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红磡之内,演唱会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每个人都陶醉在真正的天籁之音中,陶醉在华夏十几年最高质量的一场演唱会中。

    而没有人知道的是,就在他们欢呼呐喊的演唱会体育馆的上空,站在红磡巅峰之上,一道道灵气波动正在肆意横空。

    月如霜就这样静静的站着,因为今天是来到红磡,现代社会中,所以难得的他并没有穿上大黑袍,一身复古的唐装贴在他的身上,甚至连他的长发都做了一个艺术家一样的马尾表造型,虽然看起来已经足够怪异,但是相比他一身黑袍加上长发飘飘,算是能被人接受了。

    而站在他的对面,一身大红袍的柳眉却是这么的肆意潇洒,只是和她随风摆动的长袍如此自如不同,柳眉的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柳宫主,你来到港城也不和我们衔月楼说一下,真是有失远迎呢。”月如霜淡淡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心中有几分惊艳。

    曾经在港城他就听说过内地江南三十三宫,历史不在衔月楼之下,而且尽数都是女弟子,这百年来也一直是江南的霸主存在,只是港城卧虎藏龙,内地则是良莠不齐,月如霜一直没有高看这三十三宫一眼。

    但是看到柳眉,月如霜还是有些惊讶。

    这个女人的修为竟然到了天人境界,要知道,在内地,天人境界可是凤毛麟角的存在,而且就算是港城,也只有他和之前的金玲夫人达到了这个境界,而眼前这个女人竟然也到了天人,怪不得能成为江南霸主,并且和韩青一力将灵寂洞铲除。

    “天人初期,柳宫主真是让我没想到呢,这样的修为,江南太实在容不下宫主啊,何不来到我港城,面对世界,展露拳脚?”

    说着,月如霜轻笑着,虽然惊讶于柳眉的实力,但是他却丝毫不将柳眉当做对手。

    “跟在那个韩青的身后,能有什么能耐呢,柳宫主,他是一个人,你若是来了港城,我可以让整个港城为你做后盾,这岂不是比他更有价值?”

    说着,月如霜看向柳眉,脸色有几分真挚。

    真挚自然是装出来的,但是月如霜倒真的想让这个女人成为自己的人,一个天人前期的高手,而且不同于金玲夫人的双修之道,她是真材实料一点点修炼上来的,天赋惊人根基良好,若是能成为自己的人,那必将是自己的一大助力。

    跟着那个韩青?

    呵呵。

    简直就是浪费。

    说不定,这个女人真的会想通,然后跟了自己,必将,有了自己的帮助,她在内地也会更加壮大,而且,她也可以得到一直想要的港城的资源。

    “你来这里做什么。”

    但是柳眉却没有理他的话,而是直直的问道。

    这个女人的声音真好听啊。

    月如霜见过顶级的女人,比如金玲夫人,同样的雍容华贵,但是和金玲夫人比起来,眼前的柳眉却多了一份纯粹,在她这个修为,还能保持这分味道,十分难得,这也是吸引月如霜的地方。

    “做什么?”月如霜淡淡一笑:“当然是杀人了。”

    说着,他低头看向喧嚣沸腾的场内点了点舞台上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那个女人:“她。”

    说这些话的时候,月如霜面无表情冷静至极,但是柳眉丝毫不怀疑他能够做到,这个男人的实力太强了。

    站在他的对面,这么近的距离,柳眉竟然丝毫感受不到对方的灵气波动,要知道,自己也是天人前期的高手,若是想要对自己隐瞒,他的实力至少也是天人中期,而且,很可能已经到了突破阶段,否则,自己不可能一点灵气波动都感受不到。

    可就算是这样,自己也要拦住他。

    因为韩青说了,她的使命,就是保护林清歌的安全。

    这个女人,是他的女人。

    “有我在,你动不了她。”柳眉淡淡道。

    “哈哈哈,柳宫主是不是太自信了一点?以你的修为,想要挡住我?痴人说梦,他值得你这么做么?为了他守护一个女人”

    月如霜叹息了一声:“好复杂的关系啊,现在我明白了,为什么他能住进林清歌家,为什么你为他卖命,甚至,帮他守护这么女人。”

    “你是他的情妇,对不对?”

    月如霜直直的看着柳眉,看着她眼眸中深藏的悲伤。

    “她,才是正宫娘娘对不对?”

    说着,月如霜看向林清歌:“啧啧,让自己的情妇守护自己的女人,这个男人,真是心狠啊。”

    “柳宫主。”

    月如霜擦了擦自己的嘴角:“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他不知道你的魅力,不知道你的价值,让你做一个间不得光的情妇,但是我可以给你正宫娘娘的位置。”

    “来我衔月楼,做我的女人,我们同掌港城同掌江南,如何?”

    说完,月如霜朝前走了一步。

    嘶

    一道灵气波动实体化出现在柳眉的面前,形成了一把长剑的模样:“再往前一步,死。”

    月如霜叹息了一声:“值得吗?”

