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道密宗。

    三千世界中道宗的顶级功法之一,当年韩青在和道宗掌门会面于极北冰原的时候,曾经从他口中学习到了这一份功法。

    在三千世界,经常会有一些修炼之人在一些地方举行各种功法交流和切磋,甚至其中不乏很多无宗门人士以功法换功法的行为。而当时的韩青也不是三千世界的至尊,当时也是造访道宗,然后和道宗的掌门相聊甚欢,才得到了这个功法。

    这道功法其实韩青很少用,原因无二,相对于很多其他功法来说,大道密宗的力量并不是很强,甚至在实战中效果并不是很好,韩青有一次在和一个以身法著称的宗门交手的时候,这大道密宗甚至还不如很多低级的功法来的有杀伤力。

    但是,杀伤力也许不大,但是大道密宗同样有它独特的一面。

    那就是封印。

    道宗符文乃是三千世界使用符文战斗最强悍的宗门,而这大道密宗的功法,也在符文力量上有独特的造诣,虽然杀伤力一般,但是封印力量,非同凡响。

    而韩青,就是要靠着这一招,封印了合欢铃。

    如果成功的话,自己甚至能解除了唐一峰的胎光封印也未尝不可能。

    这是韩青早就想好了的,自从从唐玉那里知道了唐一峰被合欢铃摄取了魂魄之后,韩青就已经猜测到这合欢铃很有可能是封印武器的一种,果不其然,刚才乌灵靠近合欢铃之后,被这合欢铃自己的小结界所挡。

    能自生护卫结界,只有封印武器才能做到。

    “这是什么功法”

    看到韩青的动作,金玲夫人的脸色急转,倒不是惧怕韩青的修为,而是现在韩青使出的这一招,她从未见过。

    虽然华夏修炼功法有很多,但是如此不同寻常的,金玲夫人还是第一次见。

    “韩青,你到底是什么人?”

    金玲夫人看向韩青,脸色越发凝重。

    韩青冷哼了一声并未理他,而金玲夫人的合欢妙莲也已经来到了韩青的身前。

    空中,莲花朵朵开,而韩青胸口处,一章八卦符文也终于生成。

    “解。”

    韩青低吟道,鬓角有汗水开始出现。

    “韩青!你师出何门!”金玲夫人疾呼,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只见韩青手中的八卦符文绽放出了一道耀眼的光芒,整个闺房内一阵暗流涌动。

    莲花凋谢。

    风散去。

    韩青收回了手,而眼前,金玲夫人愣愣的看着韩青。

    “合欢铃的桎梏,解开了?”

    感受了一些周遭的力量,天地灵气开始重新汇聚,三重门外能够听到鬼夫的淫笑声。

    当韩青冲到大殿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他直愣愣的站在了原地。

    只见大殿之内,一滩血水在地上流淌,唐玉早已经不见了踪影,而倒在血水旁哭泣的正是唐宝宝,此时她的脸上满是痛苦和挣扎,看着眼前有悖人伦的一幕。

    夏溪衣不蔽体,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被撕碎,此时她正一脸羞愤的躺在地上,而在她的身旁,一双手正准备朝着夏溪最后一层堡垒攻去,褪去了那里,夏溪最后的尊严,也将扫地。

    压抑,窒息,愤怒和无奈,笼罩在整个大殿内。

    韩青知道那滩血水,就是唐玉

    刚才传来的一声闷响,就是唐玉自爆换来的一点声音,而在那瞬间,鬼夫有了一点愣神,唐宝宝这才有机会呐喊自己的名字,而自己若是再晚来一步,夏溪就这样要被这个肮脏的男人玷污了。

    “散!”

    韩青怒喝一声,大殿内鬼夫的灵气桎梏尽数消散,唐宝宝和夏溪终于能动了,一瞬间,夏溪挣扎着站了起来,跑到了韩青的身后。

    而唐宝宝则疯了一样朝着鬼夫冲了过去,想要将他碎尸万段。

    韩青伸手虚空一握。

    唐宝宝就被他拉回了身边。

    褪下自己身上的风衣递给身后的夏溪,韩青微微摇头:“对不起”

    夏溪看了韩青一眼,她的眸中满是泪水,接过韩青的衣服披在了自己的身上,泪水滑过脸颊,而一旁的唐宝宝则不断的挣扎着,想要离开韩青的控制区找鬼夫拼命。

    “韩青放我过去,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唐宝宝哭着说,她小巧的嘴唇上满是鲜血,那都是屈辱留下的痕迹。

    “站好了。”

    韩青轻轻的拉住了她,唐宝宝水汪汪的大眼睛回头看着他:“为什么为什么韩青杀了他杀了他们所有人求你了求你了啊!!”

    说到最后,唐宝宝直接尖叫了出来,内心的压抑和屈辱让她蹲了下来,将头埋在了臂弯之中。

    韩青怜惜的看着这个小丫头,身后,夏溪的身子颤抖着,她微微蹲下将女儿抱在了自己的怀中,母女两人蜷缩在一起,如同受伤的小鸟,再经不起任何风雨。

    “韩青你居然冲出来了?难道合欢铃的桎梏消失了吗?”鬼夫看着突如其来的韩青,脸上有些震惊。

    话音刚刚落下,金玲夫人的身影就从后殿走了出来,她穿着纱衣如同女王一般,看了鬼夫一眼,又看了看韩青身后两女冷笑了一下:“鬼夫,这么久了,你还没动手?”

    “夫人,我以为你们还会很久所以想着多玩玩”

    鬼夫身子一颤,生怕金玲夫人会不悦。

    “我让你斩草除根,你却偷吃,你当我不知道么?只是想着有合欢铃桎梏,这小子也未必感应的到,现在好了,若非不是我在此,他再将她们带走怎么办?”金玲夫人冷冷的说。

    鬼夫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夫人赎罪,是我办事不周,现在,我就取了他们的性命。”

    说着,鬼夫阴沉沉的站了起来,惋惜的看了夏溪一眼:“看来还是不能好好享受一下你了,真是便宜了唐一峰这老男人吃了你这么久,算了,送你去阴间等着他吧。”

    夏溪身子一抖,母女两人抬起头满是仇恨的看着鬼夫。

    如果可以,他们真想将这个男人大卸八块。

    是他,毁了唐家,是他,摄取了唐一峰的魂魄,是他,刚刚又差点就侵犯了夏溪

    种种耻辱,铭刻在心!

    “我在这里,就没有任何人可以再伤害她们一分一毫。”

    突然,身旁传来男人坚毅的声音。

    “韩青?你自己来到了龙潭虎穴,还妄想在这里带着她们离开么?”看到韩青说话,鬼夫嗤笑了一下。

    “我不仅要带着她们离开。”韩青声音缥缈。

    “我还要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说着,他看了看鬼夫,又转身看了看金玲夫人,长袍一挥,精气横生!

    “这是”

    当感受到韩青身上的精气之后,金玲夫人的脸色大变,更比之前韩青使出大道密宗的时候更加惊讶!

    “精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