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月如霜!你会遭到报应的!”

    金玲夫人挣扎着。

    “门主!”

    合欢派的弟子们惊呼出声,几名长老更是直接朝着月如霜飞奔而去,身上灵气纵横看样子就要殊死一搏。

    只是他们甚至没有靠近月如霜的机会。

    “死。”

    月如霜低声轻吟,只见一道道黑色的骷髅手从地上破土而出,直接抓住了狂奔中的几名上老,一用力,就将他们拉到了地面之下。

    “啊”

    撕心裂肺的痛呼声传来,紧接着就是一片沉寂。

    海岸上,冷风吹过合欢派弟子,每个人不寒而栗,月如霜的手段实在太强悍了,几名长老中可是不乏宗师后期的高手的啊。

    但是在面对月如霜的时候,如此不堪一击。

    天人之境中期的高手,竟恐怖如斯。

    此时,看着月如霜大发神威,唐一峰和韩青都只能旁观,此时的韩青已经没有能力再战斗,而唐一峰更加不是月如霜的对手。

    金玲夫人的脸色越发苍白。

    “合欢铃。”

    她在巨手中挣扎着将合欢铃重新祭起。

    只是铃声却分外的孱弱,此时她身受内伤,灵气所剩无几,怎么可能还是全盛的月如霜的对手。

    滋滋

    合欢铃上的裂纹越来越明显。

    “破。”

    直到最后,月如霜脸色一冷淡淡道。

    砰!

    铃声瞬间炸裂!

    这个曾经闻名港城乃至华夏的合欢镇派之宝,传承了世代的宝贝,就这样毁在了月如霜的手上,而合欢铃毁,身为它的主人,金玲夫人登时间身子一阵虚脱,像这样档次的武器,和主人之间是有所呼应的,显然,金玲夫人此时就深受其伤,眼神都变得黯淡无光。

    巨手中,女人的身子渐渐无力。

    呼。

    海风还在吹,一切好像从未发生,但是一切,却已经快要结束。

    这个横亘在港城二十年的女人,在最后一声哀嚎中,无力的垂下了自己的玉臂,她的身子开始迅速的干枯,直到最后只剩下皮包骨头,这个时候,人们看清她本来的面目,原来已经是五十多岁的女人了。

    依靠着双修之法,她不断的吸收新鲜的阳气来维持自己的容貌,但是这一切,在她死后,返璞归真。

    合欢派,金玲夫人,亡。

    而这时,黑袍男人落下了自己半空中的手,舔了舔嘴唇,没有人知道他此时心中的狂喜,这个自己一直想尽一切办法要除掉的女人,今天竟然就这样死了,甚至,自己只是过来给了她最后一刀而已,这个缠了自己多年的心头大患,就这样香消玉殒了。

    “金玲,就算是今天你不重伤,你也绝对不是我的对手了。”月如霜心中暗笑。

    砰!

    金玲夫人的尸体就这样落在了大海之中。

    哗啦。

    海浪一阵又一阵,这具干枯的尸体就这样随着海水的蔓延,一点点的沉到了大海的深处,那个让港城人闻之色变的合欢派门主,就这样葬身在大海之中。

    合欢山后是大海,合欢之主的归宿。

    没有人想到这场战斗最后的结局竟然是这样的,直到金玲夫人的尸体再也看不到之后,人们才渐渐的清醒了过来。

    “门主”

    “门主死了?”

    “这怎么可能”

    “到底算是谁杀了门主”

    想想金玲夫人猖狂一世,最终竟然落了这样一个结局,合欢弟子更是无法接受。

    但是,对于他们的惩罚,还远远没有结束。

    韩青朝前走出一步,乌灵握在了他的手中,一道黑色的亮光闪烁,乌灵的锋芒摄取人心。

    他说过,他要将合欢派,灭门。

    如今自己虽然灵气精气都耗尽了,但是对付这些合欢派的弟子,一把乌灵和自己的一阳指就足够了。

    “这位兄弟是?”

    看到韩青的动作,月如霜突然站在了所有合欢弟子的面前。

    “这是我们唐家的恩人,韩先生。”

    唐一峰急忙说道。

    “韩先生?”月如霜淡淡一笑:“不知道韩先生这是要做什么?”说着,他看了看韩青手中的乌灵。

    “灭合欢。”

    韩青低声说。

    “灭合欢?”月如霜一愣:“金玲夫人已死,难道合欢还没灭么?”

    “我说的是,灭门。”韩青冷冷的说,乌灵已经饥渴难耐。

    “灭门?”

    月如霜皱了皱眉头脸色也渐渐寒冷了起来:“韩先生,金玲夫人虽然作恶多端,但是合欢派更多的人却是无辜的,若是灭门,会不会太残酷了一点?”

    残酷?

    韩青叱笑了一下:“那唐家灭门,就不算残酷了吗?”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难道血债,就一定要血偿吗?我们可以讲道理嘛。”月如霜笑着说,似乎想要充当和事老。

    “灭了一个家族,事后坐下来讲道理,那我是不是现在也可以灭了你衔月楼,事后坐下来让你和我讲道理呢?”韩青冷冷一笑。

    这世间最公平的,就是血债血偿。

    这,才是真正的两清,生死两清,干干净净。

    尤其又是修炼之人,若是血海深仇要咽下去,那不如不要修炼了。

    月如霜脸色一沉:“金玲夫人作恶多端,但是她已经正法,合欢派弟子是无辜的,只要有我在,我就绝对不能任由你这样做,更何况,你还只是一个内地之人,港城之事,还轮不到你插手。”

    说着,月如霜眼中闪过一抹阴色,嘴角有了一丝弧度。

    “没有比这更好的场合了。”

    重伤的韩青,不是自己对手的唐一峰,还有已经被除掉的金玲夫人。

    仿佛,整个港城,已经尽入自己的手中了。

    只要在这里,全部解决了。

    “你要拦我?”看着月如霜的样子,浑身伤痕的韩青如同修罗一般低声问道。

    月如霜淡淡一笑,此时的他俨然已经化身了合欢派新的领袖:“这些弟子并没有什么过错,我绝不能看着你在这里滥杀无辜。”

    没有什么过错?

    合欢派的人,每一个修习的都是邪门歪道的双修之法,到现在,韩青还记得福星酒店里那对无缘无故惨死的姐妹花,天知道这些弟子和长老平日里还做过多少这样的事情。

    他们是无辜的?

    真正无辜的人,已经死了。

    “我再说一遍,合欢派,我灭定了。”韩青握着乌灵在海上缓缓而行。

    而月如霜则丝毫不惧,甚至分外轻松的说:“就凭现在的你?别说你灭合欢了,我想弄死你,也不过是一根手指的事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