    “再往前一步,死。”

    柳眉平静的看着月如霜。

    “死的是你。”

    月如霜冷哼一声,看了看内场,林清歌的演唱会已经进行到了第三阶段的尾声,马上,她就要返回后台稍作调整准备最后一个主题的展现,时间,不多了。

    “和我作对的人,不管是你,还是你男人,最终的结局都只有一个,死。”

    月如霜淡淡道,比女人还要白皙的手在空中轻点了几下,只见数张符文凭空出现,只是这符文和充满爆裂力量的符文不同,分外的平静,甚至在外人看来只是几张纸而已,但是柳眉却登时间脸色骤变。

    “破!”

    她疾呼一声,提着长剑如降世的仙子一般,腾空跃起,朝着月如霜挥去。

    “你我的差距,太大了。”

    看着朝着自己冲来的柳眉,月如霜轻轻一笑,眼中寒芒一闪,只见几张符文同时朝着柳眉飞去,当符文来到了柳眉身边的时候,却并未贴在她的身上,而是围绕着她的周身旋转。

    但是此时的柳眉,手中的长剑已经消散,甚至身上的大红袍也停止了摆动,整个人,都被桎梏了。

    “想要困住一个天人高手,简单的灵气桎梏是不周全的,我衔月楼对掌控符文很是熟练,几张控制符文就可以让柳宫主在这里待上数天看风光了。”

    月如霜看着脸色渐渐苍白的柳眉说道。

    “现在,我就要让你知道,跟着那个男人,是多么错误的决定。”

    轰。

    月如霜话音落下,第一章符文燃烧,爆裂。

    噗!

    柳眉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明明不是很强的符文爆炸,甚至只是灵气的爆炸,寻常人根本看不出发生了什么,但是身处其中的自己却只能束手任由着符文不断的伤害着自己。

    “痛吗?”

    月如霜走到了柳眉的身旁缓缓坐了下来,就像是黑夜的乌鸦一样,静静的落在了红磡的高粱之上,笑谈着柳眉,目光却凝视着下面的女人。

    “告诉我,他在哪。”

    月如霜淡淡的说。

    “不可能。”柳眉咬着牙。

    轰。

    “啊”

    这一次,巨大的痛苦在柳眉的身上发生,只见她的玉臂泛出了殷红的血液。

    “他在哪。”

    月如霜再一次问道。

    “你找不到他的。”柳眉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但是她的倔强没有丝毫的减弱。

    “柳宫主,你真的要这样吗?”

    月如霜脸上有几分不耐。

    柳眉迎风而立,哪怕身上血迹斑驳。

    “下面的女人,还有你,你觉得对你来说,哪个更重要。”

    说着,月如霜看向场地内的女人,那个此时被全世界瞩目的女人,已经在月如霜的猎杀范围了,他的之间,是一抹黑色的尖锥,只要他一挥,这把灵气幻化成的尖锥就会刺透林清歌的身体然后消失,现代医学手段,完全无法追查到自己。

    这个世界都在关注的女人,会死在每一个人的眼中。

    柳眉的心一紧有些担忧的看向场内的林清歌。

    “在不在港城。”

    月如霜淡淡的说,这是他最后一次问了。

    “不要试图挣脱了。”看着柳眉,月如霜能够感受到符文之中,柳眉的力量正在试图冲破他的约束。

    “没有用的,这控制符文乃是我衔月楼的看家法门之一,虽然不能斩杀你这个天人高手,但是桎梏住你还是没有问题的。”

    就在月如霜还在等候柳眉答案的时候,地面上一道红色激光射了上来。

    月如霜眉头一皱低头看向下面。

    只见一辆辆警车停满了下面的路面,上百号穿着黑色特警制服的警察端着枪指着自己,严阵以待,甚至还有更多的警备力量朝着这边赶来。

    郭重的心都到嗓子眼了,这一刻,他是多么的庆幸自己跟着阿胜走了上来啊,刚开始的时候,他看了看上面,也怀疑只是两根柱子,毕竟这么高,他也看不清,但是为了谨慎起见,他还是用了高倍望远镜,这一看,他的魂就丢了。

    “老大,那是什么人,他们怎么上去?”阿强在一旁颤抖的说。

    “我他妈怎么知道,管他怎么上去的,管他上去干什么,管他什么人,现在这个时候,出现在那个位置,要是林清歌的演唱会因为他出现一点波动,你和我,不,整个港城都等着被上面问责吧!”

    说着,郭重暴跳如雷的拿起对讲机,询问特种部队是不是已经到达顶层,四面楼房内安插的狙击手有没有到位。

    “这两个人到底什么人”

    当对讲机内传来一切就位的声音之后,郭重的心才算是安稳了一点。

    内场之中,红磡位置最好的p包间之一,港城行政特首正坐在那里微笑着和国际友人介绍林清歌的演唱会,脸上满是自豪,但是这个时候,身后官员走了上来在他耳畔低语了几句,特首脸色大变!

    “不好意思阿德莱德先生,我先失陪一下。”

    说完,特首径直走了出来,一出来,瞬间一群人就为了上来,这些人尽数都是港城各个部分的最高长官!

    特首推开了所有人焦急的汇报,直说了一句话:“直接射杀,全力保证林清歌演唱会安全进行。”

    说完,他深吸一口气看向内场,看向那个港城的女儿低吟道:

    “绝不能出一点岔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