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元斋?”

    韩青疑惑道。

    老人回头看了看韩青,脸上露出笑意:“是啊,季元斋。”

    韩青深吸一口气看向老人:“这里,就是季元斋?”

    老人淡淡一笑:“没错,这里就是季元斋。”

    韩青心头的震撼无以复加,自己想尽一切办法,只是没想到到头来还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这季元斋在港城所有人的口中都是销声匿迹的传说,而想要找到他们的蛛丝马迹也只能在历史和口口相传中去摸索,韩青思来想去都找不到一点苗头。

    可是,它最终竟然这样出现了。

    怪不得,这个曾经盛极一时的港城第一宗门现在竟然无人知晓,原来它独自存在于港岛八百海里之外的索罟岛上!

    韩青胸口起伏了几下,最终长舒一口气。

    “那您是?”

    他看向这位老者,语气凝重的问道。

    “我是谁,现在对你并不重要,对你而言,还有更重要的不是吗?”

    老人笑呵呵的说,佝偻的身子看起来分明已经行将就木,但是老人给人的感觉却始终深远,好像他身上有着难以估量的力量一般。

    再一次,韩青散出自己的神识,可是结果是一样的,自己在老人的身上感觉不到丝毫的灵气波动。

    若他是季元斋的人,那他不可能是寻常人,怎么可能没有灵气波动呢?

    “我啊,只是季元斋的一个守墓人罢了。”

    老人淡淡一笑,脸上有几分看破世事沧桑的味道。

    说完,他看了看手上拽着的这些尸体,此时,这些尸体已经没有了白布的遮掩,腐烂的尸体就这样横陈在韩青的眼前,果不其然,全部都穿着清朝独有的旗袍,衣服上面的染色已经褪去,只剩下长布还能看出一些当年味道,头上梳着长辫,脸上五官已经渐渐消散,不止有男的,还有不少女人,只是女人腐烂之后看起来更加的渗人。

    “守墓人?”

    咀嚼着老人刚才的话,韩青看着这些尸体,似乎明白了什么。

    “你是说,这些人都是季元斋的人?”

    老人不置可否的一笑,看了看天色摇摇头:“时候不早了,我得赶紧将他们安葬了,小友还是赶紧去寻一处地方看看是否合适修炼吧。”

    说完,老人再一次用力拉起这些尸体,通过季元斋小院的门,朝着屋子后面拖去。

    韩青就这样静静的站在这里,看着这古老的门匾,韩青心中疑蔻丛生,震惊港城的第一宗门季元斋,是什么时候来到索罟岛的?

    而据说全盛时期的季元斋已经有数百名弟子,那那些弟子呢?

    难道都来到了索罟岛?

    看看这最多只能容下十几人的小院,韩青否定了这个想法,没有见到季元斋之前,韩青心中有无数的疑惑,见到季元斋之后,他发现这种疑惑更多了。

    不过现在还不是长聊的时候,韩青看了看庭院里面,最终还是朝着另一条路走了过去。

    他要突破。

    灭了衔月楼,才是真正了解季元斋的时候。

    离开了季元斋的小院子,韩青继续朝着后山走去,当这座小山丘被韩青走穿的时候,另一座小山丘出现在了韩青的眼前。

    行进了半小时之后,韩青也站在了这座孤零零的山丘之上。

    此时,已经夜深了。

    站在山丘上一望出去,能够看到远处无尽的大海,伴着月光,韩青感觉此时的自己仿佛远离了尘世的世界,头一次,心情如此的缥缈空旷,这种感觉,就算是之前在黄山也从未有过。

    “这索罟岛真是修炼的秒地啊。”

    韩青感慨万千的说。

    当下,他不再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在山丘最高处盘腿坐了下来。

    此处不会有人打扰,除了那老人之外,韩青早就已经放出神识感受季元斋附近,再没有第二个人,自己可以放心的修炼。

    深吸一口气,满是灵气的味道。

    “地球上虽然灵气匮乏,但是至少在这人迹罕至的孤岛之上,日夜承受海灵的馈赠,灵气还是相当充足的。”

    韩青满意的点点头,脸上有几分喜色,这是他重回地球之后来到的灵气最充沛的地方了,作为自己突破到融合期的关键,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吸纳这里一切的灵气,而且,源源不断。

    当下,韩青不再犹豫,闭上了眼睛直接投入到了修炼之中。

    丹莲开始缓缓运转,之前受到的重创在林清歌家的时候就已经恢复的差不多,而自己白天随着那老人一路在海上漂泊,也一直在吸纳着灵气用以滋养丹莲,然后在体内幻化成精气。

    此时,韩青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想要顺利承受融合期的突破消耗,我至少需要在积淀灵气十日,到时候才有足够的精气加持,冲击也会更有把握一些。”

    原本韩青还在想是不是需要先炼丹以供自己在突破的时候用,以备不时之需,毕竟自己也将当初在灵寂洞收来的丹炉带到了港城,但是到了海边之后,韩青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不论是在杭城还是黄山,自己之所以需要丹药的加持,就是担心在突破过程中出现灵气不够的情况,就算是一个有西湖灵气,一个有黄山浩瀚灵气,但是韩青依旧不觉得足够了,万一突破的时候因为天地灵气不够而无法吸纳更多灵气来让自己突破,到时候失败了不知道该有多无语。

    但是现在在索罟岛上,这种情况绝不可能发生。

    丹莲运转的速度越来越快,漆黑的山丘之上,可以看到从海面上开始有丝丝缕缕的银白色气流朝着韩青汇聚而来,而这股气流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的磅礴,直到数小时之后,韩青的周遭已经被浓郁的灵气层层包裹,而此时的他也如同云雾中的人一般,在皎洁的月光下朦朦胧胧。

    而与此同时。

    季元斋的小庭院中,老人将最后一个尸体埋在了早就挖好的地洞里面,又将一块无名的木牌插在了上面,忙完了这一切之后,他抬起头看向远处的另一座山丘。

    黑暗中,无尽大海的孤岛之上,老人的眼光深邃,凝神看着山丘之上那若有若无的身影,脸上露出了深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