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海上的天真是说变就变。

    也许是因为韩青之前渡劫的影响,索罟岛上的乌云越来越多,不过狂风暴雨倒是没有来,但是阴雨绵绵却是不断,在海上遇到这种天气,也还是比较少见的。

    而此时,走在这遗落在大海之上的岛屿,韩青一步步的朝着前面的山丘走去,身后,他原本端坐的山丘此时已经夷为平地,融合期的天劫恐怖可见一般。

    小雨打在自己的发梢上,韩青终于站在了季元斋的门口。

    小小的庭院里面,唯一的一间房大门开着,里面一张四方木桌,上面一盏油灯,老人此时正坐在桌子前静静的闭着眼睛。

    天色越发阴沉了下来,似乎有狂风暴雨的迹象。

    韩青拍打了一下身上的水珠,走进了房间。

    滴答。

    一粒硕大的雨珠落了下来。

    倾盆大雨在韩青前脚进了房间之后,就落了下来。

    哗啦啦。

    门外雨水淅淅沥沥,泥土的芬芳阵阵传到了房间内,静谧的房间听着外面世界的敲打更加显得安静了。

    房间一时间暗了下来。

    韩青看了一眼油灯。

    油灯自燃。

    摇曳的光衬托在老人沧桑的面容上,大海,孤岛,小院,两个人,对于韩青来说,从没有一个地方让他这么感兴趣。

    “丹莲生了?”

    老人低沉的声音传来。

    筑基的身体跟修为开始结合在一起,是个能力提升的阶段,开光则是能看到凡人所看不见的,堪破红尘,超凡入圣,也就是神识诞生的意思,莲子生长发育并开花,莲花清晰的生长于丹田,这个时候,修真之人的丹莲彻底进入了完满的状态,乃是融合的象征。

    这老人果然懂的修真。

    韩青淡淡点头然后看向他:“还未请教?”

    “叫我任老就行。”老人木木的看着空洞的地方说道。

    韩青点点头。

    “我此次来港城,为的就是找到季元斋。”韩青轻轻的看着老人,浅声道。

    “找季元斋做什么,这么多年了,早已经销声匿迹了不是?”老人的话似乎是在自嘲,又似乎是在说笑。

    韩青静静的看着他,过了许久之后方才继续说道:“我乃是受到一位前辈的指点才找到港城的。”

    “前辈?”

    老人似乎也没想到韩青竟然还有这一层故事。

    “没错,黄山之上,三十三宫第一宫中,一个魁盘。”韩青平静的说,眼神似看向别处,但是余光却一直观察着老人。

    老人嘴角上扬了一个弧度,但是那层层的皱纹却牵连着这抹淡淡的笑意,显得意味不明了起来。

    “看来那家伙自己都没有想到解开那魁盘的不是它,而是你吧。”

    “他?”

    韩青楞了一下,不知道这个他是哪个他。

    “它,不是人。”

    任老看向韩青,浑浊的眼中露出一抹笑意。

    韩青眼皮一跳,似乎明白了:“难道黄山还有秘密?”

    “何处没有秘密?”

    任老看了韩青一眼抬起头感慨道。

    “小友天资卓绝,如今这世上已经没有了修真之人,小友的出现实在是颠覆了我这么多年的认知,你想从我这里知道的,其实与我想从你这里知道的比起来,少的多。”

    说着,任老突然精神了起来,他热切的看向韩青,褶皱的皮肤都颤抖了起来:“你是如何踏上修真一途的。”

    听到任老的话,韩青只是淡淡的看着他,两人一时无言,许久之后老人摆摆手笑了笑:“罢了,你不愿意说我也不勉强,这世上本就混乱不堪,什么事情不可能发生呢?说不定是那几个老怪物又想找点什么乐趣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老人脸上的自嘲更浓,似乎这些话,折射的就是他自己。

    “那些尸体怎么回事。”韩青淡淡道。

    “那些都是季元斋弟子的尸体。”

    果然如此,韩青点点头:“那魁盘之中的前辈说的朋友,就是你吧。”

    老人点点头。

    轰隆。

    雷声阵阵,大雨俨然有朝着暴雨发展的迹象。

    “两百多年了。”油灯闪烁下,老人斑驳的容颜显露出了百年的沧桑。

    “不知不觉,就两百多年了啊。”

    年轮,对于韩青来说并不会让他产生太多的波动,对于修真之人来说,时间只是一种计量,百年?千年?韩青已经屹立在这个世界万年。

    对于普通人或者一些道行微末的人来说,时间是希望也是绝望,那是他们人生的长度象征。

    但是对于韩青来说,时间甚至只是他掌握的一种力量。

    修真之人修为惊天的时候,是可以掌控时空之力的,到了那个时候,时间,不在是约束,而是一种力量。

    “海水下面有围,那些都是季元斋的弟子,修为都不低,哪怕两百多年了,依旧没有腐烂完全,而且有在那里,往日里并不会浮出来,只有到了特定的时间才会浮出,那个时候我就会过去把他们捞上来埋到这里,每次也就是十几具而已,但是经年久月,到了现在也埋满山了。”

    老人语气沙哑的说。

    “他们怎么死的。”

    看着老人,韩青低声问道。

    “自尽。”

    老人看似平静的说,但是韩青依旧能感受到他心中的波动。

    自尽

    “为什么要自尽”韩青低声问道。

    老人摇摇头:“自己死总是干净一些不是吗?”说着,老人看向韩青,眼神中闪烁着无奈:“有时候,死,也是身不由己,这个时候,自尽又干净,又有尊严,多好。”

    轰隆。

    一道闪电划破天际。

    “为什么?”

    “小友可愿随我到后山,看看那些墓碑?”

    韩青点点头。

    出门,苍老的身影和削瘦的背影并肩朝着泥泞的小山丘走去,在这荒岛之上的郁郁葱葱中,韩青看着眼前一个个无名木牌从自己的身旁划过,直到最后,一座孤独的坟头出现在眼前。

    木牌之上有名讳。

    展风。

    雨水打在这座孤坟上,韩青和老人在坟头旁坐了下来,山野的海风吹拂,百年的沧桑如白驹过隙,在老人呢喃的声语中浮现。

    “你和他很像。”

    老人低声说。

    “很像?”韩青看向这孤坟。

    “没错。”老人追忆一笑。

    “哪里像。”

    韩青疑惑道。

    “都想知道不该知道的秘密。”

    老人淡淡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