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善的小脸红扑扑的,神色兴奋,自从跟着马哥玩了几把之后,到现在就没有输过,短短的额半个小时,竟然已经赚到了自己之前两三年的积蓄。

    但是小姑娘没有发现的是,马哥也坐的离自己越来越近了,甚至若有若无的,总会肩膀碰到一起。

    简钱丰心中高兴,他肆意的揽着李佳的蛮腰,在上面不断的摩挲着:“怎么样,韩老弟要不要也来两把?”

    其实这句话只是客气,他的眼中只有小善,从小善踏出了第一步之后,简钱丰就不想再和韩青好好说话了。

    一个地摊货的家伙,自己何必浪费口舌?

    自然,简钱丰的语气也就不再客气了。

    小善似乎有点为难,像是犯了什么错一样低声说:“韩先生是大人物,这种场合不会看的上的”

    “大人物?”简钱丰夸张的大声说,随即看向马哥:“马哥,你听到了么?小善说韩老弟是个大人物,哈哈哈,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呢?到底是哪里大呢?”

    说着,简钱丰猥琐的将刘佳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裆下,脸上有几分陶醉。

    韩青脸色一寒看了一眼李佳,最终没有多说什么,倒是小善脸色有点不好,似乎简钱丰这样说韩先生让她十分的不喜。

    五个人组成了临时的游玩队伍,剩下的两天也几乎都会在一起,只是韩青已经渐渐不出门了,待在宾馆看电视都有意思一点,外面的那些人他已经都了解了。

    没有能够看上眼的。

    小善虽然被马哥他们诱惑,但是心里也知道韩青是惹不起的大人物,他没有和自己计较已经算是不错了,大部分的时间,小善都会在宾馆隔壁等候着,只要韩青有需要就第一时间出现,只有等夜深了才会和马哥他们出去赌两把。

    韩青当然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有真正的“武林大赛”。

    而这一天,终于到了。

    荣鹏天前一天晚上就特地过来找了韩青说明天过来接,但是被韩青拒绝了,他并不像和荣鹏天这种人在这样的场合有太多的交集,说不定日后就会沾染的更多,他之所以会来,不是因为荣鹏天,而是因为渴望对手。

    没了荣鹏天的车,倒是有了简钱丰的车。

    晚上吃过晚饭,简钱丰的车就停在了宾馆门口,当韩青走来的时候李佳和小善就从车上走了下来。

    小善的眼神有点躲闪,似乎害怕韩青因为这几天自己的行为而生气。

    “韩青,一会就是真正的武林大赛了,钱丰开车来了,我们一起过去吧,还是有点距离的。”李佳笑着说。

    车上的简钱丰吹了下口哨招了招手:“多一个不多,上来吧。”

    韩青冷笑了一下没有拒绝,车子在崎岖的县道上行驶了半个小时之后,终于来到了一个小镇,小镇的名字和县城的名字一样,叫做长杏镇。

    表面的武林大赛是在长杏县,而真正的武林大赛则是在长杏镇。

    一下车,韩青就明显感觉到了气氛和之前的不同,如果说之前虽然也有高手,但是终归是热闹的话,现在的感觉,就是肃杀了。

    小镇的正中心,一个用羊皮围拢起来的马场密不透风,从外面完全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规模很大,就像是一个斗兽场一样。

    简钱丰走到门口买了五张票之后几人才在黑衣人的“护送”下来到了场地里。

    几个人坐下来之后也不怎么敢说话,这可是浙北地区最顶级大佬的地盘,在这里,任何人都要三缄其口才能保命安身,就连简钱丰和马哥两人说话都是低头耳语,不敢声张。

    不一会,人群一阵躁动,韩青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过来,身旁是一连串的保镖护送着。

    苏放。

    龚大师依旧跟在他的身后,两个人一路有说有笑,看起来很是轻松,其实早在韩青来之前就已经有大佬到了,只是他们的档次和苏放比起来还有不足,见到苏放来了之后也是纷纷起来寒暄。

    “看来这苏放这一次靠的是龚大师了。”

    韩青心下想了想,不过这龚大师虽然在自己面前不堪一击,但是面对其他人还是高不可攀的。

    “宁市老大苏放,看看这气势,不得了啊。”

    “还有他身后的那个老头,看起来鹤骨仙风的,也不是一般人啊。”

    “喂喂喂!快看!荣鹏天来了!”

