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若是想要对他们动手,你认为我会让他们活到现在吗?”

    看到韩青迟迟未动,金玲夫人看了一眼夏溪和唐宝宝说道。

    韩青沉吟了一下,最终还是迈出了步子。

    他太想知道季元斋的秘密了,准确的说,他太想早点知道地球修真的情况了,百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如今是否还有修真之人,这些不仅关乎着地球上一些隐藏的秘密,甚至更直接关乎了自己的安全。

    之前唐玉已经和自己说了一些季元斋的事情,但是五十年轻就已经是港城三大宗门之一的合欢派,势必知道的更多,更何况还是这个金玲夫人,她知道的,一定远在唐玉之上。

    自己来港城,不就是为了季元斋吗?

    而且确如金玲夫人所说,她要是想要动手斩杀夏溪和唐宝宝以及唐玉,没有必要将自己调离,同在大殿之内,她要是想动手,和将自己调到后面的效果是一样的,都要硬来。

    天人之境的高手,天为人用,早已经不是亲自动手的境界了。

    “小韩”

    看到韩青真的迈步向前,夏溪三人瞬间焦急了起来。

    “放心,他们不会动你们的。”韩青回头淡淡一笑,然后负手朝着薄纱走去。

    “哈哈哈哈,韩先生果然是有胆魄之人。”

    金玲夫人大笑,薄纱后的身影终于站了起来:“后殿有请!”

    说完,薄纱曼舞,其后的身影几个闪烁便已经不见了踪影,而卧榻后面的一扇大门则被打开,静静的等候着韩青的前来。

    看到韩青最终走了进去,夏溪三人脸色紧张。

    就在这时,大殿之外的唐一峰突然侧了个身子,只见他的面前,一个身着长袍的男人勾着阴冷的笑走了进来。

    鬼夫

    三重门。

    韩青走过了三重门才最终走到了这个后殿,只是刚刚进到后殿,他就眼神一闪。

    这后殿如前面大殿一般空洞,只是多了一些其他的用具,看起来也小了一些,似乎是这金玲夫人的闺房

    “先生。”

    就在韩青还在观察四周的时候,一道声音响起,只见一个女人从侧门走了出来。

    她的身上穿着一层情趣黑丝的衣服,外面披着紫色的丝绸睡袍,修长的大腿裸露在外,胸前的波涛汹涌澎湃,长发肆意的落在肩上,此时的她,正眯着眼看着韩青。

    韩青微微皱眉:“你知我来的目的。”

    金玲夫人轻轻一笑走到了八角桌前,倒上了一壶浓茶之后笑了笑:“你不是来灭和我合欢的吗?”

    “既然知道,你还能如此镇定?”

    “我怕什么?”

    听到韩青这么说,金玲夫人突然笑了出来:“难道你认为你一个人的力量,就能够灭我合欢,韩先生,你未免太自信了一些,没错,你的实力是出乎了我的预料,甚至鬼夫都未必将你完全看透,若是当时你执意杀他,他还真的未必能回来,但那也就是鬼夫了,面对天人前期的对手,也许你可以取胜,但是面对我,你毫无胜算。”

    说着,她端着茶杯走到了韩青的面前:“更别说,这硕大的合欢派了。”

    说完,她将茶杯递到了韩青的面前。

    韩青微微皱眉倒是没有再说什么,他接过茶杯没有喝,而是直接顺手放在了桌子上:“何处一战?”

    何处一战。

    金玲夫人看着眼前这个男人,那真是打心眼里喜欢啊

    “没有人比他更适合做我的新鬼夫了”

    新鬼夫!

    从看到韩青的第一眼,金玲夫人就湿了。

    不止她的身子,还有她的**。

    眼前的这个韩先生,不论是修为还是祭奠,乃至潜力都远在现在的鬼夫之上,而且据金玲夫人所瞧,他的实力几乎已经逼近了天人中期,这样的实力,若是和自己双修的话,那效果绝不是鬼夫可以比的,甚至,自己有机会突破天人中期来到那让她苦苦追求的天人后期

    若是能到天人后期,这港城,怎还会有对手?

    如此想着,金玲夫人就下定了决心要让这韩青臣服在她的石榴裙下了。

    “难道你来这里,就是为了和我一战的吗?”

