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是门主?”

    海面上,一道人影渐渐浮现,当她越来越近之后,合欢派弟子惊讶的认出了这个人正是金玲夫人,只是她回来的方式和他们想的都不一样。

    一路狂奔,形单影只,脸色苍白,气息衰弱。

    这哪里是得胜而归的样子,分明就是逃亡!

    “门主!”

    “门主!”

    惊呼声一片片,弟子们开始朝着海边涌去,不少长老更是直接冲进了海中,虽然他们没有踏海的能耐,但是冲刺一段距离还是没有问题的。

    看到眼前冲过来的合欢之人,金玲夫人的眼中才总算是安稳了一点。

    除了鬼夫之外,合欢派再没有天人之境的高手了,但是将近十名长老都是宗师境界,而且还有三名宗师后期甚至摸到了天人边缘的高手,就算是韩青和唐一峰追上来了,自己也算是有点保障了。

    “那韩青也好不到哪里去,恐怕现在能不能回来都是个问题了,至于唐一峰回到合欢山上,等我养精蓄锐一天,我就能灭了他。”

    金玲夫人一边奔袭着,心中一边盘算着。

    “夫人!”

    数名长老眼看已经冲到了金玲夫人的身前,而金玲夫人甚至已经长松了一口气。

    “夫人这是怎么了?”

    一道阴悠悠的声音响了起来。

    整个海岸一片寂静,听到这道声音,不少人脸色大变,而且这些人大多是合欢派位高权重之人,似乎一语就听出了这声音的主人是谁。

    “月如霜”

    咕嘟。

    所有人都吞了吞口水。

    奔袭中的金玲夫人脸色瞬间毫无血色,她猛的顿住了自己的身形直直的看着海岸边际。

    人潮之后,一道黑色人影飘然而出,海风吹动他的衣衫和长发,碧海的蓝却吹不走他分毫的黑。

    当他出现之后,所有合欢派弟子脸上都是慌张,显然这个男人的出现给了他们极大的冲击力,作为港城最强存在质疑,月如霜可是和门主齐名的存在,甚至,季元斋销声匿迹之后,他们两个就是实际上港城的最强双人。

    而现在,门主看起来似乎在战斗中受了重创,而这个时候,月如霜的出现就太诡异了。

    “大家怎么都看着我,难道是想我了吗?”

    月如霜看着眼前每一张惊恐的容颜,随意的笑了笑然后眼神就看向了浮在海平面上的金玲夫人。

    “夫人这是受伤了?”

    月如霜惊讶的说道,随即脸上就露出了几分笑意,那笑意,令所有人不寒而栗:“这港城难道除了我,还有人能伤到夫人吗?”

    说着,他朝前走了一步。

    哗哗哗!

    所有人情不自禁的后退,弟子们举着手上的兵器严阵以待的看着月如霜如临大敌。

    金玲夫人脸色阴沉,一股不好的预感渐渐升起,这种感觉太熟悉了,他们能走到今天,坐到宗门第一人这个位置,没有一些权谋是绝不可能的,而现在,月如霜的出现,充满了阴谋的味道。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金玲夫人希望不是这样。

    “不知道月楼主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合欢山乃是禁地,楼主前来应该通报一声吧,我也好准备一下,好好招待一番。”

    “刚好我路过合欢山,想着前来看看夫人,没想到靠近了之后才发现灵阵已经涣散,担心夫人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我就赶忙进来了,这么看来,我是真的来对了,夫人似乎受了重伤?”

    月如霜眯着眼睛看着远处的金玲夫人,两人相隔数公里,但是说话却如同面对面一般。

    “劳楼主挂虑了,一些小伤罢了,不过是对付两个废物而已,楼主若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先离开,等日后我再亲自前去拜访。”

    金玲夫人淡淡道,想要让自己显得从容一些。

    海浪拍打沙滩。

    月如霜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相反,他眼神一转看向了人群中的夏溪母女。

    “这不是唐家夫人和小姐吗?”

