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怎么可能”

    看到韩青竟然再一次睁开了双眼,金玲夫人彻底的震惊了,但是金光转瞬即止,情急之下她手在空中一握,合欢铃横亘在她高耸的胸前。

    滋滋

    金光打在合欢铃身上。

    噗!

    金玲夫人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形急退脸色苍白,而远处的唐一峰身子也颤动了一些,似乎和合欢铃有所感应一般。

    “韩青!”

    她怒吼一声看向远处双眼如炬的男人。

    “你死定了!”

    “妙莲!”

    娇喝一声,最后三朵妙莲火光再次燃烧,仿佛垂死挣扎的猛兽,绽放出了它最强悍的力量。

    韩青直直的看着这一切,心中从容,哪怕明知伤痕累累,但是生,已经在他的这一边,从他闭上眼睛默默承受金玲夫人的每一道妙莲的时候,他就在继续着残存的精气试图再次使用二目光,虽然其间伤痛不断,但是所幸,再一次凝聚起了力量,来了一个出其不意。

    而更加重要的是,自己的出其不意,迫使金玲夫人用合欢铃拦下了自己的神通。

    而那远处身子一震的唐一峰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想法也许行之有效,哪怕,此时他再一次汇聚了灵刀,朝着自己奔袭而来。

    金玲夫人显然已经动用了所有的力量。

    三朵莲花盛开,朝着韩青飞速袭来,远处的唐一峰也汇聚了周身全部的力量,灵刀闪烁着摄人的寒光在海面上踏波而来。

    “韩青,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金玲夫人要呀切齿的说,胸口的阵痛还在隐隐发作,胸前的合欢铃还在颤动,但是刚才韩青那直直的二目光,还是让她有了不小的内伤。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金玲夫人怎么也想不到韩青竟然在如此被动之下甚至是濒临绝亡之际,竟然还能使出后手。

    “这个男人太恐怖了。”

    她低声呢喃,看着远处再一次闭上眼睛默默承受之际双重夹击的男人。

    “无论如何,他都必须死,必须死!”

    金玲夫人咆哮着。

    撕拉!

    长刀狠狠的在韩青的后背划了下去,瞬间,血水洒满天,韩青的身子一震,唐一峰再一次举起长刀。

    撕拉!

    又是一道深深地伤口,甚至能够看到白色的骨头在韩青的背上如此的狰狞。

    只是那身影,依旧不动如山。

    当三朵妙莲终于同时轰到韩青身前的时候,唐一峰身形急退。

    轰轰轰!

    火光冲天,海火交融,无限汹涌。

    “什么声音?”

    “难道是门主和那小子交战的声音?”

    望着远处传来的巨大轰鸣声,岸边之人各个目瞪口呆鸦雀无声。

    而被众人团团围住的夏溪和唐宝宝母女则一脸担忧的看着远处,若是韩青出了一点事,她们两个绝对不会苟活。

    “妈妈韩青会出事吗?”

    唐宝宝怯怯的说,身子还在轻微的颤抖。

    夏溪紧紧的搂着她,母女两个脸上早已经是一片泪光。

    “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我们唐家每一道亡魂都会保佑小韩的”夏溪不断的说着,似乎在安慰唐宝宝,但是何尝不是在安慰自己呢?

    韩青真的行吗?

    而想想被金玲夫人操纵过去助战的唐一峰,想想他可能也会成为韩青的生死对手,夏溪的心中就说不出的痛。

    但就在这时,怀里的唐宝宝突然身子一颤:“妈妈我的后背好痛”小脸开始变得纠结,鼻尖上都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怎么了宝宝?”

    夏溪脸色惊惶看向唐宝宝的后背,只见女儿后背之上隐隐有白色的光芒在闪烁。

    “那是”

    见到唐宝宝身上的异象,有合欢派的长老突然惊呼出声,脸上有几分惶恐。

    “难道是胎光之魂?”

