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之后,展风去武当做了什么,见到了什么,了解了什么,任老不知道。

    他说,展风回来什么都没有告诉他。

    “这个孩子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从前他是那么活泼,但是回来之后,想要在这孩子脸上看到笑容,就很难了。”

    “发生了什么。”

    韩青默默的问道。

    “我问过,但是他什么都不说,武当已经不是我离开时候的武当了,所以,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清楚。”

    老人感慨了一下。

    “总之,从那之后这孩子就不说话了,而且我发现,他去武当这么长时间,归来之后修为是有所精进,甚至已经和当时的我不相上下了,但是,这个时候他却开始疯狂的搜集一些药材。”

    “药材?”

    “没错,顶级的药材,展风那时候在港城已经是威名远扬了,虽然他消失了这么久,衔月楼和合欢派都已经崛起,但是展风归来之后,依旧是港城第一人,不少人还是很在乎和他的关系的,所以,当得知展风需要药材的时候,不少谄媚的人开始不断的送一些药材过来,企图能够获得展风的帮助。”

    老人低沉的说,这个时候他的语气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颓废,谨慎,低沉和压抑,取而代之的,是直到今天依旧迷茫的不解。

    “若是往常,展风绝对不会理会这些人,这些人都是些上不了台面的家伙,仗着有些钱想要和季元斋攀上点关系为以后他们在港城的生意铺路。”

    “但是让我们没想到的是”

    “你的爱徒接受了他们的谄媚。”韩青看着任老说。

    任老点点头,心中阵痛:“刚开始,我看到他脸上的犹豫,我知道,我也说过,这孩子心善啊,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人都是什么人,但是但是他终究还是伸出手了。”

    说完,老人双手抱头痛苦不堪。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源源不断,所有人都知道季元斋门主现在需要药材,而且只要是好的药材,他都会要,立马,整个港城乃至珠三角地区手上有点货的人都过来碰碰运气,顺便沾上一点季元斋的关系,就这样,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展风就拥有了不少顶级的药材,甚至很多都是千金难求有价无市的药材。”

    “之后之后他从岭南请来了以为炼丹大师,炼制了不少顶级的丹药。”

    说到这里,老人摇摇头:“现在想想,当时这孩子分明就是走火入魔的样子,只怪我当时太宠他了,什么都没有管”

    “后来呢?”

    “后来?”

    老人深深地看向坟墓。

    “后来,我就把他埋在了这里。”

    “死了?”

    韩青身子一震没有想到。

    “死了。”

    老人苦笑了一下:“经脉爆裂,粉身碎骨。”

    “尸体也没有?”

    老人点点头。

    “这是一座衣冠墓?”

    “是。”

    风吹来雨,雨吹来故事。

    落在黄土上,故事也有了注脚。

    “丹药服食过量虽然也有影响,但是以展风天人中期的实力,难道会不知道这个道理?那么多顶级丹药,就算是再大的**颈,只要他慢慢来,一定可以突破的,为何会落到粉身碎骨的地步?”

    丹药,若是服食的时间节点以及身体承受能力合适的话,丹药就是一种助力,对于修炼之人来说非常重要,但是同样的,是药三分毒,若是滥用丹药的话,就算是仙丹,该吃一颗吃了十颗,那也是毒药。

    这个展风不可能不明白这个道理。

    “他想转。”

    老人默默的说。

    “转?”

    韩青没听懂。

    老人深吸一口气沉默了片刻才说道:“他想强行依靠丹药的加持将灵气淬炼成精气。”

    “精气?”

    韩青一愣:“他不是武道之人吗?怎么可能会有精气?”

    老人紧皱着眉头:“你不用问我,这么多年了,我也不知道他为何会这样做,我只知道,他这一切诡异的行为,都是从武当山回来之后发生的。”

    “他也许是知道了什么,想要尝试将自己从武道之人转到修真之人,可是”任老转头看向韩青,雨水中,老少对视:“小友应该也知道,修真远不是修道武道可以相比的,想要转过来谈何容易。”

    韩青点点头。

    “如果他是一张白纸,都比一个已经在武道上走了这么远的人来的容易。”

    “没错。”

    任老显然也知道其中艰难:“所以,展风死了。”

    “我从幕后再一次走了出来,将一些弟子遣散,能打发到内地的就打发到内地,不能的就让他们去海外,实在不行的,就留在季元斋,生老病死,直到最后,季元斋也就没人了,就剩下我一个老头。”

    这个时候老人的脸色再一次回到最初的自嘲。

    “从当年我身背长剑离开武当,到后来我创建季元斋,再到后来,我一把火,将港城的季元斋烧的寸草不留,来到了这里。”

    老人看向海,老人与海。

    孤独,这是他最后的归宿。

    韩青知道,自己精心培养的弟子就这样陨落了,对于任老来说,打击太大了,更何况,想到老人的年龄,他的心境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韩青倒是能够理解,只是,他和任老终究不是一路人,遇到挫折,任老的选择是结束,而韩青会选择重新开始,永无止尽。

    前世三千至尊,今生修为不存。

    也要以命搏天,再临三千。

    “你离开的时候,武当,还是大家心中的武当吗?”韩青看着老人崎岖的身体说道。

    老人点点头:“当时的武当,吾辈向往之。”

    韩青点点头。

    也就说,如今的武当,不,甚至老人离开之后,展风去之前,就已经变了。

    武当,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早就已经决定亲赴武当,只是没想到在这里还能有所牵连,也罢,他日,我倒是要会会如今这看不清的武当山。”

    这样想着,韩青突然看向老人凝声问道:“武道修道转修真难一些,但是不得不说,修真之人想要自降身份到武道和修道,并不是很难,你,应该就是其中之人,并且,成功了吧。”

    说完,韩青眼神灼灼的看向任老。

    任老的靠坐在孤坟上,雨水早已经打湿了他的衣衫,苍老的身子被衣服紧紧的贴着,枯瘦入老木。

    “没错。”

    老人淡淡道,眼中精光一闪看向韩青:“融合期的修为小友,你身上的秘密可不比我少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