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老朽拉你一程?”老人看了韩青一眼,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韩青沉默了一下点点头,他也不会去询问这个老人为何要拉自己一程,不论他是捞尸人还是渔民,结束了工作的他不应该回到岸上才是吗?

    当然,在华夏内地也有很多江中渔民,尤其是南方,很多渔民白天和深夜几乎都是在船上,唯一上岸的时候也是添置一些生活的必需品,船,就是他们的家。

    可是这老人显然不是这种人,更不用这不是江而是大海了,这样一艘小船想要维持人在海上的生活,根本不可能,空空如也吗,甚至还装满了尸体,这老人在岸上一定有落脚之地。

    上了船之后,韩青和老人一样,坐在了桥头,只有这里还有落脚的位置,其他地方都已经被放满了尸体,在黎明破晓之际,一艘小舟载着一老一少朝着大海的深处划去。

    韩青早早的就放出了神识。

    但是在这个神秘老人的身上,韩青感受不到丝毫的灵气,也就是说,这个老人应当只是一个普通人,可是身为普通人的他做的事情,怎么看都不普通,这一具具尸体韩青可以想象应该都是清朝时期的人物,他为何会在此打捞他们的尸体,又为何会知道这里有他们的尸体呢?

    “小友可是要去离岛?”划着船,海岸越来越远,老人一边手上的动作,一边笑着问道。

    韩青点点头。

    “港城有离岛三百,不知道小友要去哪一座?”

    “最远一座。”

    “哦?”

    老人愣了一下,看向韩青的眼神更加不可捉摸了。

    “最远一座距离港城数百海里,不知道小友去哪里做什么?”

    韩青沉吟了一下看了看老人,最终还是说道:“做一些常人看不通,港岛容不下的事情。”

    船桨还在划着,老人轻笑了一下:“这世间常人眼光狭隘,城市之中看起磅礴,其实更加狭常人看不通,港岛容不下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老人说话的时候那苍老耷拉着的眼睛好像眯成了一道一线天,从中不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若是老朽看的不错,小友应当是修炼之人吧。”

    韩青淡淡一笑:“正是。”

    这老头果然不简单。

    从一见面,韩青就确定这老头绝非凡人,他的种种事情和给人的感觉都不似寻常之人,只是让韩青纳闷的是,为何自己在他的身上感受不到丝毫的灵气波动呢?

    甚至就算是放出神识,依旧空空如也,这太奇怪了。

    “修炼之人”老人口中呢喃,良久之后露出一抹笑意,他深深的看着韩青,他的目光和任何人都不同,甚至韩青都被这眼神看的身子一颤。

    仿佛,这个老人能看穿自己一样。

    “最远的一座离岛,叫做索罟岛,相距港城八百海里,人迹罕至,小友若是在那里做些事情的话,绝对没人会知晓。”

    老人拿出长长的烟斗抽了一口,此时,东方已经大亮,船随着朝潮自动朝着远处划去,老人也终于有了休息片刻的时间。

    “索罟岛?”

    韩青沉默了一下:“正合我意。”

    船上一时沉默了下来,老人似乎有些疲惫了,竟然闭上了眼睛开始休憩,而韩青也独立船头遥望远方天际。

    “这一趟,务必要冲破融合期。”

    韩青心中暗暗道。

    自从和灵寂洞一战之后,韩青发现自己足够碾压对手的实力已经荡然无存,先是灵寂洞,又是合欢派,自己两次陷于死地,若是长此以往,谈何重回三千?

    哗啦。

    船在海上行。

    一日光阴匆匆过,当夕阳已经渐渐浮现的时候,当日落西方海的时候,当一座座离岛出现在眼前又缓缓消失在身后之后,一座伴着夕阳的小岛终于出现在了韩青的面前。

    “那便是索罟岛了。”

    老人抽了一天的烟,看到那座岛之后他才收起了烟斗重新开始划桨。

    约莫又是半个钟头之后,小船终于在这座港岛最远的离岛靠岸了。

    “到了。”

    老人放下船桨看向韩青,韩青点头示意:“谢谢。”

    说罢,他走下船站在了这座索罟岛之上,只是让韩青没有想到的是,这老人竟然开始搬动船上的尸体,将他们一个个的放置在岸边,随即,他将船用绳子绑在了杆子上,笑呵呵的看着韩青。

    “这索罟岛上已经几十年没有来过人了,很久很久,没人陪老朽了。”

    说着,他脸色有几分缥缈,似乎在追忆着什么。

    “你住在索罟岛?”

    这个时候,韩青也恍然大悟,怪不得这老人对索罟岛的路线这么熟悉,在海上漂了这么久,几乎不用浆全靠浪都能找到这座最偏僻的离岛,原来他就住在索罟岛上啊。

    “住了半辈子了。”

    老人笑了一下,夕阳下,他的笑容带着历史的味道。

    “索罟岛上共有两片山群,说是群,其实也小的不行,放在大陆上,只能算是两座小山丘罢了,整个索罟岛的面积也不过是十几亩地而已,终年没有人烟,就是港城政府都将这座小岛给忘记了。”

    说着,老人自嘲的笑了一下:“不过,我也就喜欢这种地方。”

    说着,他开始两个尸体两个尸体的朝着远处的小山丘拉去。

    “你看到的这座山丘,我就住在其间,小友若是要修炼,可以去后面山丘,当然,老夫就住在前面,若是小友想找人唠唠嗑,老头子很乐意。”

    说完,老人继续忙碌了起来。

    韩青微微点头,眼睛也看向了四周。

    孤寂,荒芜,孤岛。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遗世独立一般,带着点点寒凉,让人不寒而栗。

    深吸一口气,韩青也跟在老人的身后朝着面前的这座山丘而去,他需要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然后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开始入定突破。

    一道山间的盲肠小道,老人在前面拖着尸体,韩青静静的跟在后面。

    走了约莫几公里之后,道路的尽头终于出现了一座小院,小院古朴沧桑,似乎是民国时期的建筑,黑砖白墙透露着当年的味道。

    只是,当韩青随着老人终于走到了小院门口的时候,韩青心中大震,瞳孔骤然紧缩。

    原因无二,庭院门匾上,三个斑驳的字迹郁郁苍苍。

    季元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