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山林酒楼?”

    车子停在了一处山脚下,李泽明下了车看了一眼头上的牌匾,上面写着这四个字。

    郑少臣也一身西装的走了出来看了一眼这个牌匾之后脸上也微微诧异:“山林酒楼,我还是第一次来呢。”

    “是,别说山林酒楼了,这太平上东南角我都是第一次过来,没想到这里竟然还会有一个酒楼,而且看起来环境很不错,怎么一直都不知道呢。”

    李泽明疑惑的说,但是心头对月如霜更加高看,衔月楼果然格调高雅,选的地方都是他们不知道的。

    李家和郑家的管家还想上来伺候,但是被李泽明和郑少臣拒绝了。

    “这次是月楼主亲自请我们赴宴,月楼主是我们的恩人,在恩人面前就不要这些假把戏了,你们还伺候我们,到时候,我们都要亲自给月楼主端茶倒酒以表我们的感激之情。”

    李泽明挥挥手,管家就被他打发走了,郑少臣亦然。

    管家退回到车里等待之后,太平山上的小道上,三郎走了下来。

    看到三郎,李泽明和郑少臣就热络了很多,毕竟三郎之前也跟着他们,而且在利苑酒楼那一出两人也被三郎的演技所折服,在那样的情况下,三郎甚至表现出想要杀他们的意思,为的就是让那两个老头彻底的松懈,为之后那仙子一样的人物出场打好了几处。

    “三郎兄弟。”这样想着,李泽明和郑少臣两人很是开心的走了上去。

    “楼主已经在酒楼里面等着了。”

    三郎淡淡的说,语气没有任何的波动,似乎都李泽明和郑少臣的热络爱搭不理。

    李泽明和郑少臣脸上窘了一下,不过也不在意,这三郎的性子他们也算是了解一点,为人沉默不爱说话,甚至他们偶尔还会觉得这个三郎像个机器人一样,没有任何的情感。

    “不能让楼主久等了。”

    李泽明赶忙大笑化解尴尬,三人朝着山上走去。

    太平山乃是港城第一山,不论是面积还是名气,人人皆知,但是无人知晓的是,就是这样一座名山,在它的东南角却被封闭起来,平日里寻常人根本不能进来,甚至港城的大人物也没有门路,原因无二,这里乃是衔月楼的领地。

    数十年前,衔月楼一任楼主在这里建造了一座酒楼,久而久之,港城政府也将这里直接划给了衔月楼,毕竟这里本身就是衔月楼的酒楼,能来这里的也都是修炼之人,虽然修炼之人只要不展现出非凡的手段,看起来也和寻常人无二,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港城政府还是直接将这里划给了衔月楼来使用,外人不得入内。

    远处一个雕栏玉砌的酒楼出现在眼前,尽头,黑袍男子迎风而立。

    “月楼主,泽明来迟了!”

    “月楼主,少臣来迟了!”

    看到那抹身影,李泽明和郑少臣激动的说。

    月如霜嘴角上扬撇了他们一眼摆摆手:“还好。”

    说话间,李泽明和郑少臣就走到了月如霜的身旁,寒暄了几句之后两人打量了一下这个酒楼,酒楼的面积不大,也就是寻常的三层小楼,总面积估计也就是不到一千平米,但是装修布置却很有民族味道,只是让李泽明和郑少臣有些纳闷的是,这酒楼空荡荡的,似乎除了他们三人和三郎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

    一点声音都没有。

    “这酒楼乃是我衔月楼自己的酒楼,往日里也都是衔月楼长老们在一起聚餐开会的时候才会用,最多也就是和其他同门见面相商的时候会用上一用,已经很久没有开张了,这次二位前来,我让大师傅已经带着人手在后厨忙活了,二位,请。”

    月如霜看出了两人的疑惑,淡淡一笑催促二人即刻进楼。

    李泽明和郑少臣笑了笑:“原来如此,那我们真是三生有幸了。”说完,两人兴高采烈的走了进去。

    当两人进去之后,月如霜看了三郎一眼,三郎靠近他低声道:“没人跟踪。”

    月如霜微微一笑点点头。

    “月楼主,这里还真是闲庭雅致啊,山风拂面,绿树成荫,和月楼主的酒楼比起来,我的离凰大酒店显得太庸俗了,真想以后有机会能多多来啊。”

    坐在包间之中,李泽明看着窗外的郁郁葱葱羡慕的说。

    “哦?”

    月如霜笑了笑:“既然喜欢,那日日待在这里岂不美哉。”

    李泽明哈哈大笑:“我倒是想,只是家里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就算是想休息也没有时间啊,不过,如果可以,我是真的希望能每天生活在这种环境中呢。”

    郑少臣也深表赞同。

    钱不是坏东西,有钱谁不高兴?

