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丕格横行东南亚也不少年了,什么风雨没有见过,金三角那种地方都能全身而退,自然不是会怕的主。

    但饶是如此他也深知眼前男人的强悍,从千米高空下落,这样的实力更在自己之上,而到底到了什么程度,他也不知道。

    不过他知道的是,想要有胜算,就必须拼命。

    “佛门秘法。”

    管虎看着眼前开始积蓄力量的丕格说道,眼神有丝丝的期待。

    “你能将佛门秘法融入到拳击中,也算是有点能耐了。”说完了赞许,他随即轻笑:“既如此,我就让你十招吧。”

    哗!

    全场鸦雀无声,大家都听到了这个男人口中的话。

    让丕格十招。

    什么概念,刚才除了丁典之外可是从未有人能在丕格手上走十招的,现在这个男人说让十招。

    不可思议。

    “士可杀不可辱!”丕格看着眼前的男人怒火燃烧,闯荡东南亚这么多年,他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

    他双拳紧握,身子微躬,当真像是一头凶猛无匹的孟加拉虎一般朝着管虎冲了过去。

    “这样的丕格,就算是我也不敢让十招。”孙老的皱纹更深了。

    游狂心中一惊,再看向苏放只见后者此时正偷偷的看着自己。

    “苏放,你想抢我的位置?”

    这一刻,游狂终于知道苏放心里打的什么算盘了,第一次,就算是游狂都有点坐不住了。

    而站在荣鹏天身后的丁典心中竟有了几分侥幸,要是刚才的自己就遇上这样的丕格,怕是未必能坚持十个回合,原来他竟然还未使出全力。

    只有场中的管虎无动于衷,当丕格袭来的时候他只是一个侧身,在他人看来恐怖异常的一击就这样被他躲开了。

    嗖嗖嗖!

    丕格攻势如潮水,但是九招之后竟然连管虎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终究只是入门,如果你的秘法能够再上一个台阶的话,说不定可以勉强碰到我。”

    说着,管虎微微弯腰,躲过了丕格的最后一击。

    丕格深吸一口气脸色骤变,刚准备转身的时候就感觉背后一股巨大的力量朝着自己袭来,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超前冲,试图躲过身后这一击。

    “晚了。”幽灵般的声音传来。

    丕格只觉得自己背后犹如万箭穿心,虽只是一击之力,但是到了自己体内竟有灵气乱窜,只是短短的两三秒,自己的经脉尽断!

    “若是你能修的更加上乘的佛法,说不定能接我一招,只是真正的佛门秘法你们孟加拉国又怎能看到,只有吾师方懂。”

    说完,管虎的手从丕格的背上收了回来。

    轰。

    之前战神一般存在的丕格,就这样再无一语的倒地。

    丕格,死。

    退后两步,管虎叹息了一声,似乎很是没劲,他环顾全场:“还有谁?”

    无人应答,之前的胡子渣闷声闷气的坐在游狂的身旁不发一言,而其他大佬更是大气都不敢出。

    从天而降,一击斩杀丕格,这样的威势还有谁敢站出来?

    就连一直淡定从容的路小姐也脸色异常严肃,身后的三伯更是面若寒霜,他们两人都知道,面对这个男人,毫无胜算。

    难道今天浙北真的要改朝换代了么?

    当年的霸主陨落,今朝新王登基?

    全场的目光再一次汇聚到了游狂的身上,此时,能够主持这最后一站的,只有他了。

    而管虎的眼神也最终看向了他,他这一次来浙北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将佛门的势力在这里扎根,而第一个要铲除的就是游狂,新王当立杀鸡儆猴,这个鸡魁最好的选择就是游狂!

    游狂低着头,眼中闪烁,过了片刻之后终究是抬起头来看向孙老。

    “孙老,还要仰仗您了。”

    原本,自己今天是不希望孙老出手的,有胡子渣在前面压住众人,就算是今天不出手,游狂依旧是浙北第一人,但是如今自己的左膀右臂断了,逼得只能孙老亲自出手了。

    “游爷言重了,老朽半截身子已入土,就等着为爷最后一战呢。”孙老的眼神慈祥,他虽年长游狂二十岁,但他的命却是游狂救得,为了报恩,只有以命偿命,他心甘情愿。

    游狂心中一抖,他明白孙老这句话其实已是诀别,但是他别无他法,坐在这个位置上,他终归是要出手的。

    “若是不敌,就认输,不必硬扛,我倒是想看看这个苏放能有几个胆子想抢我的位子。”游狂嘱咐了一下。

    孙老笑了笑,不发一言走了下去。

    当看到孙老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管虎露出了一抹笑意:“只可惜你年事已高,否则你的实力还是足够跟我过上几招的。”

    孙老眼神尖锐,仿佛当年的英姿再度回来:“一把老骨头,也能放光辉。”

    管虎微微一笑:“看你步伐,应当是鹰门之下,不知道你可认得孙世昌。”

    闻言孙老大惊失色:“我师兄如今已是鹰门掌门,天赋异禀,你如何识得?”

    管虎藐视的冷哼了一声:“掌门?就他那点微末道行,在我师手中三个回合都没有走完,当初战罢师傅十分后悔,竟然挑中了这么一个不经用的,浪费时间。”

    “你师父?”孙老脑海中一道灵光闪过,似乎想起了什么。

    “裘万山乃是吾师。”

    唰!

    孙老当场呆若木鸡,过了一会之后他颤抖的说:“当年让我师兄三年不出关的裘万山,就是你师傅?”

