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半山湾。

    路虎车停在了一座孤山之前。

    车门打开,韩青走了下来,而当他下来之后,唐玉也从旁门走了下来,但是这还没完,紧跟着,唐宝宝和夏溪竟然也从车上走了下来!

    看着这对母女,韩青心头很是无奈,甚至,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原本今天单挑合欢派,韩青准备自己来的,最多带上一个唐玉来认路,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时候,出门之前,夏溪和唐宝宝就紧紧地跟在了他的身后。

    “求求你了韩青,让我去吧。”

    唐宝宝的小手死死的拉着韩青,怎么都不松开。

    “韩青,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去的。”

    夏溪看着他,深深的说。

    “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这是我们所有唐家人的仇恨。”夏溪这样说,然后就寸步不离的跟着韩青。

    韩青知道,她们的心中还有念想。

    那个念想,是父亲,是丈夫,是唐一峰。

    “先生,合欢派就在此山中。”唐玉脸色凝重的看了看眼前的孤山,这山在半山湾的群山中如同遗世独立一般,它的后面就是大海,波涛阵阵环境优美。

    只是,这样的地方早已经不是普通民众可以过来享受的了。

    “合欢派”

    韩青低声呢喃,周身的修为开始渐渐波动,神识率先散布了出去。

    哗啦啦。

    风吹林动,韩青就这样静静的站在山脚,唐玉和夏溪以及唐宝宝大气都不敢出,就这样安静的站在韩青的身旁,看着这个男人沉默不语。

    “呼。”

    睁开眼睛,韩青深吸了一口气,脸色越发凝重了。

    “再往前一步,想来那合欢派的门主就会知道我们来了。”韩青淡淡的说,然后转头看向夏溪和唐宝宝:“你们确定,还要继续前行?”

    “前路,是血海深仇得报,还是再添你们两条唐家人的性命,我也不知道。”韩青平静的说,仔细的看着夏溪和唐宝宝表情的变化。

    果然,夏溪的脸色变了。

    她将身旁的唐宝宝拉到自己面前:“宝宝,你回去吧。”

    “妈!”

    夏溪摇摇头:“韩先生待会恐怕难以顾全我们,我和唐玉都进去了,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在外面,我们唐家的血脉就还在,而且,你手无缚鸡之力,去了也是给先生添麻烦,回去吧。”

    “妈!我不走!”

    唐宝宝猛的甩开夏溪的手倔强的说。

    “回去!”

    夏溪陡然提高了声音,这一刻,母亲的威严从她的脸上溢出,但是让人没想到的是,唐宝宝竟然丝毫没有退缩。

    “没有了唐家,我也不活!”

    她昂着头。

    “唉。”

    轻声叹息,韩青摆摆手:“既如此,那就一起进去吧,我会尽力保你们周全的。”说完,韩青凭目望向高处。

    山高林深,合欢宗门。

    刚刚散出神识之后,韩青的心中就一沉。

    在他的神识感应范围内,这座山上至少有不下于三百号的弟子,当然,韩青的眼界并不是这些人,他要在乎的,是真正能和自己交锋的人。

    然后,他就感受到了那位金玲夫人。

    韩青同样知道,她也感受到了自己,以及唐玉他们,刚才自己之所以这么说,只是想看看到了这里她们还有没有回去的可能,如今看来,她们是一意孤行要跟在自己身旁了。

    说真的,韩青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护卫这三人的周全。

    但是他会尽力。

    “果然是三个天人高手。”心中长叹,韩青嘴角抽搐了一下。

    “以我现在的实力,单挑三个天人之境的高手”就算是韩青再自信,他都不敢说自己有什么把握。

    而就在他们还站在山脚不动的时候,空中突然传来了一声轻笑。

    “呵呵,这不是唐家的三个余辜吗?怎么,居然敢自己送上门来?”这是女人的声音。

    金玲夫人!

    瞬间,唐玉警惕的看着四周,将夏溪和唐宝宝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灵气传声而已。”韩青摆摆手,示意唐玉不要紧张,有自己在,就算是金玲夫人能在这里隔空斩杀他们三个,但是有自己在,她还做不到。

    “既然来了,就不要磨磨蹭蹭了,赶紧上来吧,我在合欢殿等着你们。”

    女人的声音带着几分轻视。

    韩青冷哼了一声随即迈步,身后,夏溪三人赶忙跟在了他的身后。

    孤身赴合欢,讨还唐家债。

    一步步的走着,前面的人声越发的鼎沸了起来,直到走了约莫半小时之后,连绵的小宫殿式的建筑出现在了三人的面前。

    合欢派到了。

    “你们就是唐家没死那几个?”

