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康源亭。

    这里是港城一处有些年头的庭院式建筑,被评为港城历史文明建筑,经过数次翻新依旧散发着古时的光彩,这康源亭据说百年前是中英合资建立的,中式建筑又带着英式的风格,很有些洋味道,和当年京城很多中西合璧的建筑有些相似之处。

    只是,如今这康源亭已经不接待游人了,只有一些外国贵宾前来的时候才会由官员带着前来参观参观,缅怀一下港城独特的历史。

    而今天的康源亭更是人烟寥寥,甚至大门之外就已经布好了警戒线,来来往往的人看一眼就有些发憷,想着是不是哪个国家的大人物来了。

    而此时,康源亭内,外国大人物没有,港城人不知道的港城大人物,不少。

    康源亭的名字,就来源于这处建筑中的一处亭子,这亭子乃是康源亭最富盛名的所在,不似普通的小亭子,这是一座四方天圆的亭子,面积足足有一两百平米,四处围绕着一些花草,很有些精致的味道。

    而此时,亭子之中摆满了一些坐席,而坐席的最上方是几个单独的位置,下摆则是几十张椅子,而此时下摆的椅子基本上已经坐满了,而上方的几位椅子却只坐了两人。

    铁三刀和夏溪。

    港城宗门虽然多,而且实力相对内里来说要强一些,但是真正能坐在前几位的,却只有几家。

    曾经,这个位置属于合欢派和衔月楼的人。

    现在则是唐家和铁刀门。

    这一场宗门大聚乃是唐家牵头,各宗门响应前来的,大家都是港城宗门,往日里虽然有善往有恶往,但是终归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而且没有什么血海深仇,平日里见面也都是乐呵呵,所以,这样的大聚并不少,大家坐在一起,小时一杯茶的功夫就解决了,若是有了解不开的事情,各位同道也都在,调和几句,再不济,领头的出来做个主,多你家三分,少你家两分,就当给领头的一个面子了,大家也就算了。

    和气为贵。

    但是今天的康源亭却没有了这纷纷扰扰的热闹景象,几十人坐在下面各个神情严峻若有所思,每个人的眼神都不一样,没有了之前乐呵呵,只有一片肃然。

    而此时,为首的两人没有说话,大家似乎也都心知肚明,今天的场子,主角并不是这两个人。

    “按道理来说,妇人是不能出现在我们这场合的,唐夫人今天也算是破了例了。”

    这时候,铁三刀终于说话了,他嘴角的那一刻黑痣上面还扎着两根毛,因为喝茶的缘故,上面还有浑浊的水滴。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正襟危坐的看着上首的夏溪。

    “唐家突遭大难,我夫君舍生取义,现在唐家无人,我虽一介妇人,但也是唐家之人,如何不能坐在这里,倒是铁大哥好威风,往日里不都是坐在下首的位置的么,今天居然也坐到这个位置了。”

    夏溪说话也是不卑不亢,前段时间唐家突遭大难,那时候,她经历了人生的最低谷,但是现在,一切渐渐好转,她在唐一峰身边这么久,在唐家人心中也是敬仰的存在,缓过神之后,身上那股唐家主母的气势也回来了。

    更何况,她现在不是一个人,她的背后,有那个男人。

    自己可以受辱,但是现在自己代表的,更是那个男人,他不能受辱。

    铁三刀自然听出了夏溪话中的揶揄,想不到这妇人竟然还有这样的伶牙俐齿,脸色一时间暗沉了下来。

    没错,往日里,港城的宗门大聚他们铁刀门是没有资格坐在上首的。

    三个位置,合欢派,衔月楼,唐家。

    以往,是季元斋,但是季元斋销声匿迹这么久,而唐家的实力之前也与日俱增,虽然和合欢派衔月楼还有差距,但是成为两家之下第一家也是公认了,自然也就坐在了那个位置,而他们铁刀门,还差些火候,和当时的唐家比起来,不论是宗门实力还是弟子数量,亦或是在社会上的影响,都差了不止一星半点,自然没有资格坐在上首位置。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啊。

    这个女人居然还敢这么说,难道这娘们不知道什么叫做风水轮流转吗?

    “唐夫人可真是女中豪杰呢,这嘴皮子可比本事大多了,怎么,难道我三刀坐在这里唐夫人不服吗?”

    说着,铁三刀冷笑了一下看向下首众人。

    “我们修炼之人,以德以武服众,我铁三刀在港城这些年有口皆碑,倒是夫人,一直都是深闺中人,今天坐在这个位置上,不知道别人服不服,但是我铁三刀第一个不服。”

    说着,铁三刀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直直的看向夏溪:“如今港城可不是你们唐家的天下,我铁刀门弟子不在你唐门之下,若是你还厚颜无耻的坐在这个位置,我铁三刀第一个不服。”

    唰。

    铁三刀直接站了起来,脸色凶狠:“滚下去。”

    背后有了血月会撑腰,铁三刀怎么可能还瞧得上这唐家妇女?他现在恨不得赶紧把这个女人赶下台,若是她再不识相,铁三刀不介意直接在这里杀了她来立威。

    “你!”

    夏溪看到铁三刀说翻脸就翻脸心中羞恼,曾经她也不是没有出席过这大会,那时候唐一峰还在,这铁三刀怎么敢和自己这么说话,现在,夫君去世,他马上就变成了这样,人心啊。

    此时,坐在下面的人都无动于衷的看着上首的冲突。

    过了一会,终于有十几二十家宗门的门主看不下去,有人站了起来:“铁三刀!你不要欺人太甚了,你们铁刀门什么货色难道我们不清楚吗?现在没有了衔月楼当靠山,难道你还想狐假虎威?哼,当初唐家主是怎么对我们的,那才是我们正道领袖该有的样子!”

    “就是!铁三刀!现在衔月楼和合欢派都已经不在了,只剩下唐家,当年唐家主对我们在座的各位哪个不是相敬如宾,今天,决不能看着你在这里如此欺辱夫人!”

    “没错!更何况,如今韩先生才是我们港城的明主,那黑暗的日子早就一去不复返了!铁三刀,你要是还有点良知,就自觉点下来,让夫人主持大会!”

    一道声音,两道声音,虽然七十多家宗门最后只有二十多家站了起来帮夏溪说话,但是已经足够让夏溪感动了,而且,在他们的言辞下,其余宗门不少人也都脸上浮现了纠结的神色。

    “哟,想不到港城之人脾气这么火爆啊。”

    但就在这是,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听到这声音,众人不寒而栗纷纷朝着亭外看去。

    只见一个老人带着一个青年走了过来。

    当看到这老人之后,铁三刀立马摆出谄媚的笑脸迎了上去。

    “二长老,您终于来了,这帮有眼不识泰山的东西,还在这叫嚣呢,就等着您出手呢。”说完,铁三刀得意的看向那站起来的二十多人。

    “知道让他们闭嘴的最好办法是什么吗?”

    二长老瞄了这些人一样淡淡道。

    “请二长老明示。”

    铁三刀赶忙弯腰请教。

    “杀一个。”

    二长老冷笑一声,虚空一划,又是一道黑火闪现,直直冲向了第一个说话的人,只是片刻,刚才还好好的一个大活人,就已经灰飞烟灭了。

    “甘门主!”

    “甘门主”

    见到这么一个大活人竟然毫无还手之力,而且更加让人心悸的是,这甘门主可是一位先天后期的高手啊,竟然一点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死了,那这二长老的实力该有多强啊

    一时间,原本有些纠结的没有站起来的人瞬间不敢说话了,而那些站起来摆明了态度跟着夏溪的人,也颤抖了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