    众人纷纷望去,果然门口的位置荣鹏天带着丁典身后跟着阿龙以及十几个保镖走了进来,气势与苏放相比也是不遑多让。

    “杭城顶级大佬啊,这气度,啧啧。”

    “是啊,身后那个人好像是杭城泰拳馆的馆长诶,听说他实力很强的,一般人请不到的,看来这一天天哥也是下了血本了。”

    接下来又是几个大佬登台,每一个大佬的出场都会引起震动,这些人雄踞浙北十几年,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能量。

    又过了大约一刻钟,一个留着长发的青衣女子走了进来,只是几步,她就将全场的目光汇聚在了自己的身上,她身姿挺拔,一看就是常年习武之人,顾盼生辉间眼波流转,被她看到的人都会不自觉的低下头,感叹这女子气场之强,相貌之卓越。

    “这是路家小姐!”终于有人将她认了出来。

    “浙南路家!这可是浙南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呢!虽然不如景家,但是也相差无几了!据说当年路老爷子和景老爷子还是拜把子呢!”

    “原来是路家这下精彩了。”

    “她身后那人应该就是路家三伯了,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是他亲自出手看来今天的比武大赛已经能够看到结局了。”

    “那倒未必,我看还是游爷的孙老更胜一筹,早年间就议论过这两人究竟谁强,今天怕是要分个高下了。”

    终于,门口一阵剧烈的嘈杂声,人们不自觉的看了过去,只见一身白袍的游狂浅笑着走了进来,他身后只跟着孙老一人,按人数远没有之前各位大佬的人多,但是仅仅是两人,却得到了全场最高的注目礼。

    东海游狂,浙北第一大佬。

    只要还在浙北,他就是绝对的最强地头蛇。

    窒息来到了最压抑的时候,虽然游狂气质儒雅,但是常年的威名还是让不少人噤口不言。

    游狂扫视了全场一眼之后带着孙老走到了马场最前面的位置,那里是整个马场的至高点,游狂自然的坐了下来,环视群雄,之后胡子渣也走了进来,他的身后也有一个壮汉,想来就是今天撑场子的人物。

    当游狂落座的瞬间,也有不少大佬冷哼了一声,但是也不敢多说什么。

    可以不服,但是没人敢出声表示不服。

    不顾孙老倒是微微看向苏放的位置,只见这个宁市大佬脸色阴狠,孙老心中一寒,默不作声。

    “敢对游爷不敬,待会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诸位大佬终于全部到齐,马场上开始有人做开场词,大概就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不要强求之类的话,毕竟是多年恩仇的解决地,不出点事是不可能的,对此大家也都心知肚明。

    “哟,路妹妹来了。”胡子渣坐的位置在游狂和路小姐之间,当他看到路小姐之后明显脸色一喜。

    不过路小姐丝毫没有理会他,倒是身后的三伯默默看了胡子渣一眼,有威慑的意思。

    胡子渣也是刀山火海里面出来的,最不怕的就是威胁,刚准备再调戏两句的时候游狂打断了他。

    “胡子渣,不要对路小姐无礼。”

    这个胡子渣的脾气他了解,天不怕地不怕,浙北也就自己能镇住他,就算是浙南的路家只要在浙北,他都敢叫嚣一番,不过游狂知道路家的实力,这种叫嚣还是少一点为好。

    听到游爷说话,胡子渣才安分了下来,不过还是冲着路小姐抛了个媚眼。

    “废话不多说,长杏镇的规矩大家也都清楚,今天我游狂就坐在这里,诸位有什么恩怨一并说明,有事说事,无事也不找事。”

    游狂淡然的坐在至高点,缓缓说道,虽然语气平缓,但是话到了众人心中却不得不听,这就是浙北第一人的能量。

    “我浙北没有缩头乌龟,谁有意见就站出来,掰掰手腕就知道了。”

    说完,游狂招招手,站在马场中间的致辞人就退了下去,那人一下去,胡子渣就站了起来。

    “荣鹏天!”

