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若是守也占优势,那攻岂不是弱者的意思?

    丁典从丕格展现出佛门秘法的时候心里已经叫苦不迭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保持体力,多坚持一会是一会,说不定丕格会有什么失误呢?

    但是那不过是侥幸罢了,当三十多个回合之后,丕格的力量也积蓄到了顶峰,丁典再也招架不住,太阳穴位置被狠狠的砸了一拳,若不是他终究有武道附身,这一招甚至可以要了他的命。

    站都有点站不稳了,丁典深吸一口气勉强看了丕格一眼:“技不如人,甘拜下风。”

    他这话一出来,全场人不寒而栗。

    刚才两人的交手在肉眼凡胎看来简直就是应接不暇,虽然两人实际上已经交锋了数十个回合,但是在外人看来不过是点滴时间。

    久负盛名的杭城泰拳馆馆长就败了?

    “你应当多多回到泰国了,否则你的泰拳只会越来越弱。”丕格双手合十轻轻的说,倒是没有太过傲慢。

    丁典长叹一口气冲着丕格点点头,然后蹒跚着朝着荣鹏天的位置走了回去。

    “怎么样,荣鹏天,你也就这点能耐,前些年是个叫什么阿龙的,现在好不容易换了个厉害点,还是这么惨,我看你这杭城大佬的位置也不要坐了,反正也坐不稳,不如给我算了。”说着,胡子渣笑得更加肆意了。

    荣鹏天咬牙切齿,不一会就有身穿西装的人提着一份文件走到了荣鹏天的身前,荣鹏天紧握拳头看了一眼对面的得意的胡子渣。

    “那洪村这条路,我就暂且替你保管了。”

    荣鹏天阴着脸接过笔,在上面狠狠的画了几下。

    那条路来来往往不少人经过,什么人都有,什么财路都有,少了这条路,就算是荣鹏天也觉得肉疼。

    感受到全场的嘲笑,荣鹏天转头看向阿龙:“韩先生可到了?”

    阿龙也是一脸忐忑:“目前还没有看到韩先生,不过我们的人已经到宾馆请了,韩先生已经出门了,应该快到了。”

    闻言荣鹏天重重的点点头,压住心中的怒火。

    “哼,姑且让你们得意三分,等韩先生到了你们拿走的,我都要十倍讨还!”

    接下来的时间,焦点只有两个。

    看到丁典负伤之后,不断有人挑战荣鹏天,这些人和荣鹏天都是死对头,再加上今天的场合就是解决问题的,此时不翻脸何时翻脸,起初依靠着丁师傅还能勉强再坚持几下,但是后来丁师傅彻底不行了之后也就只能靠阿龙了。

    短短一个小时,荣鹏天至少已经损失了上千万。

    而且很多还是隐性资产,未来的损失更大。

    荣鹏天一一忍下,耐心的等着韩先生的到来。

    而另一个焦点,则被更多的大佬关注着,那就是胡子渣的孟加拉虎丕格。

    从战胜了丁典开始,他就一路替胡子渣挑战了几个素有恩怨的大佬,无一败绩,隐隐然的,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发怂,以至于现在站在场上的只有丕格一人。

    迟迟没有对手敢上来。

    路小姐看着场中的丕格轻声询问:“三伯,丁典也算是武道中人了,为何还不是一个拳击手的对手,我看的出来,这个丕格的底子就是拳击,难道泰拳还不是拳击的对手?”

    三伯眼神闪烁:“遥儿,你说的没错,本身泰拳的在招法和实战上都不在拳击之下,但是这丕格可不只是拳击手这么简单,他真正战胜丁典的是佛门秘法。”

    “佛门秘法?”路小姐一愣,随即点点头:“我知道了,曾经二叔和我说过,孟加拉印度那边都有修炼佛门秘法的,有了这种秘法的锻造,修炼之路会更加稳固。”

    “不过”说着,路小姐犹豫了一下看向三伯:“三伯可有把握?”