    月如霜脸色一震:“夫人和小姐怎么会在这里?”说着,月如霜长哦了一声:“夫人,听闻你前段时间对唐家动手了,百条性命葬身你们合欢名下?”

    金玲夫人冷冷的看着月如霜,并没有说话。

    “唐家家主唐一峰和我关系也损失不错,不知道夫人为何突然就对他们下杀手?而且听闻唐家主似乎还成为了你合欢铃下的傀儡。”

    月如霜撇撇嘴:“同是港城同道,唐家主往日风度有口皆碑,听说你列举了唐家上百罪行剿灭他们,只是不知道,这些条件是怎么在上面通过的。”

    “你什么意思。”金玲夫人心中一跳,有些忐忑的问道。

    “什么意思?”

    月如霜的脸色也渐渐没有了之前的和善,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愤怒,一种因为朋友出事而诞生的愤怒:“你无理由屠杀唐家满门,这样惨无人道的事情你都做得出来,你还问我什么意思?金玲,到了今天,你已经无可救药了。”

    金玲夫人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身后,海风呼啸,她已经能够感受到朝着这边飞奔而来的唐一峰和韩青了。

    “月如霜,你可真是好手段啊。”

    金玲夫人冷笑着,深色黯然。

    月如霜淡淡一笑也没有理会金玲夫人,而是看向了一旁的夏溪和唐宝宝,然后眼神似乎若有若无的朝着金玲夫人身后的方向看了一眼。

    “夫人,小姐,如霜来晚了,让夫人和小姐受惊了。”

    他走到夏溪母女的身旁,微微躬身脸上满是浓浓的歉疚。

    夏溪和唐宝宝面面相觑,本来金玲夫人重伤就已经让她们收货了希望,只是韩青迟迟没有出现,她们两人生怕是不是决战之后,侥幸胜出的乃是金玲夫人,若是如此,她们两人当场就准备自尽。

    可是韩青还没回来。

    月如霜突然来了。

    衔月楼楼主月如霜,港城修炼之人无人不识,港城三大宗门,衔月楼,合欢派,季元斋,季元斋销声匿迹,合欢派功法为人所不齿,在港城修炼界中,唯一正统的代表,只有衔月楼,而听闻衔月楼楼主月如霜为人和善,对待兄弟同道更是两肋插刀,当年曾经在粤省因为港城宗门一位小弟子而和西南地区一个大宗宗主发生了冲突,为了一个小弟,他将那大宗宗主打的满地找牙,最终堂堂宗师后期的高手,竟然弯腰小辈赎罪。

    月如霜的名声自此开始被港城修炼之人所称赞。

    而当年月如霜也确实曾经亲临唐家,和唐一峰在议事堂聊过许久。

    如今看到月如霜突然出现,而且似乎还站在了道义一边,夏溪和唐宝宝都长舒了一口气,看金玲夫人这样子,似乎是刚才大战的胜者,如此看来夏溪和唐宝宝已经随时做好了随韩青和唐家而去的准备,但是如今月如霜若是愿意出手相助,那韩青和唐家的血海深仇,说不定还能报

    “月楼主,我夫君和唐家百条人命,还有一位恩人的亡魂若是楼主愿意相助,我们母女两人定会在地下为楼主祈福的。”

    这样想着,夏溪脸上越发动容,想到韩青和唐家百条人命,她的心如刀绞。

    “月叔叔求求你为我们唐家做主,为韩青做主啊”

    唐宝宝也赶忙学着夏溪的样子央求道,苍白的小脸蛋上满是晶莹的泪水。

    “夫人小姐放心,我和唐家主乃是挚友,定然不会坐视不管的。”

    月如霜嘴角上扬,眼中精光一闪,随即冷冷的看向远处的金玲夫人。

    “夫人,你作恶多端,今日,我也只能替天行道了,我衔月楼贵为港城同门眼中的正义之门,决不能让你如此欺凌唐家遗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