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决定对鬼夫下杀手的时候,韩青就已经知道自己一定会落入危险的境地了。

    就像是当初他在三十三宫,用一剑的代价换取更多的胜算。

    而现在,他同样用此时的险境,换取一击斩杀鬼夫的机会,若是自己不趁着他们还没有全力对付自己之前灭杀鬼夫,那等到两人一起对自己动手的时候,韩青就真的是麻烦大了。

    不过,现在也不小。

    胸口的剧痛一阵阵传来,而且伤口远不是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金玲夫人的手指,就在自己的体内,一阵阵属于她的灵气在自己的血肉中乱窜,疼痛一阵高过一阵。

    “你杀我了我鬼夫。”

    金玲夫人凑近了韩青的后颈一边说着还一边吐着香气。

    “那就只能你来做我的鬼夫了。”

    她冷笑了一下:“纵使你是修真之人,但是我料你刚才一击斩杀鬼夫,至少消耗了你一半以上的精气,没有了精气,你和区区开光后期的修为,如何和我天人之境中期斗?”

    金玲夫人微微用力。

    指尖又深入了几分。

    韩青巍然不动,但血水却湿透了他的胸膛。

    夏溪和唐宝宝痴痴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不断的摇头,她们拍打着已经实体化的灵气罩,眼中都是泪水。

    “韩青你走吧你走吧”

    唐宝宝哭着说,小嘴不断的抽泣着。

    “痛吗?是伤痛,还是心痛?”

    金玲夫人享受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我合欢派的大计,没有人能够阻止,你区区一个内地浙省龙头,虽不知道你如何走上了修真之路,但是想要和我斗,只有死路一条。”

    她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喉头蠕动。

    丹莲转动的速度渐渐开始慢了下来,胸口的剧痛传来,韩青脸色凝重。

    这金玲夫人竟然知道自己修为到了开光后期

    不愧是从古时传下来的宗门,门内必然有着不少对于修真之法的介绍,以至于这金玲夫人只一眼就识出了自己的修为。

    “想不到,区区一个地球,竟然也让我连续两次身陷险境。”到了这个时候,韩青心中一阵自嘲。

    “这样下去,我还谈何重返三千世界。”

    大殿外,风声呼啸,合欢派的弟子将这里围拢的水泄不通,在这些人的眼中,也许自己已经是翁中鳖了吧。

    “我堂堂无量仙尊,竟然会被尔等小视。”

    韩青淡淡的说道,语气中带着一股傲然,哪怕如今深处绝境,那股桀骜不驯的风已经无人能及。

    “你说什么?”

    金玲夫人轻声问道,她想不到到了这个时候,韩青竟然还能如此镇定。

    “我说,你们死定了。”

    韩青嘴角露出一抹笑,一股股火焰开始在他的身体燃烧,背后,金玲夫人的脸色一滞,猛的将插在韩青背后的玉指拔了出来。

    “这怎么可能”

    看着自己手指渐渐开始变得僵硬,金玲夫人惊骇不已,刚才在韩青的体内,分明有一股她都难以言明的力量,那股力量,既不是灵气,也不是她所知道的精气

    “你的身上,还有多少秘密你到底从哪里来”金玲夫人退后了几步看着缓缓转过身来的韩青。

    只一眼,她就讶然。

    只见韩青的双眸闪着银色的火焰,如同九天的战神下凡一般,胸口的伤口开始以肉眼能够看到的速度复合。

    “这怎么可能”

    看到眼前的异象,金玲夫人更是不敢相信,但饶是如此,震惊只是震惊韩青的不同寻常,但是她却始终心神沉稳。

    原因无二,眼前这个韩青,不论他的法门再多,但是交手的话,他绝不是自己的对手。

    “他最多也就是天人之境前期的实力,有可能相当于突破阶段,但是和天人中期比起来,他并无胜算,更不用说我还有合欢铃了。”

    念及此,金玲夫人嘴角一扬,朱唇微张:“就算是你来路神秘,但是想要战胜我,也绝无可能,我劝你还是尽早死了这个心,乖乖留下来做我的鬼夫,这才是明智的选择。”

    说着,金玲夫人看向一旁的夏溪母女,突然一笑:“说真的,只要你愿意,我甚至愿意留她们两个的性命,你知道,我很开放的,如果你喜欢,以你的身体,我相信三个人你也能同时驾驭的对不对?”

    说着,金玲夫人又露出了她那标志性的媚笑来。

    “无耻”

    夏溪狠狠的看着这个女人。

    “无耻?哼,你们两个无家可归之人只要我想,分分钟让你挫骨扬灰知道吗?还在这里嚣张,你们唐家怎么灭门的难道不知道吗?”

    金玲夫人冷冷的看了夏溪一眼,充满了不屑。

    “无耻。”

    又一次,这两个字响起,只是这一次,不再是夏溪,而是韩青。

    “你”

    金玲夫人咬牙切齿的看着韩青:“我三番两次给你机会,你可不要给脸不要脸。”

    “战吧,不要废话了。”

    韩青冷冷的看着她,充满了怜悯。

    “战?你确定?”

    金玲夫人轻笑了一下,指尖的僵硬已经恢复,上面还沾着韩青的鲜血,她将手指放在唇边,轻轻舔了一口,眼神陶醉。

    “就凭你想和我战?”

    “不是我小瞧你,你还太嫩了一点。”金玲夫人满是不屑的看着韩青,这一刻,天人中期高手的霸气,展露无遗。

    说着,金玲夫人手一扬。

    她的长袍开始迎风飘动,整个大殿内一片风声涌动,只见金玲夫人旁若无人一般的走到了大殿的门口,手在空中转了两圈。

    叮铃铃。

    三重门后,合欢铃飞速朝着她的手心飞来。

    叮铃铃。

    铃声响。

    大殿外数百名弟子瞬间匍匐在地上,山呼海啸的呐喊声传来。

    “门主神威盖世,合欢永恒不朽!”

    “门主神威盖世,合欢永恒不朽!”

    “门主神威盖世,合欢永恒不朽!”

    一排排的人不断的朝着大殿门口的那道身影叩首,一声声呐喊歇斯底里,仿佛参拜他们的神明。

    “好多年了,自从和月如霜一战之后,从未有人敢这样挑战我。”

    金玲夫人长袍随风摇曳,她如同临世的魔女一般,睥睨终生。

    而受到这股气势的压制,夏溪和唐宝宝忍不住的喉头蠕动,心中彷徨的看向金陵夫人的身影,白昼之下,她如同暗黑之女,令人心悸

    而她们的身旁,只有韩青一人,唯一的守护神,唐家众多亡灵最后的希望所在,也是现在,这满眼皆是合欢之人群中,唯一一道逆光。

    若那光其实是黑暗的浓妆,纵使逆光,也要独守希望。

    而现在,这个男人,当真要独战合欢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