    荣鹏天冷哼了一声,也丝毫不惧的站起来:“胡子渣,怎么着,这么急不可耐?”

    只见胡子渣仰天长啸:“我等这一天等的可真是不容易啊,荣鹏天,洪村的那条路你到还不还我。”

    “还你?”荣鹏天不屑的摇摇头。

    那条路可是自己死了十几个弟兄拿下来的,单是这些弟兄的安置费就花了几百万,怎么可能说还就还?而且今天自己带来的可是丁师傅,不是之前的阿龙了,以前你们有高手撑着我让你们三分,今天,可没那么容易。

    “看来是只能动手了。”胡子渣咧着嘴露出了自己的大黄牙,他一挥手,身后一个身形健硕的男人就走到了马场上。

    荣鹏天深吸一口转过头抱拳:“丁师傅,劳驾您了。”

    丁典嘴角上扬:“无妨,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天哥等着瞧。”

    说完,他也朝着马场走了过去。

    两人一出场,气氛就安静了下来,大佬之间的对决一触即发,每个人都翘首以盼。

    看到丁典上场,健硕男人用不算流畅的中文说道:“来吧。”

    丁典从口袋中掏出了几根绷带绑在了自己的手上,然后朝后退了两步,做了个请的手势。

    “泰拳?有趣。”

    那男子眼神一闪,随即有些兴奋,当下不再多说朝着丁典冲了过去!

    他身材健硕,这一拳打的虎虎生风,而且加上他的步伐很是诡异,不少人已经大惊失色,站在路小姐身后的三伯沉吟了一下:“孟加拉虎。”

    路小姐回头:“三伯你说什么?”

    三伯看着场中两人交锋的身影:“胡子渣找的这人是孟加拉虎丕格,孟加拉人,这些年在东南亚做了不少事情,算是有点名声了。”

    东南亚一带卧虎藏龙,听到三伯这么说路小姐的脸色也严肃了起来。

    丁典终究是泰拳的高手,丕格这一招下过来他就猜出了对方的身份,心头有几分寒意,但是手上动作不减,一个抱胸生生扛住了他这一招。

    “有点能耐,看来你也算是武道入门了。”丕格的声音犹如鬼魅,在丁师傅的耳畔响起。

    丁师傅也是傲气之人,当下正准备还手的时候。

    一道黑影出现在自己面前。

    丁师傅大惊失色只得后退,心中有了几分凉意。

    “竟然有佛门招数”

    丕格的实力本就不弱,再加上佛门秘法的加持,威力已经在自己之上。

    一招被动,招招退守,丁师傅被抓住弱点之后就只能苦苦维持,在硕大的马场不断地寻找躲避的地方,但是往往是自己刚刚有个落脚之地,丕格的拳影就再次袭来。

    马哥沉默的看着场上的两人,心头震撼无以复加。

    他本以为自己的实力在这场上也能有立足之地,但是现在他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高手,他那点拳击对上场上任何一人都毫无胜算,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幸好自己没有要强,要是说了大话真遇上这样的对手,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坐在小善身旁的韩青也是微微蹙眉,场上形势已经渐渐明了。

    如果丁师傅再找不到对手的破绽的话,必败无疑。

    砰!

    果不其然,丁典狠狠的撞在了铁柱上。

    胡子渣得意的笑了出来,而荣鹏天则是脸色阴沉,不言一语。

    又是三两分钟过去,场上两道人影终于分开,而丁典退后了两步之后,紧紧抱拳道:

    “我认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