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林清歌家?”

    月如霜放下手上的长笛说道。

    三郎在身后俯首:“没错,这小子自从来了港城之后就一直住在林清歌家,不止是他,唐家那两个女人现在也在林清歌家。”

    “那个大明星?”

    月如霜嗤笑了一下:“这个韩青还真是个奇人呢,他这样的人怎么会跟大明星扯上关系呢?”

    “好像是林清歌在内地的时候和他有过交集,算是朋友吧。”

    三郎低声道。

    吊脚楼外,山野茫茫,冬天的气息已经一点点靠近。

    “这小子还真是会找地方,林清歌还真是一个不好下手的点”月如霜脸上有几分无语,想到了韩青一百种躲藏的办法,都没有想到他居然躲到了林清歌的家里面。

    “楼主,要不然找办法把他弄出来?”三郎阴沉的说。

    月如霜淡淡摇头:“他现在修为受到了重创,虽然没有危及根本,但是想要恢复至少也需要三五天,这三五天之内,想要杀他,易如反掌,就算是他在林清歌家又如何,方圆千米之内,只要我想,隔空杀他如探囊取物。”

    说着,月如霜摸了摸自己的长笛嘴角露出了一抹惬意的笑:“这小子想从我手上逃出去,绝无可能。”

    笛声再度响起,三郎静静的站在月如霜背后,脸色恭敬。

    “李大哥,好事好事啊!”

    办公室的门猛的被推开,郑少臣满脸笑意的走了出来,手上拿着一沓文件,疾步如风。

    看到郑少臣这个样子,李泽明也正笑呵呵的坐在办公室里,桌上是一杯红酒,郭家产的,正是当初郭子凡送给自己那个叔叔的,如今,酒庄已经归了自己,而那个叛徒也被自己派到了非洲去管理这个酒庄,他不是喜欢酒嘛,这份职业很适合他。

    “喝点?”

    李泽明走到酒柜前拿出一**新产的顶级酿造,郑少臣哈哈大笑:“当然要喝点,李少秋家几家证券公司开始出现退水,而且他在内地的物流行业因为资金断裂,现在已经出现了员工罢工的声音,很不好处理啊。”

    想到李少秋家莫名开始出现的各种问题,郑少臣心中就开心啊,不过他也知道其中原因,当初李少秋和郭子凡之所以能在商场上将李泽明和自己逼的只能死守,靠的就是溢价,他们获得了打量的资金,依靠不良的竞价手段在很多核心产业中抢夺了资源,但是如今合欢派倒台,他们资金供应出现了问题,这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只要有一张倒下了,其他的终究会被牵连。

    “那就该丰收了不是么?”李泽明笑呵呵的说,然后眼中精光一闪:“郭子凡也快不行了。”

    “哦?李大哥出手了?”郑少臣眼中一亮。

    李泽明淡淡道:“这小子本来就是个草包,还非要商战,合欢派出事之后他想的不是退守,竟然还主动出击,好像想最后捞一把,这是什么界别的商战?这小子当我李泽明是眼瞎吗?”

    说着,李泽明翘起二郎腿:“他用新恒基的钱垫资到了他在新西兰的一处银行里,从那边贷了不少钱出来投到了内地的几个大项目上,哼,作茧自缚,他以为他的嘴巴有那么大么?一口吃不下,就只能被噎死了。”

    李泽明转着红酒杯,心情好就没有这么舒畅过了:“我托朋友在新西兰银行抵押了一部分房产,抽掉了他本来要用的资金,这不,他资金链马上就断,明天,最迟后天,新鸿基恐怕就要去新西兰跪着求钱了。”

    “只是可惜”

    李泽明淡淡摇头:“钱在我这。”

    说完,他笑了出来,这一刻,港城商界奇才,霸气尽显。

    “不过这一切,我们还是要感谢月楼主啊。”

    李泽明感慨的说。

    “没错,合欢派居然被灭门了整个港城,也只有月楼主能做到了,真是没想到月楼主这么够意思,当初我还有些犹豫,如今看来,月楼主才是港城正派的希望所在啊。”

    郑少臣也是深表赞同的说。

    “李大哥,抽个时间我们还是要去好好的感谢一下月楼主啊,这一次要不是月楼主,我们怕是真要被合欢派和郭李两家整垮台了。”

    李泽明点点头:“那是自然,而且巧了,之前月楼主刚好来电话,请我们一起去赴宴,说是要庆功,月楼主难得有此雅兴,到时候我们可要好好的感谢楼主一番啊。”

    郑少臣也是频频颔首,办公室内,两个青年才俊志得意满,似乎已经看到了港城四大家族的巨变,而他们,将是最终活下来的人。

    这样的战斗,站队才是最重要的,显然,他们都选对了。

    想想当时韩青在离凰天台上想要帮助他们的话,李泽明现在深感自己当时的明智,而就连郑少臣都觉得当初在利苑酒楼叫韩青来,真是多此一举了。

    韩青三天没有出房门,而在他的授意之下,夏溪和唐宝宝也不敢进来,只有林清歌可以进来探望他,但是她也不敢耽误韩青太长的时间,经过最初的担忧之后,林清歌惊喜的发现韩青真的一点点在恢复,这么重的伤,要是换做普通人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但是韩青却在自愈!

    直到第三天林清歌再一次进到韩青房间的时候,他背上两条触目惊心的刀痕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崭新的皮肤,整个身上所有的伤疤都已经恢复,整个人如同焕然新生一般,皮肤吹弹可破,看的林清歌都是一阵羡慕。

    夜深人静,时钟还在轻摆,时针来到了凌晨三点半。

    紧闭着双眼的韩青突然睁开了双眸,一抹抹精光从他的瞳孔中射出,少许之后,窗户外一道倩影落了下来。

    “韩青,我知道哪里合适突破了。”

    柳眉伴着月光走到了韩青的身旁。

    韩青微微点头当即站起:“那现在就过去吧,想来月如霜估计就要过来了,再待在清歌家也无济于事。”

    柳眉点点头随即走到了韩青的身旁,想要搀扶他一下,但是韩青却淡淡摆手。

    柳眉一愣,只见随着韩青摆手,房间内的灵气再一次涌动,柳眉脸色大喜:“你恢复了?”

    韩青微微一笑,脸上有几分昂然的笑意:“何止是恢复了,这一次还真要感谢金玲夫人呢,若不是他,我怎么能逼出这么多的潜力呢?”

    说着,韩青走到了窗口望向远处的大海。

    “向死而生,现在正是突破的最好时机。”

    说完,韩青纵身一跃消失在了黑暗中,柳眉脸上有几分欣喜随即也从窗口翩然离去,白色的窗纱在月光下摇摆。

    清晨第一缕光照耀,林清歌打开房间的门眼神一滞,直愣愣的站在了那里。

    空无一人的房间只有海风吹拂,男人的身影已经无处可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