    那长老吞了吞口水,满是不解。

    “她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强悍的胎光之魂,虽然只是一丝,但绝不是她的!”

    长老摇摇头。

    “啊”

    痛苦还在蔓延,在持续了十几分钟之后,那道白光终于挣脱了唐宝宝的后背,朝着大海深处飞去。

    “那是什么”

    白光离去,所有人更是纳闷。

    只是大海深处死战的人,却依旧性命相博。

    三朵最后的妙莲结束了轰炸,海上火焰焚烧,韩青所沾的地方三色火焰齐燃,那是三道妙莲最后的火光。

    金玲夫人急促的呼吸着,就算是她也没有想到对付韩青竟然逼得她整整轰出了十三道妙莲,要知道,当年就是自己的最强对手月如霜也只让自己用到了十朵妙莲而已,但是这韩青竟然用**生生扛下了六朵妙莲!

    这是怎样的**啊。

    “必须赶紧补充灵气了,否则待会待会能不能回到岸上都是问题了。”站在海面上,金玲夫人的身子依旧有些虚晃,看着眼前的火焰,虽然震惊韩青竟然能坚持到最后三朵妙莲,但是显然这最后的三朵妙莲,也为他燃烧了最后的火葬场。

    没有任何犹豫,金玲夫人直接盘腿坐在了海面上,天地灵气再一次朝着她一点点的汇聚,她的头颅之上是和合欢铃在律动,灵气同样滋养着它,刚才韩青那二目光的突如其来,让合欢铃也受到了重创,像这样的宝贝,其实已经渐渐脱离了武器的范畴,某种含义上它和人差不多,同样需要滋养。

    而站在远处的唐一峰脸色也有些苍白,甚至律动的合欢铃已经渐渐控制不住唐一峰的神魂,他俨然已经有了觉醒的味道。

    “合欢铃受创,这唐一峰在其中的胎光之魂俨然已经不稳了,必须尽快恢复合欢铃的灵气,防止唐一峰重新觉醒啊。”

    这样想着,金玲夫人将更多的灵气灌入到了合欢铃内,孜孜不倦。

    海绵寂静却也喧嚣,海风微拂好像从不知这里经历了怎样的大战,但是远处还在熊熊燃烧的火焰却从未停息,那其中的人影已经被掩盖,金玲夫人自信此时的韩青,怕是灰都已经没有了。

    静静的闭上眼睛,金玲夫人进入了入定的状态,迅速的补充着消耗殆尽的灵气。

    “大道密宗。”

    若有若无的声音突然响起。

    金玲夫人骤然睁开双眸惊恐的看着火焰处。

    “大道密宗。”

    再一次,声音响起。

    “韩青”

    金玲夫人脸色苍白的凝视着火焰。

    呼。

    风声吹散最后的火苗,韩青通体火红的出现在那里,若是远观,就好像是烧焦的铜像一样,但是此时,这个“铜像”却挣扎着将自己的双手在胸前合十。

    “大道密宗。”

    再一次,韩青试图将这个功法使出,哪怕身上的灵气已经没有多少,哪怕精气早已经涣散,但是他依旧不停的说着这四个字。

    “大道密宗。”

    当他第七次念出这个功法的时候。

    若隐若现的银白色灵气终于出现,丹田内的丹莲在沉寂了许久之后最终开始缓缓旋转起来。

    “解。”

    韩青嘴角上扬,轻声呢喃。

    远处岸边方向,一道白光直直的朝着这边飞来,最终,打在了唐一峰的身上。

    “醒来吧。”

    韩青淡淡一笑,遍体鳞伤的身子摇摇欲坠,但是却无限欣慰的看向唐一峰的方向。

    那里,这个沉睡的唐家家主的幽黑无光的眼眸中,开始有了精光闪烁,而早已被震惊到有些痴呆的金玲夫人头上,合欢铃大震,甚至铃身上,有了丝丝裂纹浮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