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简钱丰一向是喜欢成为焦点的感觉的,或者是身旁的朋友是焦点,他也会觉得有面子,但是人生第一次,他希望自己做一根小草,永远没有人注意。

    但是他怎么都想不到,他的身旁坐了一棵大树。

    一颗招大风的大树。

    不只是简钱丰,刘佳和马哥也是脸色骤变,只觉得一瞬间心跳都静止了。

    “韩青!快坐下来!你不想活了么?不想活也不要拉上我们啊。”简钱丰拼了命的想要将韩青拉下来。

    但是这一刻他才发现这个韩青的力气竟然这么大,拉了半天,一动不动。

    刘佳也是焦急的阻拦着:“韩青,人家说的是韩先生,只是一个姓可不是你,快坐下来,你这样会很危险的。”

    马哥现在真想一棒槌直接把这个小子弄死,这是什么场合?这里的哪一个不是浙北的顶级大佬,一句话他们几个人就死翘翘的存在,偏偏这个韩青是个傻子,以为自己就是人家口中的韩先生么?

    只有小善痴痴的看着身旁这个男人的身影,心中笃定。

    “韩先生是大人物,我知道韩先生一定是大人物我早就说过的”

    管虎的目光终于遥望了过来,韩青周遭的所有人都觉得空气都凝固了,被这种眼神盯着,真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尤其是马哥,一扭头二话不说就离场了,当断则断,不断完蛋。

    看到马哥走的这么干脆,简钱丰也赶忙拉着李佳往外走,李佳犹豫了一下,见韩青始终无动于衷,最后一咬牙也离开了。

    只剩下小善一个人孤零零的陪着韩青。

    “韩先生,你快坐下吧,我知道您是大人物,但就是这样您的命才金贵啊,那个人杀人不眨眼,刚才游爷的人都拿他没办法,您就坐下来吧。”

    小善的声音带着焦急,但是分外的真诚。

    韩青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他露出了浅浅的笑意低下头摸了摸这个小丫头的脑袋:“你相信我么?”

    小善一愣,心头一跳,看着韩青的眼神,她不自觉的说道:“相信。”

    韩青淡淡一笑:“既如此,那你看好就是。”

    说着,他将小善的手从衣角拨开,独自顺着过道朝着场中走去,留下小善一个人呆呆的看着他的背影。

    这一刻,小善心中不知为何,突然有意思期待。

    正如她所说,她相信韩先生,所以,她坚定。

    “韩先生一定可以的。”

    小姑娘的心思韩青自然不知道,他一步步的朝着场中逼近,此时众人看到这个年轻人不过二十左右,心中惊骇,但凡是韩青所到之处,必定人群散开,如潮水一般,他站在潮头,成为了最绚烂的那一朵浪花。

    终于,有好心人小声的提醒了一下:“小兄弟,这里不是你该出现的地方,速速离去吧,否则没了性命无处说理啊。”

    就连丕格和孙老管虎都看不上,他亲自招呼的韩先生又怎么会是这么年轻的一个人呢?

    不过韩青只是挂着笑意,昂然向前。

    当他静静的出现在场地中间的时候,人们才渐渐惊醒,心中为这个不知轻重的少年感到担忧。

    游狂其实在韩青站起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他,但是直到他已经站在场中,游狂才从震惊中反应了过来。

    “这小子到底怎么回事!真的是个疯子么?这种场合他出现不是找死么!”

    游狂心中恼怒,但是韩青终究是自己女儿的心上人,再加上自己对他也算是有一丝丝的欣赏,当下也顾不得别人怎么看就站了起来大吼道:“韩青!你给我回去!”

    游狂一出生,众人才知道原来两人相识。

    “我本来也不想站出来的,但是他喋喋不休,我耐不住。”韩青无奈的表示。

    他是想跟高手较量,但是他并不像在这种斗兽场一样的地方出手,围观的感觉他并不喜欢,而且他也不想别人对他知道的更多。

    可是,这个管虎一再叫嚣。

    天尊颜面何在?

    “你姓韩就是韩先生了么?那我还不是东海龙王了!”此时游狂只觉得这小子实在榆木脑袋,也顾不上说什么话了,只要他赶紧下去就行。

    见到韩青依旧不动弹,游狂着急得给了孙老一个眼神,老人赶忙跑到了场中央:“小友,速速离去,这管虎可不是一般人。”

    说着,孙老就冲着韩青不停的使眼色,这个管虎就算是孙老自己都担忧,更何况是这个小子了,趁着管虎还没有发威,赶走韩青是最好的。

    只是韩青依旧巍然不动。

    管虎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韩青,他如今的实力已经逼近了武道中的绝顶境界,灵气已经能够收放自如,自然也能够感受到同道中人的灵气。

    眼前的这个小子,一点都没有。

    除非是宗师,否则就算是先天高手在自己的面前,他也能够感受到灵气的散发,可是这小子看起来不过二十岁,自己的尊师如今已经年近半百才到了宗师境界,这小子怎么可能?