    但是为了钱,损失掉时间和自由,这也是代价。

    郑少臣和李泽明,都是每天在金钱里面翻滚的人,站在这自然的馈赠之中,心中尘念消散,平日里的压抑和辛劳都淡化了几分。

    “我说的是真的。”

    月如霜笑着说。

    李泽明一愣有点没反应过来:“楼主你说什么?”

    “我说让二位日日待在这里。”月如霜笑了笑,餐桌上空空如也,三人已经坐在这里一个多小时了,也没上菜,李泽明和郑少臣也没问,月如霜在他们心中不是一般人物,俗世的规矩到这里行不通,想来大厨应该还在忙。

    但是两人不解的是,明明只有三层,就算是后厨再隐蔽,也应该有点声响吧?

    这么安静,有点不对劲。

    不过二人显然也不在乎,有月如霜在,能有什么事呢?

    但是现在,月如霜要来事,那就没办法了。

    “既然外面那么辛苦,天天待在这里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岂不是美美的?”月如霜嘴上的弧度有几分阴森诡异。

    一股不好的感觉涌上了李泽明和郑少臣的心头。

    “楼主的意思是?”

    郑少臣皱着眉头问道。

    “啪啪。”

    月如霜拍了拍手。

    三郎从外面走了进来。

    “以后二位的饮食起居,交给三郎来负责,在这里看看山景,吃吃野味,要是还需要什么的话就跟三郎说,电脑,p,手机都可以,想上也行,一切都满足二位,只是,络外传的功能将会被我们屏蔽,也就是说,你们可以知道外面的世界,但是却不能与外界有任何的联系。”

    月如霜摊摊手遗憾的说。

    这个时候,李泽明和郑少臣的脸色已经变了。

    “楼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泽明颤巍巍的说。

    “没什么意思,棋子没有价值了,现在又不好弃,就只能暂时找个安全的角落关着了。”月如霜笑着说。

    李泽明和郑少臣脸色大变,一股阴谋的味道笼罩他们两人。

    砰。

    李泽明当即站了起来正准备大声呼叫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张口了,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郑少臣的身上。

    两人面色骇然,惊慌的看着对面露出得意笑容的月如霜。

    “蠢。”

    他看了一眼两人:“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走到今天的位置的,一点防范意识都没有,真以为我是你们的救世主吗?”

    “哈哈哈哈。”

    他仰天长啸。

    “你们的救世主,不是我,而是韩青,据我所知,你们应该认识他,甚至,在拍卖会上他还向二位表达过好意,只是被你们拒绝了。”

    月如霜走到两人的面前轻轻的看着两人,脸上满是不屑。

    “唔唔唔”

    李泽明在挣扎,但是看起来一切正常的空间,他却丝毫动弹不得。

    “利苑酒楼救你们的不是我衔月楼的人,而是他的人。”

    月如霜一字一句的说,他喜欢这种一切揭晓的感觉,一切,在自己的运筹帷幄之下,玩弄别人,最终看到他们恍然大悟悔不当初的神情。

    太爽了。

    “灭了合欢的,杀了金玲夫人的,也不是我,是韩青。”

    “哦对了,还有,当初在利苑酒楼,三郎三郎是真的想杀你们,要不是那个女人出现,你们两个心在应该已经在结伴奈何桥上走一遭了。”

    说完,月如霜肆意大笑。

    林惊飞鸟,枯叶翻腾。

    “而现在,你们的那个救世主,要迎接我这个恶魔了,这场好戏,终于要落幕了。”月如霜深吸一口气,志得意满的说,随即,他朝着门口走去,准备离开的时候,他转身看向李泽明和郑少臣:“林清歌的演唱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吧,听说你们都订好票了,等着吃完饭一起去看?真是可惜,那么隆重的演唱会,整个世界都翘首以盼呢,只是二位却没有机会了。”

    月如霜笑了笑挥舞了一下自己手上的票:“我帮二位去看吧。”

    说完,他转身离去。

    留给李泽明和郑少臣的背影,是那么的绝望。

    “清歌”

    李泽明低声呢喃,眼中会很万千,一旁的郑少臣也是身子微微颤抖,一脸绝望。

    当月如霜离开这里之后,束缚他们的力量终于消散,但是整个包间都已经被月如霜用灵气屏蔽,二人只能颓然的坐在椅子上,痴痴的看着外面自由的天空。

    “韩青”

    郑少臣低声呢喃。

    “对不起”

    他的眼中落下悔恨的泪水,只是此时,一旁的李泽明却更加的悲伤:“清歌他要对清歌做什么”

    山林酒楼之中的囚禁无人知晓。

    此时整个华夏的眼光都汇聚到了同一个方向,同一个位置。

    红磡,传奇演唱会终于在千呼万唤中拉开帷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