绝学,就像自己从天而降一般,难不成韩青还能追上?

    想到这里,管虎胸口剧烈起伏,一阵阵灵气的攒动让他的脸涨的通红,终于,他微微下蹲,四周的尘土开始飞扬,少许,他竟似炮弹一般直冲上天!

    众人无不骇然!

    这时间竟还有冲天之人?

    看着地面离自己越来越远,管虎心中终于安稳了一点,只是就在自己要靠近直升机的时候,他看到了地下那抹身影伸出了自己的手。

    韩青单手空中一抓。

    管虎惊呼出声,但是为时已晚,全身的灵气如抽丝剥茧,瞬间涣散!身躯犹如断了弦的风筝,坠落。

    砰。

    当管虎的身子砸在地上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到了那将死的神情,在最后抽搐了两下之后,他的头轻轻的一摆,已然死去。

    凭空一抓,杀人于无形!

    “当真是隔空杀人!宗师!原来这少年竟是一个宗师!”

    三伯和孙老此时终于明了,他们之所以不能理解,那是因为韩青分明就是用了宗师手段!

    虽然年轻,但如假包换!正是一个少年宗师啊!

    “若是你师来,说不定我的生死幻灭还能使出下一步,真是可惜了”韩青看着远处管虎的尸体轻声呢喃。

    片刻之后,他叹息了一声环视全场悠然道:“还有谁要说什么吗?”

    鸦雀无声!

    整个马场的人不管是什么人,都无话可说,他们现在的思维更不上他们的眼睛所见。

    这种种神通,真是人能够做到的?

    而韩青现在的样子,甚至大气都没有喘一下,曾经让他们绝望的管虎就这样被他随手灭掉。

    那一句生死幻灭,实在震撼!

    小善眼中流露着崇拜,似乎看着神明一般,韩先生本就在她心中高大不可攀,这一战之后更是笃定了她心中的某些决定。

    而站在马场出口的马哥和简钱丰扶着栅栏,寸步难行。

    路小姐也是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原来井底之蛙是自己,竟还妄想着将他收入路家培养,殊不知人家乃是高高在上的尊师!

    苏放和龚大师更是站在看台不敢一动,直升机还在上空盘旋,滑梯已经落了下来,但是苏放和龚大师不敢啊,刚才一飞冲天都被韩青一把抓回,更何况他们慢慢爬梯了?

    此时,只有荣鹏天拥有着绝地重生的狂喜,他肆意的大笑,这一场所有的怨气,甚至是之前所有的屈辱都在韩先生手上,灰飞烟灭!

    “原来你就是韩先生”

    “这就是弹指皆破的能力,我终于懂了”

    “是啊,正如你所说,外界的力量只是虚无,只有自己,才是自己的豪门啊”

    游狂双手扶着椅子,看着场中清秀的少年,心中五味杂陈,当初自己站在上位者的姿态对他的劝诫历历在目,但是这才几天过去,他就已经是凌驾在浙北之上的第一尊者了!

    从今往后,这个少年,将会名震江北。

    而他的极限,已经不是自己能够看到的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