    闻言,三伯轻笑了一下:“遥儿放心,除了那个孙老头,其他人,还不入我法眼。”

    “而且那孙老头年事已高,半条腿都进去了,就算是他,我也有把握战而胜之。”

    听到三伯的话,路小姐心里安稳了一些,继续看向了场中口中低吟:

    “这次是我们路家第一次参与浙北的事情,立威势在必得。”

    而此时坐在至高点上的游狂也看向身旁的孙老:“这人竟然能战胜武道之人,孙老可还有把握?”

    站在身后的孙老苍老的脸露出了一抹笑意:“游爷放心,这在场的除了突然出现的路家老三之外,无人可敌,就算是路家老三,想要今朝夺魁”

    说着,老人的眼中一道精光闪现:“我必斩他。”

    游狂轻舒一口气,其实他担心的也非场上这个丕格,真正能够让他提防的只有路家。

    这个时候,场上已经又进行了五六场比试,除了两场是荣鹏天主动放弃之外,其他都是丕格主动挑战。

    无一例外,全部败于他手。

    只见胡子渣前面的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合同,那些都是他靠着武力抢来的,显然今天的结果他很满意,不止教训了死对头荣鹏天,还将原来这么多帐都收了回来,顿时觉得五百万将丕格请来真是捡了个大便宜。

    此时场上除了游狂和路家小姐之外,所有人都慌了。

    这个丕格实在是看不到一点破绽,已经车轮战了这么久,竟然看不到一丝的疲惫,甚至除了丁典之外都没有人能跟他过招超过十回合。

    无能为力!

    这个时候,大家不自觉的将眼光放在了游狂和路小姐的身上,如今能够压住场子的,怕是只有这两个人了。

    游狂沉吟了一下,简单看了下形势,在场的只要拿得出手的,基本上都已经被这个丕格战败,也就只剩下路家三伯没有出手了。

    微微颔首,游狂就准备让孙老上场将场子收回来。

    就在这时,满含轻蔑的声音传来。

    “就你们这些人也敢妄称江北大佬?”

    此话一出,大家纷纷朝着一角望去,却是苏放在那里大放厥词。

    “怎么,苏胖子你不服气?”

    听到苏放这么挑衅,胡子渣的暴脾气立马就上来了。

    “服?就这一个孟加拉幼虎,你也想让我服?”苏放稳坐泰山,从旁边的桌子上端过一杯葡萄酒,细细的品了起来。

    “这样正好,既然你不服,那我就打到你服为止。”胡子渣冷笑着说,然后瞄了眼苏放身后,除了十几个保镖之外,只有一个鹤骨仙风的老头坐在那里仰头望天,手上一杯茶,看起来不像是来打架的,倒像是来散心的。

    “难道就是这些垃圾?也罢,车轮战我都不怕你。”说完,胡子渣狂妄的笑了出来,然后朝着场中的丕格拱拱手:“全靠您了。”

    天空中一阵螺旋桨的声音,苏放的心头大喜。

    “终于到了。”

    念及此,苏放眼中露出了一抹耻笑,他放下手中的高脚杯站了起来:“既然你这么说了,刚好虎哥也想找到对手,那就先拿你练练手吧。”

    说着,只见苏放一抬头,双手抱拳,而先前一直仰头望天的龚大师也睁开了双眼,瞳孔之中露出了一丝狂热。

    “迎虎哥!”

    而苏放身后的保镖们更是齐齐单膝跪地双手抱拳,敬畏的望着天空齐声大喊:“虎爷!”

    人人不解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知道上演的这是哪一出。

    只一会,螺旋桨的声音越发大了,一家直升机出现在了马场的上空,看那高度,将近千米,一道黑色的人影在舱门若隐若现。

    一直安静坐着的韩青神光一闪看向天空。

    “有点意思,终于来一个能看到了。”

    就在大家还在想是不是直升机要直接降落到时候。

    一人惊呼出声:“有人跳下来了!”

    随即众人皆是哑口无言。

    砰!

    一道黑影从天而降,狠狠的砸在了马场正中间,一阵尘土飞扬。

    待到烟尘终于散去,一道冷冽的身影浮现,他瞳孔锐气极重,朝前走了两步。

    “是你要打服我?”

    飘忽的声音不快不慢,但是丕格的脸色头一次凝重了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