    金玲夫人直勾勾的看着韩青舔了舔自己的朱唇,还刻意的留了几丝津液咋上面,好不风骚

    “没错,你斩杀唐家满门,只能以死谢罪了,哦,还有你整个合欢。”

    韩青冷冷的说。

    闺房内,寒气十足。

    “若是你有什么季元斋的话想说,说说也无妨,也许我能留你一个全尸。”韩青接着说道。

    “有趣,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男人。”

    听到韩青这些话,金玲夫人脸上笑意更浓:“这才像个男人,这样的那人,才真的能让女人舒舒服服啊。”

    看着韩青坚毅的身板,金玲夫人情不自禁的将自己的手放在了小腹之下。

    火焰在燃烧,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这个男人和自己共赴鱼水之欢了

    “季元斋”

    她看着韩青一步步的朝着他走去,她的小脚上没有穿着鞋子,**白皙的小足五根脚趾头紧紧的绷在一起,一边朝着韩青走去,她一边将自己的丝绸长袍一点点的滑落。

    诱人的香肩一点点呈现在韩青的面前。

    然后是微微隆起的前胸

    “季元斋的消息,在床上说如何?”金玲夫人终于走到了韩青的面前,她将手搭在了韩青的胸膛上,忍不住的,她的身子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一阵令她目眩神迷的感受袭来,她来了

    就这样,在没有任何接触的情况下,金玲夫人靠着臆想,到了**欢愉的巅峰。

    韩青静静的看着眼前颤抖的金玲夫人,心中一阵鄙夷,这个女人,已经深深的陷在了双修之法的后遗症中了。

    韩青眼界远不是地球人能比,自然也不会以为看低双修之法,在一些特定的情况下,双修之法确实对双修两人都有着极大的好处,是修炼之中非常好的一种方式,但是这种功法却并不长久,对修炼之人的桎梏会越来越强,也许刚开始依靠着一场欢爱就能获得几年乃是十几年的修为增长,但是久而久之,这种增长会越来越缓慢,而且对双修的对象要求越来越高。

    三千世界中,韩青见过很多大的依靠邪门歪道起家的宗门之中就有人修习这种双修之法,但是无一例外,他们的**颈一旦到来,几乎是终生难以突破,更加让人作呕的是,长时修炼双修之法的男女会对**的追求越来越强烈,直到最终成为了性瘾

    而眼前这个金玲夫人,显然已经如此。

    这就真的脏了。

    “滚。”

    韩青淡淡的说。

    金玲夫人身子一震,从让她着迷的感觉中睁开了眼睛。

    “难道,你不想我好好的伺候伺候你吗?韩青,只要你愿意成为我和男人,我可以让你的修为精进的更快,甚至,只要我们一起快乐,那虚无缥缈的破碎境界!你我都可以一起攀登!”

    “而这些,只要你我每日在卧榻上快活就行了,甚至,如果你愿意,你躺着,我来”

    金玲夫人吞着香津贪婪的看着韩青,眼中甚至燃烧了火焰,恨不得立即将韩青拉到自己的身上,狠狠的在**上冲击自己

    而与此同时的大殿之内。

    唐玉和唐宝宝的僵硬的站在原地,怒火在他们的眼中闪烁,他们想动,可是却无论如何都难以动弹一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眼前让他们屈辱的,肝胆俱裂的一幕。

    只见刚才进来的鬼夫,此时已经紧紧的拉住了夏溪的手,黑色的眸中尽是淫秽,忍不住的,他将自己的手慢慢的朝着夏溪的身上摸去

    “不要反抗了,你们那韩先生进了后殿就不可能感受到这里的动静了,那后殿有夫人的合欢铃做屏障,我可以在外面为所欲为,至于你男人嘛”

    鬼夫看了一眼外面。

    而大殿之外,早已经空洞无生气的唐一峰,就那样静静的站着。

    “他已经是个废人了,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你怎么能忍得住呢,我好好的让你爽爽吧,哦,待会拉上你女儿一起好吗?”

    夏溪眼中满是血丝,泪水如同泉涌,承受着人间最大的悲伤,她想要反抗,可是周身如同冰窖,她甚至连手指都动不了一下

    寂静,绝望。

    泪水和屈辱,无声折磨着宝宝和唐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