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水墙来到第十道的时候,韩青的脸色已经有所变化了。

    这在普通人看起来只是简单的海浪而已,但是修为高深的人都能够感受到这海浪中夹杂的恐怖灵气,称之为海灵墙也不无不可。

    要是打在身上,不说造成多大的伤,但是至少自己会瞬间落在下风,这每一道海灵墙上都包含着金玲夫人的灵气,一旦被击中,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按照原本韩青的估量,以金玲夫人的修为,十道海灵墙之后,她至少需要重新吸纳灵气以重新掌控这海水之力了。

    可是,第十道海灵墙之后,后续的五道已经在海中奔涌而出了。

    “这才是真正的天人中期的实力啊”

    韩青心中感慨,脸色更浓。

    殊不知,在韩青没想到的同时,金玲夫人的心中也惊讶不已,这每一道海灵墙足足有百米宽数米高,为的就是让韩青没有躲藏之地,但是同样的,这也需要耗费大量的灵气,现在已经是第十道了,金玲夫人自己都已经感觉到有些力不从心了,但是韩青竟然还在生出一张张符文,每一道符文中的力量都堪堪能够将自己的灵墙击散。

    “修真之人的灵气储备果然强悍,符文由内而生,他绵延不断的生出符文,开光后期就已经如此强势了吗?”

    这样想着,金玲夫人对修真之人更加感兴趣了。

    “韩青!”

    只见她怒喝一声,玉手在胸前一段段横劈下来。

    哗啦!

    海墙终于退散,但是随即而来的是金玲夫人的亲自上阵!

    只见她身影几个闪现,婀娜的身姿就已经踏在了大海之上,脚尖轻点,如同浮萍一般踏海朝着韩青奔袭而去!

    而此时的韩青也终于从天而落降在了海面上,严阵以待的看着冲刺而来的金玲夫人。

    海上的壮观战斗令所有人叹为观止,每个人都不断的发出惊呼声,尤其是金玲夫人飒爽的身姿在海上浮腾,只是几个眨眼,两人就已经会面,真刀实枪的在海上肉搏战了起来。

    砰砰砰!

    海面之上平起波澜,如同火山喷发一般一道道水柱拔地而起!

    整个大海,汹涌澎湃。

    “海战”

    “在海上悬浮,据说宗师都做不到,而且刚才那小子好像还滞空了好久”

    “天人之战的神通已经这么恐怖了吗?天啊,在大海上战斗啊”

    “天人已经这么恐怖了,那天人之上呢?”

    “怕是都能飞了吧”

    弟子们交头接耳,都被眼前的战斗深深吸引。

    但是没有变的是,他们对门主的信心。

    “我看这小子坚持不了多久了,门主的合欢妙莲还在积淀呢。”

    有人这么一说,瞬间所有人都朝着海边望去,只见刚才金玲夫人站立的地方,朵朵莲花悬空而转,不时有白光闪烁好不神奇,但是随着时间越来越久,这数朵莲花也开始越发的茁壮起来,其中蕴含的力量已经不是他们能够感受到的了。

    “是啊,妙莲还在生长,等到最终完全开放的时候就是那小子的死期了。”

    “是啊,不过我怕这小子是撑不到这一招了,你看看他现在,已经被门主逼得节节败退了。”

    只见海面上,金玲夫人犹如离弦之箭咄咄逼人,而正在和她交手韩青则不断的朝后退去,一面吃力的迎击着金玲夫人的攻势,一面朝着大海深处退去。

    砰!

    巨大的水柱再次拔地而起,在空中洒落成万千雨滴,风一吹,整个海岸尽是凉意。

    天人中期的实力,韩青算是彻底的领教了,不论是道法上面,还是武道上,天人中期高手实力都不是盖的,眼前的金玲夫人不论是**直接交锋还是刚才的灵气对抗,完全不是之前韩青遇到过的对手可以相提并论的。

    砰!

    重重的一击,韩青猛地朝后退了数步,当即不再犹豫再一次朝着大海深处奔袭而去,犹如逃亡一般。

    金玲夫人看着韩青逃遁的身影冷冷一笑,身形如鬼魅始终紧紧的跟在韩青的身后,她一边不断的凝结着海灵墙阻挡着韩青的去路,一边笑着说:“韩青,降了吧,你是有些实力,但是和我不在一个级别,想要和我战,你至少还需要一段光阴来修炼,诚然,你天赋异禀,但是要知道我现在可是才出了六七成功力而已,而已,怕是已经快要到极限了吧。”

    大海越来越开阔。

    不知不觉,两个人竟然已经到了海的深处,距离岸边已经有了十几公里的距离,凭目远眺,就是两人的修为都再看不到远处岸边的景象。

    海水浮动。

    韩青终于停下了自己的脚步,他看了一眼远处,碧海蓝天,白云朵朵,一切都是那么的幽静,而此时,两大高手对决海平面,无人观战亦热血沸腾。

    “我只是想要更放得开手脚一点。”韩青转过身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金玲夫人。

    一望无际,只有敌人的身影、

    “放开手脚,你的意思是你还没有尽全力?”金玲夫人笑着说,脸上有几分轻视,她能够感觉到,之前在和韩青肉身相抗的时候,这个男人的实力已经几乎到了最后,甚至很多次都跟不上自己的攻势,只能用撤退来掩盖漏洞,但是现在两人已经厮杀到了深海处,以韩青的修为,再往前走,未必能活着回到岸上了。

    “没错。”只是韩青的回答出乎了他的预料。

    “没错?”金玲夫人仰天长笑,手不住的遮掩着自己的小嘴。

    “韩青,你可真够自信的。”她笑着摇摇头,脸上闪过了一抹杀机:“看来,想让你乖乖做我的鬼夫是不可能了,那就只能摄取了你的魂魄,让你好好的为我所用了。”

    说着,金玲夫人摘下了别在自己腰间的合欢铃。

    海风吹过,铃声不断。

    只是韩青脸上没有丝毫的惧色,反倒是有几分兴奋,他看着金玲夫人,又看了看那合欢铃,突然周身开始笼罩一层金色的光辉。

    看到韩青身上的变化,金玲夫人的脸色开始渐渐变化。

    一种有些熟悉的感觉再一次出现,这股恐怖的波动分明就是刚才自己的手指在韩青体内感受到的那股说不出来的气息。

    不是灵气,不是精气。

    似乎是一种功法产生出来的效果,但是金玲夫人却从未见过。

    “韩青,你到底在耍什么把戏。”

    一股不安升起,金玲夫人看着韩青大声说道。

    只是韩青的嘴角却带着从容的笑意,他的眼睛突然开始有了变化。

    周身的精光开始朝着他的瞳孔汇去,耀眼的光似乎实体化一般,最终都被他的瞳孔吸了进去,约莫几分钟之后,令金玲夫人哑然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韩青双目如同火眼金睛一般,两道火苗在里面跳动,那漆黑的瞳孔此时满是火焰,就好像刚刚从太上老君炼丹炉出来的孙悟空一般!

    “火眼金睛?”

    看着眼前的韩青,金玲夫人喉头蠕动,脚步情不自禁的朝后退去。

    “不是火眼金睛。”

    韩青淡淡一笑跨前一步。

    大海呼啸,海风肆虐。

    “这是,二目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