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进入大殿,韩青就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阴气,这股阴气甚至能直直的渗透到人的体内,令人打心里不寒而栗。

    大殿大的空洞,除了一些雕栏玉砌之外,很是冷清,整个大殿只有简单的几张的桌椅,而且还是古时案板那种类型的,人需要盘腿而坐。

    可想而知,平时这合欢殿内并不是议事的地方。

    “好冷”

    更在韩青的身后进来,夏溪和唐宝宝身子哆嗦了一下,两人都是没有任何修为的凡人,进入这阴气沉沉的大殿自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就连唐玉有着先天的修为,依旧脸色凝重,显然被这阴气渗透的不轻。

    而外面,唐一峰依旧在日光下静静的站着。

    似乎,他在光明中。

    而他们,在黑暗中。

    但是谁又知道,光明亦不是黑暗呢?

    一层薄纱将眼前高台围拢了起来,隐约能够看到里面是一个卧榻,一道曼妙的身影在里面匍匐着,很是慵懒,手上还有酒壶的形状,似是在自斟自饮。

    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平静,空洞的大殿,就好像只有她在独舞一般。

    但是韩青却知道,这个薄纱之后的女人,有多么的强大。

    天人中期的修为,这样的实力,就算是自己都没有战胜的把握,再加上之前见到的那个鬼夫以及已经成为了傀儡的唐一峰。

    远比之前被灵寂洞围剿的危险更大。

    但是韩青却不得不来,人活一口气,更何况他乃是修真之人,若是惧怕龙潭虎穴,如何能得虎子?

    “韩先生?”

    薄纱后,一道魅惑的声音传来。

    这个女人虽未见其面,但是韩青却隐隐觉得她和柳眉有几分相似,当然,也只是这种魅惑的感觉,从气质上来说,她甚至比柳眉更加的妖媚,但却也少了柳眉那魅惑之下的一抹真挚。

    韩青微微颔首。

    “你为何来?”

    女人的声音传来。

    “为唐家来。”

    韩青淡淡的答。

    “为唐家?”女人很是疑惑:“韩先生,你只是浙省一龙头而已,这港城唐家和你有何关联?还是说,你和她们有私情?”

    说着,金玲夫人在卧榻上转了下身子:“母女,恩,这倒是有可能,看这女人和她女儿虽然是母女,但是味道却截然不同,想不到韩先生也是怜香惜玉懂的情趣之人啊。”

    说完,女人自己妖娆的笑了起来。

    堂下,夏溪和唐宝宝的脸色一阵恼怒。

    韩青皱了皱眉头看这这道魅影,这金玲夫人言谈和举止看起来都非常的不羁,合欢门主,果然名不虚传啊。

    “你想多了。”韩青淡淡的说,傲然而立。

    “韩先生,就算是为了两个女人,和我们合欢派作对,对你真的好吗?而且,我想知道,你哪里来的信心?”

    金玲夫人轻蔑的笑了一下:“区区一个浙省,恩,给你点脸说是江南霸主,但是你觉得,这些就是你和我合欢派对抗的资本么?”

    “笑谈。”

    说完,金玲夫人淡淡摇头:“我给你一个机会,不,应该说是给你两条路。”

    从头到尾,韩青都没怎么说话,一进来,这未见其人只闻其声的金玲夫人就一直在咄咄逼人的说着。

    “两条路?”韩青看着薄纱。

    “没错。”

    “哪两条路。”

    “一条保命路,一条飞黄腾达之路。”

    薄纱后的金玲夫人淡淡的说,似乎一切尽在她的掌握中,韩青倒是轻笑了一下:“何为保命路,何为飞黄腾达之路?”

    “现在离开,将这三个人留下,算是你将功赎罪,我可以放你回到你浙省,此乃保命路。”

    “将功赎罪?”

    韩青挑了下眉头。

    “之前你屡次破坏我合欢派的行动,难道不是罪过?”薄纱后的身影绰绰,语气中有几分轻浮。

    韩青叱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至于飞黄腾达之路嘛”说到这里,金玲夫人的语气突然意味深长了起来。

    薄纱后。

    金玲夫人只穿着一件比面前薄纱更薄的纱衣,衣不蔽体,令人血脉喷张的身材显露无疑,尤其是幽径深处那一抹黑色丛林更是令人浮想联翩欲罢不能,尖尖的下巴下面是一对呼之欲出的大白兔,甚至那两点激凸都如此的明目。

    金玲夫人的嘴角有一颗痣,名副其实的美人痣,她的唇红的艳丽,眼中闪烁着贪婪的光,射向薄纱之后站在最前面的那个男人。

    “这个男人”

    她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眼中闪过了一抹欲火。

    “年轻修为极高天赋极强而且还是依靠自己修炼到这种地步的”

    心中渐渐有了想法,金玲夫人脸上的笑意就更加浓郁了。

    “这第二条路,你要过来,我才能告诉你。”她声音缓慢,而且有意拖长了尾音。

    站在堂下的韩青一愣,身旁的夏溪却直接走到了韩青的身旁:“小韩,这个女人还是离她远一点好。”

    她虽然是凡人,但是已为人母,而且久经世事又是女人,看到韩青年纪轻轻,而这金玲夫人处处魅惑,生怕韩青会一时间走火入魔。

    “呵呵,唐夫人难道担心自己的情夫被我勾引么?”金玲夫人的鄙夷声传来。

    夏溪脸色一冷:“你难道就不知道羞耻,我对我夫忠贞,岂是你这种女人可以乱说的!你虽然修为高深,但是作为女人,如此肮脏,我可怜你!”

    “肮脏?”金玲夫人大笑。

    “这世间,什么是肮脏,什么是干净?你如何知道你是干净而我是肮脏呢,肮脏不是身体,而在人心。”

    夏溪一愣,显然没想到这金玲夫人竟然这么能说,她冷哼一声还是看向韩青,希望他不要靠近这个女人。

    她总觉得,这个女人太危险了,这种危险不是源于她的修为,而是源于她的妖媚。

    “韩先生不过来吗?”

    看到韩青久久没有动,金玲夫人坐了起来,整个曼妙的身子全部折射在了薄纱上,那令人目眩神迷的身材简直要冲破薄纱直刺人心。

    “如果我能告诉你一些你想知道的事情呢?”

    “送你一条飞黄腾达之路,再告诉你一个你挤破头都想知道的消息比如,季元斋。”

    金玲夫人笑着说,而站在堂下的韩青身子一震,脸色瞬间凝重了起来。

    “趁我现在还能好好说话,说不定真的能告诉你很多秘密哦,再不过来,就没有机会了。”看到韩青脸上终于有了变化,薄纱后的容颜露出了几分得意。

    “来吧。”

    她伸出自己的玉臂,一只皓腕探过薄纱露出了洁白如玉的纤纤细手来。

    在薄纱间轻轻招了招,金玲夫人的声音更加魅惑:

    “来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