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老寡头,听说了么?那小子就是内地浙省的韩先生。”

    “韩先生?确定了么?”

    “确定了,没想到这个人在浙省起了这么多风云还不够,来我们港城还想兴风作浪,可是偏偏还真的都被他搞定了”

    “是啊,那可是衔月楼和合欢派呢,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据说这小子才二十岁左右的年纪吧?”

    “没错,最早在杭城的时候,他还被称为少年宗师呢,先是一统了杭城,之后就灭了浙南冯家,本来以为这就是他的目的了,谁知道,江南那霸主一般的灵寂洞也被这小子给端了,啧啧,了不得,了不得啊。”

    “这还没完呢,据说佛门大宗师裘万山的两个座下弟子都被这小子给杀了,而且,听闻那净空大师也在江南遇难了,都是他干的。”

    “我的天,佛门都敢动,那可是国际大宗门啊。”

    此时,港城的一处茶楼里面,到处都是有关韩青的风言风语,这些修炼之人有的修为高深一些,能到先天境界,有的低一些,也就是一流或者绝顶的实力,但是港城弹丸之地,发生点什么事情马上就会被人知道,韩青这段时间风头太盛了,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他就先后端掉了合欢派和衔月楼,这样的手段,就连当年的季元斋都不曾做到啊。

    “老寡头,听说好像过段时间就是港城修炼宗门的大聚会了,据说是唐家那两个女人牵的头,看来是想让这韩青坐稳港城第一人的位置啊。”

    老人抿了一口茶说道。

    另一位老人也是点点头吃了一口早点:“没错,是有这个消息,没想到唐家本来都已经被灭门了,现在倒是东山再起了,两个女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她们背后的男人,这月如霜算计了这么长时间,最终还是被这韩先生捡了便宜,估计死的憋屈啊。”

    “憋屈?呵呵,你难道不知道月如霜都做了些什么事情吗?这韩先生虽然不是港城之人,我与他也不相熟,但是他这一次做的真没毛病,年纪轻轻手段雷厉风行,这合欢派陷害唐家最终屠杀唐家满门,而衔月楼也干净不到哪里去,在背后使尽了手脚,两家都不是什么干净货色,这韩青虽然强硬了一点,但是做的一点错都没有。”

    老人轻饮了一口淡茶。

    “我也没说这小子的坏话吧,不过说真的,他虽然年纪轻,但是所作所为我还是很佩服的,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这时,整个茶馆都被这两个老人的对话吸引了,纷纷看了过来,俨然民国时期老舍先生笔下议论世事的茶馆一般。

    见到众人都看了过来,老寡头说的更加带劲了:“只不过我听说这衔月楼背后可是有靠山的,别看在港城衔月楼不得了,但是放眼整个华夏,能压得住衔月楼的,还有不少,而这衔月楼能在我们港城屹立百年,靠的就是西南地区的一个大宗门,名字叫做血月会的。”

    “血月会?”

    “血月会!”

    显然,对于这个名字,在场有人不清楚,但也有人清楚。

    “是西南霸主血月会吗?”

    有人问到。

    老寡头摸了摸胡须点点头:“没错,正是那拥有五大长老的血月会。”

    嘶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这血月会据说是西南第一宗门,实力强悍,而且修炼的手段很是诡异,似乎是苗疆的法术,和我们港城大相庭径,但是实力斐然啊。”

    有人惊呼。

    “是啊,而且这五大长老据说各个实力高强,就连实力最弱的五长老都是天人前期的高手,而大长老更是已经到了天人后期的境界,当年亲赴中原挑战中原高手而不败,简直恐怖啊。”

    有人说起这威风凛凛的五大长老,茶楼里的人更是喝茶的心思都没有了,纷纷被这血月会吸引。

    “一门五长老都是天人高手怪不得衔月楼都只是分支而已太强悍了,这随便一个出来,都是搅动一番风云的存在啊。”

    听到这些人的惊叹声,老寡头脸上有些得意,能知道这些消息,足够让他觉得有面子了。

    “呵呵,瞧瞧,瞧瞧,肤浅了吧。”

    老寡头笑着说。

    见到这老人似乎又有猛料,大家纷纷求他继续说下去。

    就连茶楼的老板都走了上来,提着一壶上好的碧螺春前来聆听。

    “这血月会是有闻名西南的五大长老,但是事实上,他们真正的第一高手乃是不世出的会长,只是这会长生性低调,很少在公众场合路面,据说月如霜去了血月会几次,都未见这个会长的模样,神秘的很,就连他的实力,都没人清楚,但是想想这五大长老的实力,能让他们俯首称臣心甘情愿的辅佐”

    点到为止。

    所有人都纷纷惊憾摇头。

    “这大长老已经是天人后期的境界,那这会长”

    “太恐怖了,内地之大,果然不是我港城能比的,这血月会要是知道了韩青灭杀了衔月楼,岂不是要前来寻仇?”

    “若是果真如此这韩先生怕是风光不了两日就要陨落了啊”

    被这血月会的威名所震撼,人们不自觉的又开始看衰起这个韩先生来了。

    “那倒未必,这韩先生崛起于草莽,在浙省杀出一番天地,后来又征服江南,如今就连港城他都已经君临天下,面对这血月会,说不定也有一战之力。”

    血月会虽强,但是显然还是有人喜欢韩青,毕竟此人相对于满腹心机的合欢派和衔月楼来说,足够纯良了。

    “谁说的?”

    就在这时,楼梯处传来一声冷哼。

    “谁说这韩先生能和我血月会一战的?”

    闻声望去,只见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从楼梯处走了出来。

    听到他的话,所有人都纷纷侧目。

    “您是?”

    茶楼的老板赶忙走上去怯怯的问道。

    “老夫血月会二长老,今日赴港就是为斩杀那韩家之子的。”

    老人昂首道,随即他的身后三郎和铁三刀走了出来,当见到这两人之后,众人再不怀疑,不认识这老人可以,但是三郎和铁三刀可是衔月楼的代表啊,看到他们,此人不是血月会二长老又是何人?

    众人一阵心慌,那老人似乎来这里也是有目的,只见他左手虚空一划,十几道黑色的雾气出现在他的面前,如同幽冥之火一般闪烁着黑色的幽光,好不渗人。

    “这是什么手段”

    “这是苗疆巫术吗?”

    “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

    看着港城之人纷纷侧目的神情,老人脸上闪过一抹不屑,只见他手一挥,十几道黑火瞬间冲到了在座每一个人的面前。

    “你们这些人给我记住了,现在全部滚回去禀告你们的宗门,三日之后,港城宗门聚会,若是谁敢站在韩青那边”

    老人说着阴冷一笑看向刚才为韩青说话的那人,手指虚空一点,黑色火焰登时弥漫在那人的身上,短短几秒钟,一个大活人就燃成了灰烬,甚至连一声哀嚎都来不及发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