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抬起头,鬼夫的嘴角还有口水,他迷恋的看着**躺在自己面前的美人。

    “夫人,太舒服了,你怎么这么会玩。”他舔了舔嘴唇,贪婪的品着余味,哪怕体内的阳气再一次减少,他也丝毫的不在意。

    “还不是为了奖励你。”金玲夫人诱人的摸了摸自己细腻修长的大腿,媚眼看了鬼夫一眼,和鬼夫苍白的脸色不同,她的脸色愈发的红润了起来。

    “这次你做的这么棒,整个唐门都被你剿除了,让你好好享受一下不是应该的吗?而且,你不止办事情棒,再床上更棒,我更加舒服呢。”金玲夫人轻轻坐了起来,伸出她的青葱玉指在鬼夫尖尖的下巴挑逗了一下,鬼夫瞬间就有一次兴致高涨了起来。

    鬼夫一把抓住了金玲夫人的手:“夫人谬赞了,这次还是让唐家的小姐还有夫人,对了,还有一个唐玉,终究还是让他们逃了出去,没想到唐一峰在最后一丝神志清明的时候还能爆发出那样的力量,我终究还是低估了他。”

    说着,鬼夫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宝贝你这是干什么!”金玲夫人立刻怜惜的看着鬼夫的脸蛋,喉头蠕动,她爬到了他的身上,勾起头伸出她小巧的舌头在鬼夫的脸颊舔了一下。

    “唐一峰毕竟是天人之境的高手,而且他的根基本来就比你身后,在天人之境已经沉淀了将近十年,能和你掌握的合欢铃抗衡也不是不可能,不过,最终还不是被你给制服了,现在乖乖成了我合欢派的一个傀儡。”

    说着,金玲夫人脸上有抑制不住的喜悦。

    “说回来,我合欢派这么多年来,合欢铃还从来没有掌握过一个天人之境的傀儡讷。”想想金陵夫人心中就喜悦万分。

    剿除唐家,实在是她最明智的一步。

    不仅夺取了唐家祭奠这么多年的资源,包括药材,成型的丹药以及不少优良的功法之外,这一次最大的收获,就是让唐一峰成为了傀儡。

    天人之境的傀儡啊!

    虽然已经没有了神志,但是那实力可是实实在在的,如今合欢派已经有了三个天人之境的高手。

    “以后,就算是月如霜,也不敢再跟我们谈条件了。”金玲夫人悠悠的说。

    “夫人大志!合欢大幸!”

    鬼夫立即跪在了床上,眼神中满是崇拜的看着这个女人。

    金玲夫人摆摆手,突然转移了话题:“对了,之前那个女人的消息有了吗?”

    鬼夫点点头。

    “那个女人是柳眉,不知道夫人有没有印象。”

    “柳眉?”

    金玲夫人愣了一下:“是江南三十三宫的那个柳眉吗?”

    鬼夫颔首:“没错,就是她。”

    “她怎么来港城了?”金玲夫人显然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内地三十三宫的宫主,她披上一层薄纱走到卧榻的另一侧斟了一壶茶。

    三十三宫,内地江南地区的三大宗门之一,不,现在应该说是第一宗门了,在灵寂洞灭亡之后,就是聚贤庄也已经压不住三十三宫的风头,如今的三十三宫早已经是江南名副其实的霸主了。

    而金玲夫人虽然人在港城,但是对于内地修炼势力的关注却从没有停下来过,这三十三宫作为内地的大宗门,她自然也时刻关注着,只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和这个女人有交集。

    “那个男人是韩先生,浙省新近冒头的一个家伙,修为不低,上一次我也和他彼此试探过,应该也是一个天人之境的高手。”

    鬼夫沉吟道。

    虽然港城修炼界高手层出,但是两个内地的天人之境高手突来港城,势必会像一场大风一样,扬起尘沙。

    金玲夫人淡淡一笑:“三十三宫能有今天的地位,柳眉的修为能有精进,都是这个家伙的功劳。”

    鬼夫一愣随即也赞同的点点头,手在金玲夫人的腿上摸了一把,心中一荡:“没错,之前三十三宫和灵寂洞的那一战,应该就是他出手才导致了萧青松的败亡。”

    “不过”鬼夫轻笑了一下:“那也就是江南了,在港城,在合欢派和夫人的威压之下,他算个屁。”

    “咯咯。”

    金玲夫人拂了拂额前的青丝:“对了,你之前说唐一峰失去神智之前让他女儿和老婆去找这个韩青?”

    “没错,他们之间果然有关系,当初在机场的时候这个韩青就出手帮过唐家,若非如此,那唐宝宝早已经是死人了,而且在球场,我们的人也是被他解决的,摆明了他是要跟我们合欢派杠上了。”

    鬼夫冷冷的说:“不过那三个废物就算是找到了韩青又能如何?”

    说着,鬼夫看向金玲夫人:“韩青最多也就是天人之境初期的实力罢了,就算是有柳眉相助,也不过是两个天人之境而已,且不说夫人如今已经是天人中期的高手,一个人独战三个天人之境前期的人都不在话下,更何况合欢派还有我以及那个早已经没有了神志的唐一峰。”

    “呵呵。”

    听到鬼夫的话,金玲夫人轻轻一笑,她也是这样想的。

    “区区一个韩青和柳眉”

    她媚笑频频,将手上的清查洒在了地上:“让他们死还不是轻而易举,只是,唐家既然已经灭了,那斩草就要除根。”

    说着,金玲夫人手在空中一握。

    只见远处合欢铃凭空飞了过来,在她手中摇曳了一下之后,大殿的门就轻轻的开了。

    白昼之下,一抹苍凉的身影出现。

    唐一峰。

    他一步步的走了进来,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他的眼睛是睁开的,但是却没有一丝的光彩,一步步的走着,就像是一个木偶一般,清冷,黑暗,如同地狱中来的人一般。

    “既然要除根,那就来点有意思的。”

    金玲夫人浅笑了一下,铃铛再一次响了起来,对面的唐一峰手心朝着地下一抓,只见一阵阵灵光开始在他的手心汇聚,少许之后,一把幻化成形的灵刀就握在了他的手中。

    “你说,看着自己的父亲,看着自己的丈夫,对自己落下屠刀,那绝望的眼神,一定很精彩吧?”

    金玲夫人静静的看着站在堂下面无表情的唐一峰,嘴角划过一抹嗜血的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