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元斋小院中。

    韩青和任老坐在木桌前,老人看着韩青,韩青喝着茶。

    “衔月楼背后乃是西南霸主血月会,这血月会会长据说也是一位不世出的高手,修为到底到了什么地步也没人知道,这些年血月会很少将手伸出西南一带,所以风头渐渐弱了下来,但是没人怀疑他们的实力,你还是要小心一点。”

    任老看着韩青说道。

    “血月会?”

    这个名字他倒是从未听说过。

    “没错,血月会在西南一带影响力很大,而且他们修炼的乃是苗疆特有的巫术,几十年前我曾经去过西南一带,当时曾经和这个血月会有过交集,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恐怕和我交手的人也已经离世了。”

    任老回忆着往事说道。

    韩青点点头:“西南那边我倒是有个朋友”

    想起之前会富春的时候见到的聂小倩,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自己依稀还记得当时他们提到过一个叫做八大寨的地方,似乎也是西南一代极为强势的存在,只是不知道和这血月会比起来孰强孰弱了,不过,对于这些韩青并不是很关心。

    “任老,我已经决定,不日前往武当山了。”

    韩青看着老人说道。

    他明显看到老人脸色滞纳了一下,许久之后他抬头看向韩青:“小友已经决定了吗?”

    韩青点点头,不容置疑。

    一声叹息,任老摆摆手:“既然已经决定了,就去吧,不过,还是要注意,当年展风去了之后回来就性情大变,甚至是走火入魔,现在的武当到底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

    “珍重。”

    “珍重。”

    老人连道两声珍重,眼中依旧是浓浓担忧,但是他也看得出来,韩青的性子绝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劝的动的。

    最终,韩青告别老人,在这里他已经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不过索罟岛倒是一个修炼的好地方,自己如今融合期的修为还不能直接浮在海面上,那样的修为估计要到金丹期才能达到了,到时候自己就可以直接到海洋中心,汇聚最充沛的海灵了,不过现在,若是许要的时候,自己还是要来索罟岛的,老人也表示欢迎,毕竟,几十年了,老人一个人在索罟岛上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能见到韩青这样的修真之人,老了总算是有个能说话的人,也是一种慰藉。

    欧洲,挪威,特罗姆瑟,挪威芬马克郡的首府,是挪威北部最大的城市,也是北极圈内最大的城市。

    这里乃是挪威观测极光最好的位置之一,交通相对便利,旅客来的也不少,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处在海峡之间的小岛南侧,有着一处被当地政府封闭的湖泊。

    湖泊占地面积广阔,四周山川围绕,因为地处北极圈,常年是冰封状态,偶有开冻也是难得一见,而从上空看,这里毫无疑问就是一出人迹罕至的冰雪世界,而湖泊也被中间的一条人造通道隔成了两段,分为了两个湖泊。

    此时,两个湖泊之中,各有一位老人坐在期间,在寒冰之上,垂钓。

    只见老人身上裹着一层厚厚的寒冰,似乎已经在这里久坐了不知多长时间,若是寻常人看到身上裹着这层冰,定然要以为此人已经死去。

    只是,走的近了才发现,这老人并未死去,胸口还有轻微的起伏,而在他对面的湖泊之中,同样有一位老人也是如此。

    两人有几分相似,但是又有很大的不同。

    相似,是他们给人的感觉很相似,不同,是他们着装完全不同。

    一个身穿太阳国的和服,一个身披灰色的袈裟。

    两位老人都拿着一根鱼竿,但是空有鱼竿却并没有鱼线,更别说是诱饵了。

    古有姜太公姜太公直针钓鱼,愿者上钩,如今有着老人竟然直接连鱼线都没有。

    “你终究还是要比我强上几分啊。”

    这时,灰色袈裟的老者终于发出了声音,但是神奇的是他分明周身都被冰冻,嘴巴更是没有张开,但是却有声音在空中传荡。

    “当年和江城风一战终究伤了你些许根基,如今你进度比我慢些,也是可以理解。”那身穿和服的老人同样传声来。

    “哈哈哈,当年是当年,如今我若是再临华夏,江城风这厮,又怎么是我对手?”此时,那老人传来了仰天长啸声,肆意妄为。

    而就在两位老者对话之际,只见冰寒的天空中,一架盘旋的直升机呼啸而来,当距离湖泊还有上百米高度的时候,一道黑色的人影从直升机上一跃而下!