    所以,一定是个愣头青。

    “不过,既然你上来了,就要承受我的威名,不论你想的是什么,挑衅我管虎,只有死路一条。”

    在管虎看来,韩青几乎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别说是自己了,随便一个习武之人都可以轻松搞定。

    不过虽然如此,依旧有不少人对韩青心生敬佩,看他少年模样,面对决定高手,丝毫不惧,单单是这份胆量,未来绝对可期,这些人扪心自问,在座年长十几岁甚至是几十岁的人,谁敢?

    平庸的人太多了,大丈夫当如是!

    “三伯,能不能把他保下来。”路小姐看着场中的韩青,眼中有几分惜才。

    这样的年轻人现在不多了,绝对是修炼的好料子,修炼一途,无所畏惧往往能有更大的前程,就算是路家年青一代,也找不到第二个敢直面这管虎而不惧的人。

    “遥儿,三伯无能。”老人叹息了一声,他何尝不想将这个青年才俊救下,在别人眼中,也许他是傻子,但是在他们武道中人看来,这是难得一遇的好苗子啊。

    路小姐点点头,眼神有几分黯淡:“这一趟浙北之行,终究不如意啊。”

    孙老见韩青终究不动,甩甩袖子走回了游狂身旁,他知道,说什么都没用了。

    管虎眯着眼睛看向韩青:“小子,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么?”

    韩青淡然道:“是你叫我的,否则我不会理你的。”

    管虎摇摇头蔑视的笑了两声:“我叫的是韩先生,是修炼武道的韩先生,可不是你这小孩子。”

    看着这位让所有人胆颤,以震撼的从天而降出现的男人,韩青依旧是面无表情耸耸肩:“武道不武道我是不知道,但如果你要为管狼复仇的话,那应该找我。”

    哗!

    “我是不是耳朵出了问题,这小子刚才说管狼是他杀的?那可是管虎的结拜兄弟啊,实力绝对不一般啊。”人们开始窃窃私语,但是语气中充满了质疑。

    诸位大佬也是一脸匪夷所思的看着韩青。

    “难道这个就是韩先生?”

    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啊,以韩先生最近的盛名来说,怎么可能是这么个学生样子的人呢?

    游狂深吸一口气,又吐了出来,定定的看着韩青,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本以为那管狼是个高手,结果见了之后不过如此,倒是你”韩青无视管虎渐渐阴沉的脸色:“刚才那招从天而降有点意思,不过想明白了也就那回事。”

    说完,韩青有点可惜的说:“若是你师傅能来就好了,兴许能过过瘾。”

    “吾师不可辱”管虎紧握着拳头,这一刻,不管他眼前的这个小子是不是韩先生,他都必须死了。

    这时,一直陷入绝望的荣鹏天你终于清醒了过来,他和丁典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是一脸的狂喜。

    只见荣鹏天激动的嗓门都颤抖了:“韩先生,我就知道您一定会来的!”

    说着,他怒气冲冲的指着管虎:“韩先生,无论如何都要让这个管虎知道我们浙北有您在!就绝对不容任何人染指!”

    他自己说不好使,可是荣鹏天是什么人物,杭城大佬啊,他的话还能有假?

    到了现在,就算是不相信也得相信了,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众人口口相传的韩先生啊!

    游狂用手扶着自己的额头,他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了,曾经,他无论如何都不敢想韩青就是如今名震江北的韩先生!

    “这就是你所说的弹指皆破吗?”、

    游狂直直看着前面的韩青,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原本已经走到马场门口的简钱丰李佳和马哥也呆立在那里,他们本想掉头就走,但是耳朵还是听到了这震撼人心的话。

    不知道为什么马哥和简钱丰双腿都开始颤抖了。

    之前对韩青种种的不屑,现在看来,就是名副其实的不识好歹啊。

    小善看着场中的韩青,玲珑的眼中闪烁着星光,娇嫩的小嘴不停的呢喃:“韩先生就是韩先生韩先生就是韩先生”

    “好好好好!”管虎阴沉着脸,言语越发的激昂。

    整个马场陷入了窒息,每一颗心都感受到了躁动,一股战意凛然的躁动。

    “韩先生,年纪轻轻不知道天高地厚,那就我来教你。”

    “我不远万里从师尊座下了来到这里,就是为了为我兄弟报仇。”

    “血染浙北,我也定让你除名。”

    血染浙北,我也定让你除名!

    言毕,管虎身形暴涨,就像是巨人一般,他的血管开始爆裂,浑身肌肉凝固,如同一座大山,片刻之后,他猛的腾空而起,双手合十竟在空中停滞,宛若一尊神佛!

    “这才是真正的佛门秘法!”

    三伯的镇定再也没有了,他浑浊的双眼闪着惊骇:“宗师弟子才有的正统秘法!”

    路小姐却不明所以,只知道看着场中那两道身影,心中不知作何感想。

    “佛门,照!”

    于空中,管虎轻声低吟,声音虽但却如梵音一般细细传来。

    一道金光,他身形骤降朝着韩青爆射而来,指尖,点点金丝闪动,气势逼人。

    看着管虎顷刻间逼近了自己,韩青只是扯了扯自己的衣袖。

    “佛门秘法,你可知三千世界多少佛门高手败于我手下?”

    “如此也好,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佛门秘法。”说着,韩青衣袖无风鼓动,双手微微靠在一起,虚空一划,一道银光绚烂!

    “佛咒。”

    “生死幻灭!”

    “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