    管虎微微点头。

    “佛门,裘万山。”三伯闭上了眼睛,脸上有了了然的神色:“怪不得如此强势,原来是宗师弟子,难怪。”

    “裘万山?为何我没有听说过。”路小姐心中不解。

    三伯叹息了一声摇摇头:“小姐潜心修习华夏武道,自然不知道海外的情况,这佛门裘万山乃是名动天下的宗师高手,坐下弟子三十,其中最为优秀的”说着,他看向场中:“应当就是他了,惊雷,管虎。”

    说起管虎也许知道的人不多,毕竟佛门弟子在外面行动都是代号,而说起惊雷这个代号,就无人不识了。

    游狂颓然的靠在了椅子上,心中颇有点万念俱灰的感觉,他想过苏放背后是有靠山的,但是他觉得这个靠山最多也就是能够和自己掰掰手腕而已。

    何曾想,竟然是佛门。

    “这管虎本身的实力在海外就已经有了积淀,再加上他背后的佛门,我小小的浙北在他眼中还不是手到擒来。”

    想到这里,游狂无力的叹息了一声,心中只能指望孙老能够创造奇迹。

    但是他也知道,若是奇迹能够发生,也不叫奇迹了。

    “当年裘万山在国内的实力,那真是让人绝望啊,若不是最后江城风亲自出手,怕是华夏真让他挑遍了。”龚大师看着场上,回忆起了当年的情形。

    “江城风?大师说的是京城的江家少将军?”苏放震惊的问道。

    龚大师缓缓点头,似乎提到这个名字就是他也仰慕十分,江城风的名字在华夏不论任何层面,都是传说一般的存在,时至今日,他也是华夏最有可能突破宗师境界,迈入百年来无人探寻的天人之境的人,更何况他如今年纪尚且二十多,是名副其实的天纵奇才。

    “既然只有江城风能够压住的裘万山,那他的弟子尤其是虎哥,自然是在浙北是无敌手了。”苏放心头大快,笑的越发肆意了起来。

    而就在众人还在低声议论的时候。

    场上已分胜负,毫无悬念的,管虎在第九招的时候击败了孙老,若不是游狂及时站起来认输,孙老甚至有性命之危。

    到了现在,全场再没有人敢多说一句话。

    游狂已败,浙北还有谁能拦住此人?

    “可还有人要战?”

    管虎背负双手,俯视所有。

    站在至高点,游狂脸色阴晴不定,最终还是悻悻然坐了下来,再无一句话。

    苏放几乎是跳了起来,他站在看台的最前端兴奋的摇旗呐喊:“虎哥之威,莫敢不从!”

    每个人心中都是感慨万千,此刻,他们仿佛亲眼见证了改朝换代的发生,管虎的实力实在太惊人了,整个浙北,再无人能敌。

    管虎脸上挂着似有似无的笑意,他的眼神划过全场,所到之处任何一个人都心虚的低下了头,没有人敢和这个未来的霸主对视。

    只有荣鹏天的身子不断颤抖,一股股窒息笼罩着他。

    “果然是管虎。”

    丁典也是心头一片冰冷,之前就已经调查到了管狼的事情一定会惹来管虎,只是没有想到会是在这样的场合。

    “他们会报复的。”荣鹏天吞了吞口水,心中忐忑。

    但见管虎在示威之后,无人敢说话,但他却也没有下场,而是依旧看着看台,眼中不断地闪烁,过了良久,他呐喊了一声:

    “韩先生,你还要藏到什么时候?”

    韩先生?

    不少人诧异,这韩先生是何许人也?竟然能让管虎亲自招呼?但也有人似乎想起了这么个人物。

    “莫不是最近浙北风头大盛的那位韩先生?”

    管虎朝前走了一步,眼光如炬:“你能斩杀我弟弟,我量你有几分实力,难不成要做缩头乌龟?”

    “今时今日,我管虎就站在这里,要为我结拜兄弟一雪前耻,更为我佛门骋威。”

    “万里寻你,只为将你当场斩杀!”

    “若你不出,今日我将让整个浙北重新洗牌!”

    管虎的话如同沉钟一般砸在每个人的心里,整个浙北重新洗牌,这样的豪言壮语说在管虎的手中却没有人敢怀疑。

    以他的实力,再加上背后的佛门,有什么办不到的?

    “这位韩先生到底来了没有啊,前段时间不是威风的很么,怎么就不敢出来了。”

    “莫不是被管虎吓破了胆吧,难道是个狐假虎威之人,只是我等倒了大霉了,要替他承受关乎的仇恨。”

    人们此刻心中绝望,看这个样子,这韩先生分明是被吓跑了。

    管虎静静的站着,目视前方。

    一分一秒,如同檐下水滴一般,在众人心中缓缓滴落。

    时间不等人,转瞬间已是五分钟。

    场上依旧只有管虎一人,而看台区无人应声。

    韩先生,并没有出现!

    荣鹏天终于扛不住了,他眼中透露着绝望晃晃悠悠的坐在了椅子上,双眼望天万念俱灰。

    “韩先生没来”

    就连一直低着头的游狂也是微微摇头,这个传说中的韩先生,真的只是传说么?还是他真的存在?若是存在,他真的能够拯救浙北于水火之中么?

    如果他可以,游狂甚至愿意答应他的一切要求,只要浙北在自己手中,就行。

    但是现在看来,这个韩先生,恐怕真的只是传说了。

    寂静似乎笼罩了整个长杏镇,人们悲观的感受到,今天,就是风云诡辩的一天了。

    只有苏放站在那里,似乎已经看到了他执掌浙北的未来。

    “韩先生?在虎哥面前,还不是病猫一个!”

    然就在此时。

    一个身影于群雄中站起,于大风中巍然,于千呼万唤中,终出来。

    “我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