    砰!

    他重重的砸在了冰湖之上。

    男子金发碧眼,身材魁梧,一看就是标志的欧美美男,只是这年轻男人却另类的穿着一件佛门袈裟,看起来颇有些不伦不类。

    但是若是有北欧顶尖人士在此,必然能够认出此人就是横行北欧的北欧冰狼,手下资产数十亿的贵族之子杰森。

    此时杰森看了一眼远处相对而坐的两位老人,先是深深一鞠躬,站了许久之后才朝着灰色袈裟的老人走去。

    “我师。”

    杰森弯腰恭敬道,他的眼角余光注意到老人身前只有一根鱼竿,但是凭借他的眼力却能看到一丝丝若有若无的银线在整个冰湖之上浮现。

    “灵气垂钓?”

    他眉头一皱,心中惊跳。

    能将整个冰湖布满灵线,这种对灵气的掌握程度,果然是只有师父才能做到。

    想到眼前这个老人的威名,杰森的心头就由衷的升起了自豪和钦佩。

    佛门,裘万山。

    “有消息了?”

    老人低声道。

    “有消息了,净空大师也已经死在了他的手上,加上之前的管虎和管狼,师父手上已经被他折了三人。”

    “恩。”

    老人淡淡颔首。

    “我师”

    杰森有些犹豫。

    裘万山淡然道:“有话直说,不过是一个净空而已,算得了什么。”

    “但是灵寂洞也被他灭了。”

    “哦?”

    这一句话终于让裘万山有了一些波动。

    “那萧长空据说也是宗师后期的高手,难道这小子已经突破了宗师境界不成?”

    杰森皱了皱眉头:“我师,可能还不止如此。”

    “哦?”

    “最新传来的消息,他已经一统了港城,连金玲夫人和月如霜都死在了他的手上。”

    “当真?”

    “当真。”

    哗啦!

    冰湖上的寒冰漠然出现裂痕,只见老人身上的冰层也爆裂,他倏然站起,整个冰湖上的冰尽数炸裂!

    万条长鱼在水中抖动,最终被无数银线尽数勾起。

    “那月如霜也是天人中期的高手,这小子短短这些时间境界晋升如此之快,难道要成第二个江城风不成?”

    老人负手而立,静静的站在湖水之上。

    瞬间,万条鱼从新落入了湖中,湖水在一秒钟之内恢复了平静,犹如从未有过任何波动。

    杰森看的激动万分。

    这个威震华夏的男人,如今修为怕是已经非寻常人能够参透了!

    “十年前,我独闯华夏挑落百家宗门,最终败在江城风手下,立下大誓,不破江城风,终生不如华夏土!”

    “今朝,十年过去,我裘万山也是时候重回华夏了,十年了,华夏那些小儿是否已经忘记了我的威名?”

    “哼,江城风,韩青。”

    裘万山大笑。

    “让我佛门数次掉了威风,今日,我全部都要讨要回来,让华夏之人知道,我裘万山,回来了!”

    言毕,老人手一挥。

    轰!

    整个冰湖的水朝天上喷涌,而老人在在湖水倾盆中负手而去。

    “相川,我先行一步了。”

    裘万山的声音传向对面老人的耳中,只见这边湖泊如此大的动静,但是那边湖泊却依旧平静异常,所有的纷扰完全不能沾染这老人分毫。

    看着裘万山负手而去的背影,杰森心潮澎湃。

    这个曾经让华夏震动的佛门高人,这个如今在世界闻名的佛门大师,这个十年来再未踏足华夏土地的霸主,终于要回来了!

    “华夏,江城风,韩青,等着迎接我佛门的震怒吧。”

    杰森阴冷的说,脸上满是对华夏的贪婪,那是金银遍地的地方,如今,在师尊手下,就要属于他们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