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雨越发磅礴,展风的坟前韩青和任老并肩而立,在他们的周身,任何雨水都无法接触到他们,此时两人沉默无言,都静静的看着这孤零零的墓碑,天空之上,乌云滚滚,远处,大海咆哮着它的挣扎。

    “当年,这孩子是我最骄傲的一个弟子。”任老看着这块墓碑嗤笑了一笑。

    “这么多年了,这孩子的故事,我很久没有和人说起了。”

    烟斗在雨中燃烧。

    任老深深吸了一口烟,脸色有几分怅然:“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个故事告诉你,很合适。”

    老人看向身旁的韩青。

    差不多的身材,差不多的感觉,也许有不同,展风是一个活泼的孩子,而眼前这个青年,似乎多了几分深沉和忧郁。

    但是在修为上,他似乎比展风还要强大?

    老人不知道,若是同样年纪的展风和这个年轻人交手,谁能更胜一筹。

    “展风就是五十年前率领季元斋走到港城第一宗门的那个少年门主吗?”韩青看着这块墓碑,想到了之前唐玉和自己说的那个惊才绝艳的年轻人。

    老人点点头。

    “他的故事,看来还有人记得。”

    “记着的人还有很多。”韩青淡淡的说。

    老人笑了一下:“陈年烂谷的事情了,没想到还有人记挂着,看来这孩子还是留下了一些痕迹的。”

    韩青沉默。

    那何止是记得,对于这个少年门主的事情,哪怕只是听者,韩青依旧能感受到他当年的优秀,在那么混乱的港城,在各国势力的角逐之下,他能带领季元斋拔地而起,这是怎样辉煌的历史。

    怎么会有人忘?

    “这孩子资质百年难得一见,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就知道,假以时日,他会震动整个港城,只是没有想到,我还是低估他了,短短十年的时光,他就从武道入门走到了宗师境界,别说是港城了,在当时的华夏,能做到这些的,都是凤毛麟角。”

    十年时光。

    从普通人跨过三流,二流,一流,绝顶,先天,达到宗师境界,几乎可以说是不到两年就提升了一个境界,尤其是,修炼之人到了后期,每一个境界的提升都会比前面更加困难,尤其是对于地球上这些修炼之人来说,一流到绝顶,绝顶到先天,这都足够困住很多人十年,二十年,甚至是半生的难度,更别说是先天到宗师了,在港城可能还好点,但是在华夏内地,宗师高手可是能够雄霸一方的存在啊。

    而多少人终其一生都无法从先天走到宗师境界,更何况十年?

    “确实了得。”

    韩青由衷的说,想想前世的自己,有时候韩青觉得自己是幸运的,早自己穷困潦倒准备放弃生命的时候,自己的师父出现了,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自己直接涉足三千世界,在师父那样的人物培养下,自己历经万年站在了三千世界的顶端。

    但是,那毕竟是前世,而且自己也有贵人相助。

    可若是自己是展风,自己能做的比他好吗?

    韩青不知道。

    “这孩子性格也好,很多事情看不惯,心善嘛,没办法,五十年前的港城小友应该也有所了解,那个时代可和现在不一样,到处都是纷争,到处都在流血,人们为一口饭,甚至能卖儿卖女,那个时候谁在乎华人的命啊。”

    老人苦笑了一下。

    “皇亲国戚都不存在了,内地一片战火纷飞,港城就成了所有人眼中的安稳之地,但是事实上,这里才是真正的龙潭虎穴啊,华人,在这里就是劳工,就是最贱的存在,甚至那时候,十英镑就能要一条华人的命。”

    似乎回到了那个年代,老人身上的悲哀越发浓重。

    “那个时候,内地人想尽一切办法来到港城躲避战火,港城上面那些洋人就看准了这个机会,他们鼓吹内地人过来工作,实际上就是将他们贩卖过来做苦力的多少人来了之后,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甚至很多孕妇都被他们骗来劳动。”

    “我曾经亲眼见到一个孕妇在做工的过程中生产”

    老人眼神空洞。

    韩青心中沉默。

    那是华夏最黑暗的时代。

    “孩子活下来了,但是那个孕妇最终还是失血过多死了。”老人沉默了一会说道:“整个过程中,没有一个人管过她,甚至最后孩子还是被一个有点良知的人带走了,但是仅仅是一个上午,孩子也死了。”

    “当时跟在我身旁的,还有展风。”

    老人追忆着说,然后欣慰的看向这块墓碑。

    “这孩子心善,看到这样的场景哪里受得了,当天,他就亲手杀了那个洋厂长。”

    轰隆。

    雷声不断。

    “从此,整个港城所有国外的势力几乎都跟他为敌了,但是当时的季元斋虽然也有些规模了,但是和这些外国势力比起来,终究还是弱小了一点。”

    老人感慨的说,但越是这么说,他心中越是骄傲:“但是展风只说了一句话:师父,给我半年时间,我能突破到宗师。”

    老人笑了笑:“我记得很清楚。”

    “那之后这孩子就闭关了,我也想办法联系到了一个在内地认识的朋友过来帮忙讲和了一下,总算是平息了这些洋人的怒火,但是那些人虽然不再针对我们季元斋了,但是对其他华人却是更加变本加厉了,再加上那个时候港城华夏宗门并不多,唯一能上的了台面的也只有衔月楼和合欢派了,但是无一例外,两个宗门都没有任何表示,可以说,港城的天,再那段时间,对于华人来说,只有黑夜没有黎明。”

    “那半年之后呢?”

    韩青看着这块墓碑,想着下面埋葬的那个青年才俊,心头有些佩服。

    “半年之后,展风没有出关。”

    “什么?”

    韩青一愣。

    任老淡淡一笑:“半年之后,展风依旧在当时季元斋的后院山洞中闭关,迟迟没有出关,但是我能够感受到他的气息,所以,我不仅没有担心,我甚至更加震惊。”

    “什么意思?”韩青疑惑道。

    老人抽泣了一下看向墓碑,凝视着那雨水冲刷的木牌:“那是因为我发现展风的修为不仅已经突破到了宗师他之所以没有出关”

    “是因为他想直接突破天人境界。”

    “什么!”

    韩青眼神一晃,心头震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