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直接从宗师突破到天人之境?

    说实话,韩青对于如今地球上的修炼有一些了解,知道他们每层境界之间强弱的不同,但是他并不清楚境界之间的提升难度有多大。

    他知道,和修真境界突破比起来,肯定会容易不少。

    但是在地球这种修炼条件下,他们面对的困难和阻力也不少,从宗师突破到天人想想柳眉,韩青还记得她说过她用了数年的时间,而柳眉,已经算的上是天赋惊人了,否则也不会继承三十三宫成为江南霸主。

    而这展风竟然要直接从宗师突破到天人?而且还是刚刚突破到宗师的情况下。

    “他成功了吗?”

    韩青低声问道。

    “成功了。”

    任老脸上满是自豪,他看向展风的坟墓骄傲的说:“成功了,两年时间,展风在洞穴之中足足两年时光,当他再出来的时候,俨然已经是天人高手!”

    韩青身子微微一震,再看向这坟头的时候,韩青敬重了许多。

    “出关,站在列国擂台之上,战胜列国高手,最终又将港城所有宗门的掌门全部挑落马下,年仅二十多岁,这孩子就站在了港城乃至粤省之巅。”

    韩青微微颔首,对着这愤怒表达着自己的敬意。

    任老所说的,和唐玉所说的差不多,展风天之骄子横空出世,这同样也是他人生的巅峰,这之后,他成为了港城人心中的精神支柱,也成为了一个传奇。

    “那个时候,真是人人敬仰啊,多少英雄好汉在我季元斋门外,渴望能看这孩子一面,多少老百姓感激涕零感恩展风能为他们出头。”

    任老唏嘘的说。

    “也就是那时候,我觉得将季元斋门主的位置给他,我在季元斋门主的位置上待了将近百年,终于,终于有一个人能接班了。”

    “黄天不负我。”

    任老对天拱拳。

    “本以为,这是我季元斋改朝换代再扬风帆的机会,谁知道”

    “唉。”

    韩青眉头一皱急忙问道:“谁知道什么?”

    老人苦笑了一下,眼中有几分悲凉,他深深吸了一口烟看向乌云滚滚的天:“谁知道,这就是我季元斋的巅峰了。”

    “成也展风,败也展风。”

    任老低声叹息。

    “为何。”

    韩青心中有些急切,之前,唐玉也说到了这个年轻门主似乎经历了什么,之后就销声匿迹,而伴随着他的销声匿迹,整个季元斋也逐渐没落,甚至最后没人知道季元斋去了哪里,季元斋和这个曾经的英雄,是否还在港城。

    “为何?”

    老人颓然坐在了坟头上,手放在泥土之上。

    此时,他周身的雨水突然没有了阻碍,全部落在了他的肩头,他的眼神看向木牌,其中都是怀念,许久之后他抬头看向韩青“我应该告诉你吗?”

    韩青心中疑惑。

    “为何不能告诉我。”

    老人苦笑了一下:“告诉你,也许,你就会走上他的路。”说着,老人爱怜的抚摸了一下黄土“一条不归路。”

    呜呜呜。

    大海的远处,一艘巨轮浮现在眼前,在轰鸣声中,它又缓缓的消失在了海平面,没有人会知道,在这远离大陆的荒岛之上,此时还有人说着当年的故事。

    “他去了哪?”

    韩青直直的问道。

    老人一愣:“去了哪?”老人笑了笑:“告诉你又有什么用呢。”

    “难道你不想知道,他为何会变成那样吗?”韩青默默的说。

    老人身子一震。

    沉默了许久之后他看向坟墓,木牌之上,展风两字在雨水中斑驳。

    “武当山。”

    “武当?”

    韩青瞳孔骤缩。

    “没错,武当山。”

    “为什么会去武当。”韩青不解,但似乎又能理解。

    武当,这个在华夏历史中不得不提的宗教圣地,作为华夏道教的圣地,华夏人人皆知,而武当,不仅仅是宗教圣地,更是很多人心中精神信仰所在,而除此之外,武当另一个不得不提的就是他的修炼地位。

    这里乃是华夏修道之始地。

    自从华夏出现修真之人后,武当就一直以中心地位屹立于华夏之巅,无数惊才绝艳的修真高手在这里诞生,甚至当年韩青的师父青帝莅临地球的时候,都特意去了武当山一观。

    可见,武当之深。

    可是这展风好好的为什么要去武当呢?

    “他去那里做什么。”

    韩青问道。

    老人脸上纠结,似乎提起了当年伤心的往事,沉吟了一下缓缓道:“他想知道,为何我能活这么久,而且,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他遇到了**颈。”

    “**颈?”

    “没错,当时到了后来,他的修为已经到了天人中期,而那个时候的我,修为也只是中期末尾而已,已经不能再传授他什么了,所以,想要提高,他只能靠自己,小小的港城,自然不能再满足他的雄才大略,想要成就一番伟业,他得走出去。”

    “展风啊”

    老人说着,捻起一抹黄土。

    “傻孩子,为什么一定要去呢。”

    “为什么是武当?”

    “因为我。”

    老人直视韩青的双眼。

    “因为你?”

    老人淡淡点头:“没错,因为我。”

    说着,他眼神缥缈:“因为我,就是从武当而出。”

    “你是武当山的弟子?”韩青一愣,这倒是让他没想到。

    “没错。”似乎追忆到了往事中比较美好的事情,老人的脸上有些亢奋。

    “那个时候,展风不仅仅遇到了**颈,他对我也越发好奇了起来,也怪我,太宠着这个孩子了,什么事情都告诉他,现在想想,真是悔不该当初啊。”

    “唉。”

    重重一声叹息。

    “他问我为何能活这么久。”

    老人看着坟墓:“我告诉他,因为我曾经是”

    “曾经是修真之人。”

    韩青看着老人的双眸,一字一句的说。

    老人身子一震脸上一片苍茫。

    “修真多少年没有听到这两个字了。”颤颤巍巍的声音中,老人落下了几滴浑浊的泪水:“是啊,我曾经就是,修真之人!”

    说着,一股强横的气息因为老人情绪的波动而喷涌了出来,周遭大雨炸裂,老人如同雨神一般屹立在泥泞之中。

    “修真,这两字让这孩子疯狂,他抓住了突破的稻草,甚至他觉得是改变他整个人生的指南针。”

    老人看着愤怒低下了头。

    “不顾一切的,他去了武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