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站在大海边,漆黑的夜让白天浪漫的还都变得狰狞了起来。

    前一世尚未踏出修真之途的韩青,最害怕的就是大海了,白天,大海是那么的美丽璀璨,但是到了夜晚,当一个人站在漆黑的大海面前,那种内心深处的恐惧将会被叫醒。

    黑夜的海,是这世界上最让人窒息的环境之一。

    “为什么来这里?”韩青转过身看向身旁的柳眉,夜风中,海风中,她的身影是那么的美丽,完美的酮体被风够了出最美的痕迹,这个熟透了的女人,一颦一笑之间,尽显卓越魅力。

    “韩青,难道你不觉得大海的灵气远比任何地方都更加的充沛吗?”

    柳眉笑着说,美眸中有几分得意。

    韩青眼神一闪:“你的意思是?”

    “离岛。”

    柳眉低声道然后望向远方:“港城本身就是一个岛屿,而作为一个岛屿群的主题,港岛还有无数的离岛在海上孤独的存在着,他们有些已经被开发,但是也有很多至今没有人理会,千万年来一直形单影只,这些地方,不就是在大海之中最好的修炼场所吗?”

    说完,柳眉眼中闪着精光看向韩青,为了给韩青寻找一个合适的突破场所,柳眉绞尽脑汁,韩青的突破可不是寻常人的突破,他可是修真之人。

    修真之人突破极其困难,而且动静很大,到了最要紧的关头,更是会有天劫出现。

    想想看,若是天劫打在城市里。

    后果不堪设想

    思来想去,直到柳眉来到了合欢山后韩青和金玲夫人大战的地方,望向一望无际的海,她瞬间有了最好的选择。

    港岛足足有两三百个远离主岛的离岛,这简直就是上天为韩青突破准备好的。

    “离岛,妙啊。”韩青不断感慨的点着头,他怎么就没有想到呢,虽然他现在到了开光后期,但是想在海上入定还是不现实,最多在踏海坚持一天就已经是极限了。

    但是有了离岛就不同了,虽然离岛通常距离主岛不会太远,但是灵气却比主岛还要充沛,人迹罕至更是修炼的绝佳场所。

    柳眉得意的笑了笑:“而且这段时间我也查了一些离岛的路线,以你的修为,离开港岛数十公里应该不是问题,而且如果你想的话,到了第一个目的地之后,你还可以休息一下,朝着更远的离岛而去。”

    韩青点点头脸上有些亟不可待,在开光期徘徊了这么久,韩青早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突破到融合期了,而这段时间一个个更强的对手出现,迫使他更想迅速的提高,而经过了金玲夫人的死战之后,自己的修为来到了一个突破的最佳时机,不破不立,才是不突破更待何时。

    “清歌那边还是要交给你照顾了,她的演唱会下个月就要开始了,我会争取在演唱会之前突破,赶上她的演唱会,这期间,月如霜应该会一直找我,清歌很可能会有危险,不过有你在总会安全许多。”

    韩青沉吟道,他倒是不担心自己会不会被发现,离岛距离港岛主体距离遥远,月如霜的修为还不可能探测到那么远的距离。

    “我知道了。”

    柳眉点点头,心中一阵阵羡慕那个女人。

    “委屈你了。”韩青看着柳眉低声道。

    柳眉微微一笑:“说的什么话,我可是期待着融合期的你有多么强大呢,韩青,这么多年了,华夏再也没有出现过修真之人,你是这百年间有记载的第一个出现在世间的修真之人,说真的,我可是很期待你到底能走到哪一步呢。”

    说完,柳眉摆摆手转身就走,潇洒至极。

    韩青看着这个女人转身消失在黑夜中的身影,心中满是感动,深吸一口气,他转过身看向苍茫漆黑的大海,周身的灵气开始剧烈的波动。

    “精气和神识虽然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是灵气却可以吸纳天地,想要到最远的离岛,应该也不是什么问题。”

    韩青握紧了拳头,开始朝着大海深处一步步走去。

    但就在这时。

    黑夜,海上,孤舟,闪烁着弱弱的烛光,在摇曳的波浪中起伏。

    一艘小船,就这样出现在了韩青的眼前。

    韩青皱了皱眉头,凌晨四点,这里又不是港口,就算是渔民出海也不会选择这里,那为何这里会出现一扇孤舟呢?

    而且小船全是木质结构,甚至船身已经有了不小的损坏,还有海水不断的渗透进去,一位老人正在不断的从里面将海水舀出来,以此不让小船沉默。

    船体里,有一块块白布,异常的隆起,但却看不清白布之下是什么。

    老人的手上有一根竹竿,他不断的用竹竿插向海水深处,直到韩青看了几分钟之后,他终于用竹竿捞出了东西来。

    一句腐烂的尸体浮出了水面。

    尸体已经有些看不清模样了,身上完全是泡发了的样子,但是看尸体身上的衣服,似乎是长袍一类的服饰,而且还能勉强分辨出是男人,但是头上却有个长长的辫子。

    清朝的人。

    韩青瞬间就知道了这具尸体的年代。

    可是,清朝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一百多年,这尸体在大海中沉淀了这么久早就应该腐烂了,就算真的没有腐烂,但是也应该被海中的生物给吃了才是,怎么可能会被打捞上来呢?

    太诡异了。

    就是韩青的定力都眼神凝重,而这个船上的老人却毫无波动,只是依旧做着手上的事情,将尸体打捞上来,盖上白布,韩青这才知道,原来这么多白布之下,都是尸体。

    海风吹来,带着尸体腐烂的味道,令人作呕。

    沉默。

    韩青就这样静静的站在海水中,距离他不远的小船,老人忙碌着自己的事情。

    直到老人又打捞了三具尸体之后,他的小船终于没有多余的位置了,而此时,东方已经泛白,黎明已经缓缓到来。

    老人从腰上取下了一根长长的烟斗,坐在船头点上了火深吸一口,脸上有几分陶醉,也有几分辛苦之后的满足。

    旭日,渐渐泛红的大海,老人,孤舟,遮盖白布的诡异尸体,这样一幅画面就这样静静的呈现在韩青的眼前。

    “小友。”

    终于,波浪声声,海风阵阵,老人抬起头看向了韩青。

    满是皱纹的脸上看起来已经行将就木,瞳孔被垂下来的眼皮遮掩,身形佝偻,这个老人好像不应该说话,而应该躺在棺材中,永远无言。

    “是要出海吗?”

    老人缓缓的说,声音嘶哑,一语饱含百年沧桑一般。

    韩青点点头:

    “是,出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