    一个男弟子走了过来冷冷的看了韩青四人一眼。

    夏溪脸色阴沉,唐宝宝和唐玉更是恨恨的盯着这些人,只有韩青微微颔首:“来讨公道。”

    “讨公道?”

    听到眼前这个小子这么说,男弟子忍不住嗤笑了出来:“讨什么公道?你们唐家乃是港城毒瘤,我合欢派替天行道将你们铲除,那是还了港城一个公道。”

    “你!”

    唐玉一阵气结指着男弟子哆哆嗦嗦。

    男弟子看了他一眼:“哟,还有点修为,不过你这点修为在我们合欢派可不少见,不要在这里指指点点,这不是你们唐家,哦对,你们唐家已经没有了。”

    他大笑出声,随即鄙夷的看了韩青几人一眼:“废物就不应该占港城的地方,这次你们算是来对了,自己过来送死也免得我们再去找你们了,走吧,门主还等着你们呢。”

    男弟子冷冷道,然后转身在前面带路,一路上,四个人吸引了所有合欢弟子的目光,每个人都嬉笑着看着他们,手下败将的感觉让他们的宗门自豪感再一次昂扬了起来。

    “哟,这两个女人不错啊。”

    “啧啧,好像没有修为,真是可惜了,要不然可以双修呢。”

    “是啊,这么好的脸蛋和身材,那个熟妇还是我喜欢的类型,啧啧,肯定很劲爆。”

    “这是母女呢,一起玩岂不是更好?”

    “哈哈哈哈!”

    “唐家已经不在了,想怎么玩她们还不是随意?待会只要门主开心,先玩玩再杀又何妨?”

    一路上,尽是不堪入耳的淫秽之语,夏溪脸色铁青捂着唐宝宝的耳朵,但是显然没有多大作用。

    又走了约莫十几分钟,男弟子终于停了下来。

    一栋巨大的建筑出现在了四人的面前,单单是拱起来的台阶就足足有上百层!

    而在这台阶的尽头,一道黑色的身影静静的站在那里,他的衣衫有几分破烂,脸色暗沉毫无生机,就这样站在大殿之外,似乎是一个看门的。

    而当看到这道身影之后,夏溪和唐宝宝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伤,嚎啕大哭了起来。

    “一峰!”

    “爸爸!”

    那人赫然正是失去了胎光之魂的唐一峰只是当年英雄,如今竟然在这里成为了一个看门的,合欢派摆明了就是羞辱唐家

    “别抱着了,他现在只是个傀儡罢了,若不是他的修为还有点用,门主早就杀了他了。”

    “这样一个傀儡,满足不了你们了,不管你的身体,还是你需要的父爱。”

    男弟子看了夏溪一眼,又看了唐宝宝一眼分别说道,说完,嘴角的淫荡尽情释放。

    “畜生”

    夏溪咬牙切齿握紧了拳头,而一旁不断推搡着想要让父亲醒来的唐宝宝直接就朝着这个男弟子扑了过来。

    “找死。”

    看到唐宝宝想要撕扯自己,男弟子冷哼一声一挥手,一阵灵气就朝着唐宝宝袭去,这一击虽然随意,但是落到了毫无修为的唐宝宝身上却已经足够重创她了。

    “宝宝!”

    夏溪疾呼,身后唐玉更是急忙冲了上来,但是眼看已经来不及。

    砰。

    血水泛滥。

    一具无头的尸体,脖子还在朝着天上喷血,如同喷泉一般,尸首就这样站在那里,好像还不知道他的头颅为何已经炸裂。

    韩青抖了抖衣袖冷哼了一声:“不知廉耻。”

    说完,他看了一眼僵硬的唐一峰,继而望向大殿深处。

    “韩先生就这样在我面前杀我合欢弟子,当我金玲夫人形同虚设吗?”

    幽幽的声音传来,令人不寒而栗。

    金玲夫人,合欢门主,就在里面。

    而一入这大殿,等于将自己置身在三大天人高手的围剿中。

    但饶是如此,韩青依旧跨过门槛,负手步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