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下了合欢山的时候,车子停在山脚下,因为是合欢山,这里禁止通行,所以当韩青带着夏溪和唐宝宝出现的时候,四周并没有人发现他们。

    合欢山上有硕大的灵气罩,想来应该是月如霜设置的,唐一峰天人之境的高手自爆的威力实在太大了,为了不影响现代社会的正常,月如霜必须将自爆的范围控制住,否则,若是上面追究下来,唐一峰已死,金玲夫人也是了,这件事情需要背锅的,只有他,这个聪明的男人不会让自己陷入这种境地。

    但饶是如此,韩青依旧觉得脚下的地面都在震动。

    “韩青”

    当三个人上了车之后,一声愤怒的呐喊传了出来。

    韩青坐在后车座看了看外面的合欢山脸色冰冷,车子缓缓行驶离开了这里。

    海岸边。

    月如霜身上的衣服都有些残破了,他的脸上满是愤怒,看着整个海岸上数不尽的尸体,他的拳头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三郎从后面的老林中走了出来:“楼主”

    月如霜深吸一口气脸色阴沉:“唐一峰可真够绝的,竟然用自爆来换取他们逃跑的时间,难道他觉得韩青真的能护住她们的周全吗?”

    “楼主,现在怎么办?”

    三郎看了看整个海滩的尸体,合欢派,灭门了。

    在天人之境高手的自爆下,无一幸存,就连修为到了宗师境界的长老,也只能无奈陨落,要不是刚才月如霜护住了自己,三郎怕是也已经死了。

    “放出消息,合欢派灭门乃是韩青所为,唐一峰之死也是他做的。”月如霜阴测测的说,脸上有几分狡黠:“还有,告诉李泽明和郑少臣,让他们帮忙封锁港城通向内地的各种渠道,只要有夏溪,唐宝宝的消息,立刻拦住她们,当然,也包括韩青。”

    三郎点点头突然脸上一笑:“楼主,无论如何,这一趟也算是收获颇丰了,合欢派灭门,唐一峰自爆,就剩一个内地的韩青也已经元气大伤,别的不说,楼主”

    说着,三郎突然用力单膝跪地双手抱拳。

    “恭喜楼主,一统港城大业已经无人能挡!”

    听到三郎这么说,月如霜的脸上才终于浮现出了笑意,没错,纵使最后被唐家遗孤逃脱,被韩青逃脱,但是实际上,他的心头大患合欢派已经灭门。

    而整个过程中,自己甚至没有出手,只是给了金玲夫人最后一击而已。

    “上位之人掌权谋。”

    他负手而立脸色傲然:“一切众生,皆是棋子,有时候,很多事情不需要出手,脑子,要动脑子。”

    说着,他仰天长啸,黑色的长袍肆意的摆动,四大家族内战,合欢派灭门唐家,韩青灭合欢,自己顺手牵羊。

    这一切,都是天意。

    天,让自己成为港城之主。

    “全程搜查韩青,只要有他的消息,即刻通知我。”月如霜朝着合欢山走去,身后大海波涛汹涌,站在合欢山顶,月如霜心情舒畅张开了自己的双手。

    “港城,从此就是我衔月楼的了。”

    车子驶离合欢山。

    车内一片安静,夏溪开车,她心神不宁,原本,她多么的想冲回头去和自己同赴黄泉,但是看到后视镜中韩青的样子,她知道,自己没有资格死。

    为她们负重前行的人还在坚持,她们有什么理由放弃。

    所以,哪怕开着车流着泪,她们已经将韩青带回了林清歌家。

    车子停下。

    夏溪和唐宝宝看了一眼后面的韩青,两人的脸上满是担忧。

    “妈,韩青他还好吗?”唐宝宝看着一直闭着眼睛没有说话的韩青问道。

    从上了车之后,韩青就陷入了沉睡,一路上动都没有动一下,甚至连呼吸都很微弱,若不是能看到他胸口淡淡的起伏,夏溪和唐宝宝甚至像直接把他送到医院

    “我没事。”

    韩青慢慢睁开了眼睛,眼中满是疲惫,身上的伤口依旧没有完全愈合,披着一件残破的衣服,整个人一片荒废。

    刚才韩青试图调动丹莲运转,进而吸纳天地灵气来养精气,但是无奈的是,之前消耗的实在太严重,以至于丹莲都分外的疲惫,想想也是,用**生扛了那么多妙莲,丹莲没有受到内伤就已经万幸了,指望短时间内就完全恢复,显然不可能。

    打开车门,韩青走下车。

    哗啦。

    他身子一晃,夏溪和唐宝宝赶忙一左一右搀扶住了他。

    心松懈了下来,身体的疲惫和透支就彻底的显现出来了,现在,韩青甚至连走路都完成不了了。

    “韩青”

    看到韩青这个样子,唐宝宝刚刚忍下来的悲伤再一次袭了上来,泪水开始在大眼眶里面打转。

    夏溪也搀扶着韩青的另一边,直到现在,触摸到这个男人的身体,她依旧能感受到身体上的火热,而受伤粘稠的感觉让她知道,他还在流血。

    “没事,给我一段时间恢复就行了。”

    打开家门,空空荡荡的客厅,今天林清歌去参加新专发布会了,若是自己猜的不错的话,没有人会知道合欢山后发生的大战,如今,整个华夏的焦点只有一个人。

    他的女人,林清歌。

    走的时候曾经说过要将合欢灭门,现在回来居然是这个样子

    想想,韩青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唐玉也不在了。

    这个看起来有些玩世不恭的少爷,在他的生命中体现了什么叫做善念,哪怕死的如此仓促,他也对得起他唐家之姓。

    若非最后唐一峰的自爆换取了他带着她们娘俩回来的机会,韩青甚至这一次要落到月如霜的套里。

    深吸一口气,韩青挣脱了搀扶着自己的两个女人,他闭上了眼睛,眉头紧皱,脸上有痛苦的神情闪现。

    “对不起。”

    他突然转身看着夏溪和唐宝宝。

    夏溪和唐宝宝一愣。

    “韩青,怎么能让你说对不起呢?要不是你,金玲夫人怎么可能重伤,要不是,一峰怎么可能还能再见我们一面韩青,千万不要这么说。”

    夏溪急忙摇头说道,不断的看着韩青,拍打着他的肩膀。

    只是韩青微微摇头转身走到了浴室。

    水声响起,两个女人静静的站在客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水打在身上,在自己的身上滑落之后,顺着脚流到了地上,已经是浓浓的血水了,血迹慢慢消散,身上的伤口越来越明显,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韩青抬起头,任由水打在自己的脸上。

    噼啪

    墙上的玻璃出现了裂纹,花洒开始晃动,牙缸毛巾纷纷晃动到了地上,韩青紧紧的握着拳头,咬着牙,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嘶吼,满是自责。

    “突破”

    他大口的喘着气,猛的睁开全是血丝的眼睛。

    “月如霜你给本尊等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